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up6w4超棒的都市小說 橫推武道 起點-第一百九十九章 絕望(感謝書友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推薦-6z9rb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李悼在进入辐射阶段之后,身体属性就得到了一次巨大提升,心脏的变化让他的血液也发生了改变,属性还在不断上涨。
直到他全身彻底换血成功,属性才稳定了下来。
现在他的属性数据是力量9.0,体质9.6,敏捷7.6,智力5.4。
李悼知道现在自己很强,但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强,所以他直接使用自己肉体力量的时候,才一直都那么小心翼翼。
他来到上阳市这个地方,杀人从来都不是主要目的。
那些无所谓的杂鱼杀了也就杀了,像李断策这种级别的凶级存在,直接杀了他会出现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李家完全屈服于他的力量,使他成功达成此行的目的。
第二种情况则是让李家彻底失去理智,用他父母的性命给李断策陪葬,让他后悔终生。
尽管第一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远高于第二种情况,但在这件事上李悼不可能去赌,他只能以最稳妥的方式去完成这件事。
对他来说,活着的李断策比一个冷冰冰的尸体更有作用。
只不过他现在发现自己的顾虑似乎有些多余了,对方的生命力远比他想象中要强悍得多。
“……五成!!”
李断策身体猛地一震,内心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李悼之前如此可怕的表现,居然只用出了五成左右的力量!
但在开始的惊骇之后,李断策也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我从你身上只感受到了很弱的凶级力量,你是凭借纯粹的肉体力量达到了堪比凶级九层的可怕程度,确实不是一般的厉害。”
他凝视着李悼,缓缓道:“但刚刚那种程度的力量也已经是你的全力了吧?”
李悼与他直视在一起,沉默片刻后,说道:“确实是我的十成力量。”
虽然取得了非常强大的战果,将对方打成了重伤,但……也仅仅只是重伤。
对于凶级八层的强者来说,这根本不算伤势。
“呵呵呵。”李断策发出了低沉的笑声,身体也随之颤抖了起来。
那不是因为恐惧出现的颤抖,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那还真的可惜了,那种程度的力量虽然可怕,但距离击败我,好像还是差上了那么一点啊!”
说到最后,李断策的笑声也变成了那种兴奋的狂笑。
轰!!
骤然一声巨响,他所在的那处地面就像被重炮轰在了上面,猛地崩解塌陷,出现了一个通往更下楼层的不规则黑洞。
而李断策则向着李悼暴射而来,此刻他的速度比之原先又不止暴增了一筹,空气被排向两边形成惊人的气浪,将沿途一切都吹飞冲散。
會有天使替我愛
几乎是瞬息之间,他就跨越了两者间的距离来到李悼身前。
“现在轮到我了!”
李断策暴喝一声,悍然一拳轰出,带着轰爆气流发出恐怖的呼啸声狠狠轰向李悼!
面对李断策这狂暴无匹的恐怖重拳,李悼神色不变,同样捏起拳头,重重一拳轰向了对方!
下一刻,两人的拳头就对撞在一起。
轰!!
恐怖的力量疯狂对撞、爆发,形成了一圈肉眼可见的恐怖波纹向四面八方辐射而去,两人脚下的地面瞬间崩碎,无数烟尘和碎石被气浪冲向远方!
从九十九层到九十层,这十层之间的所有玻璃全都被瞬间震爆!
李断策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轰在了自己拳头上,整个手臂都发出不堪重负的骨骼爆裂声响,表皮肌肉寸寸裂开,大量鲜血从中喷射而出。
但承受了这样的伤害之后,他反而更加兴奋了起来。
“哈哈哈哈!”李断策大声狂笑了起来,“这一拳又是你几成的力量?八成?还是十成?”
回应他的是李悼悍然轰来的右腿,两者间的空气瞬间被轰爆,形成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仿若浪潮一样冲向四面八方,引起整个地面的剧烈震动。
而在音爆和气浪形成之前,以超音速轰出去的小腿,就带着恐怖的冲击力重重轰在了李断策的胸膛!
嘭!!
李断策整个人再度被轰飞,带着狂暴的气浪瞬间轰进了十几米外的废墟当中。
但就在他刚被轰进去的下一刻,那处由钢筋混凝土板块组成的废墟就轰然爆开,无数碎石烟尘冲天而起!
就在这些烟尘之中,一道狂暴的身影从中暴射而出,如同闪电般撕裂夜空冲到李悼身前!
轰!!!
就像是雷霆出现在地面,一道轰鸣巨响猛然炸响!
恐怖的冲击波席卷而出,卷起无数烟尘,形成浑浊的浪潮席卷扩散。
以两人为中心的十多米范围内,整个地面完全承受不住这股爆发的力量,在巨响声中轰然坍塌崩解!
轰!轰!轰!轰!轰!!!
恐怖的轰鸣声不断响起,宛若连绵不绝的成片闷雷,那是李悼与李断策两人交手间产生的恐怖爆响声!
无数的拳影疯狂对撞在一起,狂暴的力量不断对轰,形成一道道恐怖的飓风冲向远方!
飓风所经之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墙体和地面就像纸糊的一样,全都崩解塌陷,将所有的一切都毁灭殆尽。
今夜賴上你 顧盼生輝
宛若末世风灾降临。
而在这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宛若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中,一层又一层地面被他们的力量震塌,两人向着更深处的下方楼层不断坠去。
短短几秒的时间,他们就打穿了十多层,来到了大厦的第八十多层。
……
大厦下方的广场和周边的道路上一片混乱,惨叫、痛哭和尖叫声不断响起。
尽管明成大厦里面早就没有了什么人,但下方的广场和周边的道路却还是正常开放中,当大厦顶端的战斗发生之后,灾难便从天而降。
重生炮灰逆襲記 水陸無阻
大量的玻璃碎片和其他杂物如同雨点一样从上方成片落下,其中还有很多宽达三四米的混凝土板块。
当这些东西从四百多米的高空落下之后,对地面的所有人等于一场灭顶之灾。
謀明天下 風中的失落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第一时间就被砸成重伤,还有人更是被直接砸死,道路上更是引发了多起追尾,多处路段都形成了堵塞。
更有倒霉者坐在车里都被巨大的混凝土石块连人带车一起砸扁,引发巨大的恐慌。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很多人根本来不及逃离这片死亡区域,直接被无数落下的坠物埋葬在了废墟之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刻接近午夜零时,不管是广场还是道路上的人都比其他时间段要少上许多,引发的伤亡还不至于太过惨重。
……
大厦之中交战的两人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就算他们知道此刻也顾及不上,因为战斗已经真正进入了白热化。
轰隆隆!!!
恐怖的音爆和气浪混合在一起,将他们所在的那片区域完全化作一片生命禁区,将整个区域的一切都震得寸寸崩碎!
经过狂风暴雨一般的疯狂对轰,李断策的力量也在不断上涨,从一开始的被李悼吊打碾压,逐渐成长到了一个能与李悼相持的可怕程度。
我是奸妃我怕誰
但与此同时,他身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的两眼中逐渐泛起了猩红的血色,身上浮现出了大量的血色脉络,整个人逐渐开始进入一种理智失控的状态,变得非常的疯狂和暴躁,不断发出不明意义的狂暴咆哮。
情系雪域獻身高原的孔繁森
这使得李断策的战斗风格开始变得激进起来。
“死啊啊啊啊啊啊!!”
李断策狂吼一声,重重一拳向李悼的脑袋狠狠轰了过去,超高速挥拳形成的恐怖气浪将地面吹裂。
他不再在意李悼的攻击,试图凭借着自身血脉的特殊性,用以伤换伤的方式来换取战果。
而对于李悼来说这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为他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破绽。
他直接欺身而上,避开对方的这一记重拳,双拳如同机关枪一般疯狂轰击在李断策的胸口!
轰轰轰轰轰轰!!
恐怖的轰击声成片响起,就像数百个炸弹同时爆炸,形成毁灭性的冲击波辐射而出,将所有的一切瞬间冲毁!
李断策每受一拳,整个身体就巨震一次,同时嘴里的鲜血止不住地向外乱喷。
便在他痛苦的怒吼声中,李悼最后一记重拳轰在了他的心口上!
嘭!!!
巨大的沉闷重响中,李断策猛地吐出一大口热血,血中还夹杂着大量碎块,整个人再也承受不住,化作一道模糊的残影倒射而出!
下一刻,他就重重地轰在了一面墙上,将整个墙体都撞得直接崩塌,连带着上面的顶层都坍塌了下来,激起无数的烟尘冲向四周。
李悼微微喘着气,看着那边烟尘笼罩的地方。
總裁哥哥是我的
這個帥哥太冷酷 徐家娘子
尽管从开始到现在,只过去了短短几分钟,但如此高强度的战斗却也让他造成了不小的消耗。
不过好在,到现在为止,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
就在李悼闪过这道念头的时候,突然眉头一皱,眼中头一次出现了凝重的神色。
“多少年了……”
无数烟尘中,可以看到李断策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
“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没有进入过这种终极形态了……”
恐怖的气势压迫空气,直接形成惊人的狂风将无数的烟尘吹散,将李断策的身影完全显露出来。
此刻的他和刚刚相比,又发生了更加巨大的变化。
他两眼之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恐怖的血光,如同血焰一般疯狂燃烧跳动,在黑暗当中格外显眼。
而遍布周身体表的那些血色脉络也血光大盛,看上去更加凶戾,更加恐怖!
他整个人更是散发出一种极其危险的恐怖气息,充斥整片区域,将李悼笼罩其中。
“你真的很强,这么多年以来,你是第二个将我逼入这个形态的对手。”
李断策看着一脸凝重的李悼,神情一片平静,完全不见之前的疯狂与暴躁。
“但是,抱歉。”他微微抬起头,语气漠然,“这一场闹剧,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说到最后,他的话语中已然满是杀机!
轰!!
伴随着恐怖的巨响,那一片区域的地面轰然坍塌,而李断策的身影也瞬间消失在原地,以完全无法捕捉的恐怖速度冲向了李悼!
他一路掀起的恐怖飓风瞬间撕碎了周围地面,直接摧毁了大半个楼层的墙体。
无数的烟尘卷入其中,形成了恐怖的尘暴从大厦中暴冲而出,远远看上去就像上百吨炸弹在这个楼层被引爆。
盛寵奸妃
而在那一切发生之前,李断策就已经来到了李悼身前,带着冰冷的杀意一拳轰在了李悼的胸膛上!
轰!!!
惊人的力量猛然爆发,以两人为中心一圈肉眼可见的恐怖波纹荡开,一直冲到大厦外面才逐渐消散。
恐怖波纹所经之处,就连混凝土承重墙都直接崩裂,地面更是直接破碎,所有的一切都被瞬间摧毁!
被破坏到如此严重的程度,大厦再也承受不住上方楼层的重量,剩下的那些墙体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声,大量的混凝土从上方开始坠落。
重生之風雲錄 ‘鋒’行天下
而李断策却完全顾及不上在意大厦上方的崩塌。
此刻的他正用一种带着震惊、不信和恐惧的复杂眼神死死盯着李悼。
没有伤痕,没有血口,甚至连皮都没有破一点。
李悼那硬生生承受了他那极致一拳的胸膛之上,除了强壮至极的壮硕肌肉之外,其余什么都没有!
“同样。”
李悼平静地看着李断策,眼中血光闪烁,胸口处散发着高温火焰一般的光芒,隐隐呈现出一种金黄之色。
光芒的形状隐约可以看出心脏的轮廓。
而他周身同样布满了呈现这种光芒的脉络,组成了一张复杂大网,那是他体表血管中的血液散发出的辐射光芒透出了表皮,形成的这种现象。
整个人如同火炉一般,不断散发着恐怖的惊人高温,让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扭曲。
“你也是第一个逼我用出这种形态的人。”
李悼平静的声音在李断策耳边响起,听在他的耳中却宛如恶魔的低吟,令他从灵魂深处生出了一股极致的寒意。
生平以来第一次,他心中出现了绝望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