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jkoy0精彩都市小說 寒門禍害 線上看-第1806章 胡宗憲的請求推薦-pk2ts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秋高气爽,西苑宫门前显得一片空阔。
林福一直站在这里焦急地等待,手里捧着一包早上没有吃完的炒白果,眼睛却不停地望着宫门那边的动静。
在宫门仅仅出现一个脚尖的时候,他便如同一支利箭般迎向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林晧然,显得关切地询问道:“十九叔,你没事吧?”
面对着这份担忧,林晧然并不急着回应,而是抬头望了一眼南边晴朗的天空,这才轻轻地摇头道:“没事!你留心一下虎妞的行踪,我要知道这丫头哪一天到京!”
在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语气明显带着一丝怨念。
林福亦是不敢多问,当即便是应承下来,又是指着身后进行汇报道:“十九叔,胡宗宪的二公子刚刚寻来,说胡大人想要见你一面!”
在说话的时候,一个公子哥模样的青年男子领着两名家奴迎了上来。
胡松奇生得一副高瘦的身子板,或许是经历了家中变故,令到他那张白净的脸上多了沧桑,显得恭敬地向林晧然施礼道:“在下胡松奇见过林尚书!”
“胡公子,可知你父亲因何要见本官?”林晧然看着这个胡二公子憔悴的模样,心里亦是暗叹一声并询问道。
“我不知!”胡松奇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扑通在地并哭泣道:“我父含冤入狱,素闻林尚书公正严明,还请林尚书伸出援手搭救我父亲,我胡家上下定是感激不尽!”
咦?
林福一直听闻这个胡二公子名声不佳,当年更是被海瑞在淳安县吊打了一顿。只是看着他如此的举动,不由得有所改观,便是扭头好奇地望向了林晧然。
林晧然稍作犹豫,便是给林福递了一个眼色。
林福上前将胡松奇从地上扶了起来,胡松奇则是泪眼婆娑地抬头望向林晧然,直到林晧然吩咐要到刑部才转悲为喜。
史上最強讀者 寫出本色
其实在胡宗宪这个事情上,林晧然犯不着介入其中。毕竟这是徐阶对严党的清算,这里面明显有着徐阶的意志,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大动干戈殊为不智。
只是胡宗宪跟严世蕃终究不同,他是为大明王朝做出过显著贡献的功臣。
虽然现在看来,胡宗宪用计先后灭杀江浙最大的倭首汪直和徐海,并没有显现出多大的功绩,但很多事情不能从结果而论。
妃常亂世 喵萌
像这一些的振武营兵变事情,看似虎妞只是带领亲兵闯营,仅是杀掉朱贵的区区几十名亲兵便成功招抚振武营,功绩显得很是一般。
但此次没有虎妞这个看似鲁莽的举动,没有她站出来解决振武营,那么朝廷很可能就会向振武营妥协,从而埋下更大的隐患。
胡宗宪当年解决汪直和徐海,不仅直接解决了南直隶和江浙的倭寇问题,而且及时抑制住了东南倭寇扩张,更是给平定福建和广东的倭寇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如果要论到平定倭寇的功绩,胡宗宪不仅有效地解决江浙倭患,而且为全面解决东南倭寇铺平了道路,其功绩其实可以位列于戚继光之上。
亦是这个原因,林晧然不说该不该设法去营救这位解决东南倭患的大功臣胡宗宪,这面肯定还是要见的。
“多谢林尚书!”胡松奇看着林晧然要前去面见父亲,亦是感激地施予一礼道。
在他父亲被关到刑部大牢这段时间,他亦算是见识到了人情冷暖。别说是要到狱中见他父亲一面,哪怕他携礼前去,亦是吃得一个闭门羹。
霸愛:強寵緋聞妻 月下銷魂
不过他亦是明白,这官场历来都是锦上添花,没有人会雪中送炭,而像林晧然这般的官员已经算是菩萨了。
刑部衙门座落在西江米巷,离西苑反而还要更近一些,跟着大理寺、都察院在同一边巷子,门口则是坐西朝东。
随着林晧然的轿子到了这里,刑部亦是一阵鸡飞狗跳。
林晧然从轿子下来,却不理会那些朝这边张望的官员,却是径直朝着刑部大牢径直走了过去,而胡松奇则是走在最前面。
“探监胡宗宪?我们上头有令:任何人不得探视胡宗宪!”牢头面对着胡松奇的来意,却是当即搬出规定道。
“瞎了你的狗眼,你知我家大人是谁?”林福绕过胡松奇,却是破口大骂地道。
牢头知道遇到了大人物,当看到身穿二品官服的林晧然的时候,当即跪下来施礼道:“小的拜见尚书大人!”
“我要见胡宗宪!”林晧然面对着跪在地上的牢头,显得不容拒绝地道。
牢头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却是害怕地解释道:“尚书大人,这确实是钱大人下了死命令!”
“打开,有事咱们大人担着!”林福望了一眼林晧然,当即板起脸来命令道。
牢头暗感一阵头痛,显得可怜兮兮地望向林晧然道:“尚书大人,容小的通禀一声,还请不要为难小的!”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一皱,却是走向了厅中的酒桌边坐下。虽然他现在已经身居高位,但并没有过于我行我素,心知这个牢头确实不容易。
“快,上茶!尚书大人还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禀!”牢头是大喜过望,当即便是让人上茶招呼林晧然,然后急匆匆地跑出去。
林晧然自是看不上这里的茶水,却是让人送来了一碗白开水。刚刚在万寿宫的一通卖力表演,特别是流了不少的眼泪,这个时候需要水份补充。
刑部衙门,左侍郎署。
刑部衙门同样进行着分工,刑部左侍郎钱邦彦负责着刑部的刑部司和司门司,故而他掌握着刑部大牢的管辖权,剥夺胡宗宪的探监权正是由钱邦彦所做出的决定。
钱邦彦正在签押房中处理公务,面对着牢头的汇报,则是困惑地嘀咕道:“他都自身难保了,为何跑来见胡宗宪?”
“大人,这当如何是好?”牢头求助性地询问道。
钱邦彦的脸色微沉,当即从椅子上坐起来道:“老夫去会会他!”
当钱邦彦来到刑部大牢前厅的时候,林晧然正是悠闲地吃着花生米,在听到钱邦彦一行人的脚步声,这才懒散地抬起头瞥了一眼。
钱邦彦虽然在年纪和资历是完爆林晧然,亦是深知林晧然正面临着大麻烦,但还是规规矩矩地上前拱手道:“见过林尚书!”
“钱侍郎,难道本官想要跟胡总督叙叙旧都不行吗?”林晧然却是头都不抬,又是继续剥着盘中的花生道。
钱邦彦心道:当然不行,只是话到嘴边却变成:“林尚书,这是朝廷的钦犯!”
“朝廷一日不定罪,他便只能算是嫌犯!”林晧然将一粒花生米抛进嘴里,又是轻瞥一眼钱邦彦认真地道。
钱邦彦对林晧然的行为很是不满,但还是强压着火气说道:“话虽这么说,但现在实据已在,确实不宜相见!”
这……
死亡俱樂部
地設一雙:多情總裁冷顏妻
林福困惑地望了一眼钱邦彦,却是没有想到这个人真的敢拦下他们。
“若是本官要见呢?”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板起脸望向钱邦彦沉声道。
在这一刻,站在钱邦彦看到林晧然身上所散发的官威,却是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钱邦彦在官场多年,却是无所畏惧地回应道:“这是刑部的决定!”
“是吗?黄尚书亦是这个意思?”林晧然拍了拍手上的花生皮屑,对着钱邦彦又是求证道。
钱邦彦的下巴轻扬,显得底气十足地回应道:“是!”
如果仅仅是他一个刑部左侍郎,已然还差一点份量,但加上刑部尚书黄光升,那么这个份量应该是压得住这小子了。
“黄尚书是将刑部当成自家私狱了吧!”林晧然淡淡地挖苦了一句,然后不客气地吩咐道:“来人,将门打开,我倒看谁敢拦本官!”
官场固然是要和气生财,但人家既然都不给他这位户部尚书面子,那么他若是再笑脸相陪,便是真的是天下第一大怂人。
林福则是凶神恶煞地上前,一把拎过牢头要他将牢门打开。
“你……”钱邦彦却是没有想到林晧然这般的强横,一时间亦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他想要阻拦,其实亦是拦不住了。哪怕人家明天就要丢官回乡,现在仍然是堂堂的正二品户部尚书,是他所仰望的存在。
刑部的牢房显得很是潮湿,这里的环境并不好。
胡宗宪等到了死囚的待遇,被关到了牢房的最里面。随着深入,地面越发的潮湿,空气更是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林晧然算是一个比较能够忍受痛苦的人,若是像张四维这种出身富贵的官员到此,恐怕亦是要打起退堂鼓了。
胡宗宪被关在最后一间的牢房中,哪怕上面铺着稻草,整个地面还是不见一处干燥的地方。
“爹!”
胡松奇跟着进来,当看到坐在角落瑟瑟发抖,眼泪夺眶而出地喊一声道。
林晧然见状,亦是暗叹了一声。
却是不得不承认,有时真的很不公平。
严世蕃没有什么功绩,结果住着干净且舒服的牢房,还有着大鱼大肉伺候。反观这位平定东南倭寇的第一功臣不仅被诬陷通倭,而且住着如此肮脏的牢房。
牢头将门锁打开的时候,胡松奇便是冲了进去,紧紧地抱住了这位昔日让他能够横行东南的老爹,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外涌出。
胡宗宪见到亲儿子如此,心里亦是如此刀割般。
虽然当年海瑞吊打这个二儿子,他并没有为儿子讨要说法,但心里其实还是很在意儿子,一直都是一个望子成龙的父亲。
“见过胡总督!”林晧然走进了牢房,当胡宗宪向他投来目光的时候,便是恭敬地施礼道。
不管胡宗宪有没有通倭,单是他为大明平定东南倭寇这份功绩,便已经足够让他对胡宗宪保持着一份尊敬。
超幻想大爆炸
胡宗宪看着林晧然如此,却仿佛从心底发出的感慨道:“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却不想林尚书还能见我这带罪之人!”
“胡大人认为自己有罪?”林晧然当即挑语病地道。
胡宗宪闻言却是苦笑,抬头望着林晧然道:“林尚书,你相信我私通倭寇?”
“我信不信并不重要,重要是他们有你私通汪直的信为证!”林晧然在官场混迹多年,说话亦是颇见圆滑地道。
胡宗宪轻叹一声,显得一本正经地道:“林尚书,你可知当年为何我会从广西调来狼兵,且坚持恳求朝堂允许募兵吗?”
“为何?”林晧然不动声色道。
胡宗宪仿佛是回到了那段东南水深火热的岁月,显得痛心地说道:“东南虽然有几十万将士的编制,但卫所缺员不说,军备更是残破不堪,而军心更是散漫。若非是十倍于倭寇,却是打都不敢打,往往见到倭寇便是自行溃逃!虽得严阁老举荐,被皇上所重用,但想靠东南兵解决倭患无疑是痴人说梦。新兵未成,朝廷急躁,所以当时我便知道只能智取而不可力敌。”
“所以你采用了招安之策!”林晧然轻轻地点了点头道。
平心而论,若是他在胡宗宪的位置上,恐怕做得远没有胡宗宪这么好。如果倭寇真那么容易解决,那么就不会仅是几十名倭寇就能跑到南京城下了。
胡松奇扭头望着老爹,眼睛既有自豪又有疼惜。
胡宗宪轻轻地点头道:“我若是不行招抚之策,不在信中给予汪直一再保证,他就不会从日本的九州岛回来,亦是不可能乖乖地上岸接受招安!信中虽有不妥之言,确实是答应给汪直许诺,但亦是一个权宜之策,为的是汪直帮助平定陈思盼等多个倭寇团伙,为的是汪直能够上岸接受招抚!”
“那信中的内容可能证实你跟汪直有私通?”林晧然深知胡宗宪这么做是无可非议,但是关切地询问道。
胡宗宪苦涩地摇了摇头道:“事情已经有些久远,而当年我写给汪直的书信都是由罗文龙传递,我并不知道他保留了哪些书信!”说着,又是直视着林晧然的眼睛道:“不过我可以保证,我并没有私通汪直之意,信中纵有一些不妥之言,那亦是为了招抚汪直上岸!”
“三司会审亦是一个讲究证据的地方,这个信可是颇为关键!纵使我相信你,但若是信中坐实你跟汪直私通,我亦是帮不得你的!”林晧然迎着胡宗宪的眼睛,显得开诚布公地道。
虽然他跟徐阶已经算是正式决裂,亦是很想帮助这位平定东南倭事的大功臣,但若是事实俱在,那么他亦是只能看着胡宗宪伏法。
胡松奇听到这话,当即紧张地抓住老爹的手肘。
胡宗宪反而欣喜地说道:“我胡宗宪不敢说清如长江,但亦从来没有做过大奸大恶之事,更不曾有愧于大明!我此次请林尚书过来,正是要你这句话,我希望在三司会审之时,能够有一个公正的审判,而不像严世蕃那般死得不明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