歷史小說

8tdfi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五百七十七章怪舉看書-c2g8t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大少起身刚刚走了数步,陈婕从得知儿子坐稳皇位的欣喜余韵中反应了过来。
感受着周围呼啸的冷风,环视着周围冷冷清清不见人踪的怡安宫,陈婕雪白的鹅颈微微滑动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慌乱的朝着柳大少追了上去。
“妹夫等等,等等哀家。”
柳明志听到陈婕惊慌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下意识的转身望去,然而柳大少刚一转身,尚未来得及看清什么,只见陈婕因为太过慌乱,追赶过急根本停不下来脚步,径直扑进了柳大少的怀里。
花月正春風 匪我思存
瞬间一股轻淡优雅却极其好闻的馨香瞬间传入柳大少鼻孔之中,耸了耸鼻尖,柳明志本能的低头看了一眼陈婕的倾城之貌。
怔神了良久柳明志才反应过来,急忙扶着陈婕的双肩将其扶了起来,有些失态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
“臣弟失礼,不知皇嫂还有何事?”
陈婕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等荒唐的误会,纤纤玉指紧紧地绞在一起,将头埋在胸口有些羞涩无措。
显然陈婕与柳大少一样显得尴尬不已。
“我…..我…….哀家一个人害怕,想跟你一起走,等见到哀家的贴身內侍高瑾,哀家跟他一起回来就好了。
这宫里太冷清了,关于妖后的事情哀家说出来之后总是不走自主的会胡思乱想。”
柳明志环视了一眼冷清无比的怡安宫,这才明白陈婕的意思。
自己对这些事情有时候都难免心里会有些发毛,何况是陈婕这种对此事素来深信不疑的古人了。
因为任清蕊尸首诡异消失的缘故,将陈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留在这冷冷清清的深宫之中确实不太合适。
柳明志微微点头,错开了身子单手一挥。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皇嫂先请………额…..臣弟斗胆,请皇嫂先去冷水敷脸一下为好!”
總裁的女人
柳明志说着说着,忽然看到了陈婕面若红霞的模样,不知道是因为不胜酒力,酒水上头的缘故,还是因为刚才的误会所导致。
若是不将脸颊上的红晕消去,柳大少实在不敢与陈婕一统去前殿。
知道的是自己与陈婕因为某些事情不好开口,喝些酒水提气导致的脸红,不知情的还以为自己跟陈婕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脸上的红晕是因为某些动作事后留下的余韵呢。
自己一再坚持凉亭外交谈不就是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嘛。
好家伙,陈婕要是这个样子出现在百官面前,想不被人误会都难。
神聖羅馬帝國
陈婕茫然的片刻,转身从怀里摸出一把小镜子对着脸颊照了照,望着镜子中映射出面若桃花,状若一般嫣红的娇媚人儿,陈婕这才明白柳明志的意思。
不敢去看柳明志,背对着柳明志点了点头:“妹夫稍等,哀家去去就来。”
柳明志望着陈婕慌乱远去的倩影,脸色纠结的挠了挠头。
他娘的,明明就是清清白白的谈了一些正事,怎么看着娘们的反应好像跟自己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奸情一样。
至于吗。
那么冰雪聪明的一个人搞得跟没见过世面的呆萌小姑娘一样。
陈婕的倩影消失在殿中,柳明志目光隐晦的瞄了瞄自己的衣摆,翻身朝着围栏外跳去,抓起一把积雪在脸上揉搓了起来。
自己同样喝了不少酒水,也敷敷吧。
总之一句话,有备无患。
自己可不想落一个淫乱后宫的名声。
约莫两盏茶的功夫,陈婕的身影再次出现,望着蹲在围栏外正在扒拉积雪的柳大少,陈婕轻声说道:“妹夫,哀家好了,可以去前殿了。”
“好,皇嫂先………..请………”
柳大少望着重新出来的陈婕,脸色有些别扭。
愛淡婚涼,首席情非得已
陈婕嫣红的脸色比起方才来说明显好多了,加上淡淡的胭脂色,不仔细看确实发现不出来。
令柳明志无言的是陈婕新换的一袭鹅黄色宫装,华贵的宫装包裹着陈婕玲珑有致的娇躯,将三十多岁妇人成熟雅韵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只是柳明志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洗脸就洗脸,好端端的换什么衣服啊。
皇上的弟妹 棠芯
这一样一来,怎么越来越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似得。
“皇嫂先请!”
陈婕也没有再客套什么,藕臂轻轻的挽了一下宫装上的流苏,举止优雅的朝着前殿的方向走去。
因为风向所致,跟在后面的柳大少顿时觉得阵阵香风扑面而来,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方才的误会。
柳大少脸色悻悻的晃了晃头,加快了脚步,超过了陈婕的位置,除了迎面而来的寒风,再也没有感受到令自己悸动的味道。
酒是好东西,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它可以令人忘却忧愁,同样可以令人丧失理智。
柳明志深吸着迎面而来的冷气,令自己的心境逐渐平静下来,灵台保持轻灵。
对于柳大少超越自己的位置,陈婕并未多说什么,也不觉得柳明志逾越了规矩,只是认为他急着想要将任清蕊的事情告知皇儿。
然而跟在柳大少身后的陈婕脸色越来越怪异,甚至有些好奇之色。
他看着柳大少走上几步便抬脚挥动一下,划了半圆之后在恢复原状赶路的模样有些诧异。
不知道柳大少这是什么怪癖。
好好的走着路,为什么要将腿翘起来呢?
难道妹夫的腿有什么疾病?
亡靈進化系統 怒笑
可是为何方才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有这种怪异的动作呢?
起初陈婕还有些不以为然,柳大少只有三四次怪异的动作,可是当穿过最后一条回廊之时,陈婕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了。
“妹夫!”
“嗯?皇嫂有什么事情吗?”
陈婕将目光看向了柳大少的双腿:“妹夫,你的腿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柳明志茫然的望着陈婕,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柳大少愣愣的摇摇头。
“没有啊,臣弟双腿健全,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吗?那你为何要…….”
陈婕犹豫了一下,提起宫装裙摆学着柳大少方才的样子将莲足抬起晃动了一下。
無上妖刀 幻想魔法使
“你走路的时候一直在这样,哀家还以为你的腿出什么问题了呢!”
柳大少一愣,看着陈婕迷惑的神情嘴角哆嗦了两下,脸色悻悻的揉了揉鼻子。
身为女人的陈婕自然不懂得这个动作对于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是自己该怎么解释才好呢?
总不能坦白直言,说因为方才的误会,自己那什么那什么了,需要以一个玄妙的姿势来调整状态吧。
“额……皇嫂果然目光如炬,臣弟的腿……腿确实有些问题,常年征战在外,冰天雪地加上起码留下了一些暗疾。
只是说不准哪天发作一下子而已,并无大碍,无妨,无妨!
还望皇嫂保密,臣弟不想这件事情被外人知道,令家人跟麾下的弟兄们担心。”
陈婕了然的点点头,目光有些歉意的看着柳大少:“原来如此,为了朝廷妹夫你费心劳力了。
哀家斗胆代替父皇,代替先帝感谢你对朝廷的贡献。
等将来再不舒服的时候,你入宫来,哀家传御医给你诊治一下,保证不会泄露出去!”
“一定一定,咱们接着赶路吧!”
“好,请!”
“同请!”
陈婕的问题令柳大少只能忍受着某些不对劲的感觉,老老实实的走起路来。
寻思着待会等到了没人注意的地方再调整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