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30zx7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高武大師 ptt-941 不設防相伴-cvv7t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看到陆晚略有些错愕的表情,摇光极其的不解。
她足尖一点,身体便轻盈的落在教室里,然后笑着道:“我已经进入了你神域,结果,你却一脸的吃惊。怎么?莫非你不知道我来了?”
陆晚还真的不知道。
大唐城管大隊 天道一念
最近有太多的事情要忙,而雪鹿小镇也没有什么密切监控的必要。
对于神域的监控,陆晚交给了本能。
所谓的本能,就是一种玄妙的感应。
这就好比一个人在浅睡,熟人走来走去,他就接着睡,陌生人出现、或者危险出现,它又能立即惊醒。
最近这两年,雪鹿小镇和雪鹿谷都渐渐的区域平静,于是他都将监控交给本能。
这种本能的监控,不会去关注具体的细节,只有预警。
当陌生的气息出现时,陆晚会稍微留意;当强大的个体出现时,陆晚也会稍微留意一些;当陆晚特意标注的人出现时,他也会稍微留意一些。可是,当他信任的气息出现时,却并不引起陆晚的警觉。
因为这个熟悉的、信任的人,在神识里是安全的存在,是不需要示警的存在。
作为真神,摇光当然知道陆晚的错愕是怎么回事。
毫无疑问,她是强大的个人。
正常来说,一个强大的个体忽然闯入陆晚的神域,那必然是最高级别的警觉。
但陆晚却毫无知觉。
这说明什么?
这就说明,在陆辰的潜意识里,摇光是安全的人物,是不需要防备和警觉的人物。
发现自己在陆晚心目中的位置,摇光心里非常的高兴。
她根本就是在明知故问。
陆晚对摇光有依恋,有某种模模糊糊的情愫。
而同样,摇光也对陆晚存在着模模糊糊的情愫。
摇光最开始接触陆晚,其实是因为她想接触陆辰。
在摇光的心里,陆辰是那个她忍不住想要接触的人。
这种心理,有多重复杂的因素。
但是陆辰,却不是那么好接触的。
首先,陆辰很忙。
陆辰总是东奔西走,总是忙碌着各种或重要、或机密的事情。
袁紫煙 臥龍生
摇光可以接触陆辰的机会其实不多。
与此同时,摇光还需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她是降将。
其次,作为投降的真神,她必须要谨慎,不能太过密切的去接触陆辰,否则,容易让人怀疑她别有用心。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接近陆辰。
内心渴望,但实在没有办法,所以,摇光就转而求其次,进而去接触陆晚。
而当摇光频繁去接触陆晚以后,她就发现,自己被陆晚给吸引住了。
而且,陆晚是一块比陆辰都还要有磁性的磁铁。
因为陆晚具备三个特制——陆辰、朋友、婴儿。
先说陆辰特制。
这是毫无疑问的,陆晚作为陆辰的分身,本身就拥有陆辰的记忆和部分思维,身上自然会展露出陆辰的特质。
而摇光渴望亲近陆辰的感情,在陆晚身上得到了满足。
其二,朋友。
塑造陆晚性格的不仅仅是陆辰,同样还有火灵真神。
这数万年来,摇光接触最多的就是隐士会真神。
不管隐士会真神之间怎么防备,谁也无法否认,隐士会真神之间不仅仅是同盟和竞争,其实多少也存在着友谊。
像他们这样的人,能够交朋友的对象已经不多。
同一阵营,有同样的利益,自然就是朋友。
当然,他们交朋、畅聊,都是用虚身,也就是临时制造一具身体。
然后必须都用虚身对话、交流。
虽然这方式很折腾,但也算是朋友,让他们没有那么孤独。
而陆晚的性格特点,也被火灵真神塑造。
他的身上流着些许隐士会真神的痕迹,而这些痕迹,恰恰就是友谊的痕迹,所以,摇光能够在陆辰的身上发现友谊。
陆晚带着朋友的气质。
最后一层,则是婴儿。
陆晚的灵魂渐渐的独立,他是渐渐的拥有了自我意识,这个过程就仿佛是婴儿的成长。
不管摇光修炼的境界有多高,她永远无法摆脱的就是性别。
原來是惡魔啊
这是生命刻在她灵魂里东西。
而作为女人,就一定会存在着母性。
陆晚渐渐的诞生自我意识,恰如同婴儿渐渐的成长,这彻底的激发出了摇光心底里的母性,让他对陆晚多了许多感情。
正因为如此,摇光总是围着陆晚转。
因为陆辰身上就是存在着“爱慕者”、“朋友”、“孩子”三重特质。
絕戀的復仇計劃 葬心離殤
这三重特质结合在一起,对摇光来说,简直就是最致命的毒药。
不过,摇光并不知道陆晚的想法。
有时候,她也觉得陆晚傻乎乎的,懵懵懂懂也挺好。
她看着陆晚专心致志的沉浸在炼器世界,打心里眼里觉得安宁,觉得欣慰。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但有时候,她又渴望陆晚知道。
她希望陆晚能够知道她的感情,她的心事。
因而,当陆晚决定要成长的时候,觉得要更进一步拥有自我的时候,摇光自然非常高兴。
她没有去打扰陆晚。
因为她的存在,会影响陆晚。
她希望陆晚能够一步步的拥有自我,成为完整、独立的灵魂。
于是,最近几年,她都没有打扰陆晚。
一直以来,她都不确定陆晚的想法。
她不知道陆晚心里是什么样的感情。
感情这种事,与境界无关,与身份无关。
即便真神,也琢磨不透感情这东西。
摇光唯一能够确定的,大概就是陆晚并不讨厌她。
而数年未曾谋面,陆晚介入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伴随着灵魂越发的完整和成熟,摇光就越发的不知道陆晚的心之所想。
她实在忍不住了,便过来看看。
事实上,她早就来了。
她目睹了陆晚教学的整个过程。
她以为陆晚早知道她来了,但此刻才知道,陆晚是不知道的。
这就说明,在陆晚的心底里,对她是不设防的。
完全的不设防,这无疑是最亲密的感情。
只有最亲密、最信任的人,才会如此的不设防。
所以,知道真相的这刻,摇光笑颜如花。
她很开心。
她非常的开心。
因为,在今日,她隐约知道了自己在陆晚心目中的份量。
这个份量,比她预想的还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