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m8cdn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木葉之賊手笔趣-第六百八十九章 匠忍始祖相伴-dam93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哦?”夏树看了眼卷轴,然后对四代艾微微一笑道:“那我看看,请稍等片刻。”
拿起卷轴随手拉开,之前谈妥的几条没做修改,此刻列在最前面,然后才是云隐针对休战协议条款提出的修改建议。
雷影办公室内安静了好一阵,直到夏树将卷轴的内容全部看完。
“这份修改建议很中肯,无论是对云隐还是木叶。”夏树放下卷轴,满意地点头道。
“谈判就是为了双赢,况且既然是为了和平,那么牺牲一些利益也不为过。”土台接话笑着道。
“嗯,这话不错。”
劣雲頭 舊弦
夏树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自然能读懂对方话中的意思,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赶紧结束此事,他对此也不在意。
“这份协议我代表木叶表示认可,既然如此事不宜迟,现在就直接确定下来吧。”
其实云隐提出的修改建议虽然中肯,可在谈判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是木叶,如果他坚持为木叶谋取更多利益,那也是理所应当且云隐最终只能选择接受的。
土台就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说什么为了和平,恭维几句就能为云隐多争取些利益,实在是何乐而不为的事。
婚癮
惡魔王子的偽天使 韓笙溪
只是抱着这般心思的土台却没有想到,之前对条款各项细节锱铢必较的青年,竟然对这份中肯却仍偏向云隐的修改建议,会如此直截了当就应下,此刻闻言不禁有些发怔。
“爽快!”四代艾这时哈哈大笑道。
之前土台的叮嘱里包含着对方拒绝或有歧义的情况该怎样应对,但结果却是如此顺利,向来直来直去的四代艾顿时对眼前青年的看法稍有更改。
别的不说,对方办事爽快就令他很有好感了。
先誌
土台回过神来道:“那好,我立即亲笔起草休战协议,这将见证云隐和木叶的友谊。”
虽然对方做事方法的突变令他稍有疑虑,可这份休战协议无疑是对云隐有利的,那么不管其他的问题,尽快将之落实总是没错的。
九層仙蓮
随后这份关系到木叶和云隐接下来数年交往态度的休战协议,就在雷影办公室中分别由四代雷影以及代表木叶而来的松崎夏树签署名字,算是为已经结束数年的第三次忍界战争彼此间划下了最后一笔。
至于这份休战协议约定的事项和规矩能够延续到何时,那就是需要留待时间去验证的了。
……
翌日清晨时分,木叶使团与云隐村作别,朝着西南方向离去。
云隐村正门前,望着那几道背影逐渐模糊、消失,土台这才收回视线,长叹了一口气后,摇摇头转身走向村子里。
木叶使团虽然离开了,可是因此而留下的谜题,却并未随之解开,那晚的事情此刻依然还有许多疑惑之处。
三代目雷影重现究竟是不是岩隐所为?
星忍残党背后是哪方势力驱使?岩隐还是木叶?
木叶使团令二尾暴走只是为了报复之前云隐使团的行动?
岚遁血继限界忍者的达鲁伊为何失踪?
木叶使团里不见的那名白发忍者又去了哪里?
如此种种没有揭露谜底的困惑,令注意到这些事情的土台陷入了深深的思绪,只是想要寻找到答案却是不易,甚至或许永远都只能作为没有答案的谜题留在心底。
……
当夏树一行回到木叶村的时候,卑留呼已经完成了第四种血继限界的吸收,距离成为预想中的强大忍者仅剩最后的一步之遥。
卑留呼融汇五种血继限界的鬼芽罗之术,是为打破平庸获得超越天才忍者的强大力量而创,这完全称得上是逆天之举。
所以想要达到预想中的形态,第五步也即吞噬第五种血继限界,并令体内的五种血继限界形成有序循环的关键时刻,需要特殊的天时地利,借助世界的力量来一举打破壁垒。
所谓天时即是金环日食,所谓地利即是土、草两国交界的须弥山,而草隐村早已在掌握之中,所以只要捕获第五种血继限界,再待天时到来,卑留呼的梦想便会照进现实。
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先将达鲁伊对他的影响剔除干净,这就需要夏树来帮忙了。
能够作用于灵魂的忍术,纵然是整个忍界也是稀罕的存在,而能够做到从灵魂之中剥离出杂质的,或许当今只有夏树。
根部基地之中,夏树把手从又稚嫩了些的卑留呼脑袋上拿开,轻轻吐了口气。
“今天就这样吧,你不必着急,这件事只是耗费时间,不会对你造成多少影响的。”
“我现在一点都不着急。”卑留呼撇撇嘴,眼神里流露出懒散的神色,叹气道:“那个岚遁忍者的性格实在是太散漫了,我现在就是想着急也提不起劲来啊。”
“呵呵,这种心态不是很好吗?”夏树看了眼卑留呼然后笑道,“至少你能冷静一段时间了。”
听到这话,卑留呼又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微微一躬告辞离去。
卑留呼离开之后不久,壬敲门走了进来。
“夏树大人,夜莺和君麻吕他们回来了。”壬直接汇报道,“并且还带回了几件特殊忍具,以及一个关于匠忍村始祖阴谋的消息。”
“特殊忍具?匠忍始祖?”
听到这两条信息,夏树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记忆。
“直接说吧。”
“是。”壬解释道,“匠忍村的始祖名为清明大人,他除了创立供给忍界大部分忍具的匠忍村外,还留下一名为四象天人的传承,最终目的是为将匠忍始祖复活。”
“复活?通过什么方式?”
“通过四象天人打造的特殊忍具。”壬回答道,“据夜莺得到的情报,只要利用忍具吸收一只尾兽的查克拉,便能通过那些特殊忍具将匠忍始祖复活。”
“听起来有点意思。”夏树挑了下眉毛道,“夜莺带回相关的资料了吗?”
“四象天人骨气很硬,除了特制的忍具外,没能从他们口中得到更有价值的消息。”壬摇头道。
“那可真是可惜了。”夏树低喃了一句,随即便将其抛诸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