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1tsdm引人入胜的小說 地球攻略戰 這是一本歷史-648、閃擊戰看書-6tk6j

地球攻略戰
小說推薦地球攻略戰
“我们的现任已经到达阮文英基地旁边了!但是他的老窝警戒很高,一般外人根本进不去,而且周围野外也有不少巡逻队在转悠,所以线人只能尽可能的靠近阮文英的老窝,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咱们准备传送,以泷壶号为首,倒计时三十秒!”
时间是仇囚他们和志摩见面的第二天,昨天晚上仇囚在征求了家族不分长老的同意之后立刻向阮文英的老窝派出了作为城市战舰传送坐标用的线人,这几个仇家内门弟子都是精通潜伏和隐身的刺客类职业者,他们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靠近阮文英的老窝,让战舰突然穿送过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仇家现在除了泷壶号,还有在这一周内获得的两艘新船,一艘是注重火力输出浑身武器的睚眦号,另一艘则是以保护其他友军战舰,着重护卫的霸下号——这俩名字都来自于龙生九子,仇家明显是准备在凑齐七艘战舰,弄个九子战队出来。
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仇囚在派出人手之后立刻就安排这三艘战舰进行备战,同时邀请仇家的兄弟势力们进驻战舰,准备一次就将阮文英蛇打七寸直接打死,然后在越南人反应过来之前撤离,换句话说这是一次声势浩大的斩首行动。
七公子②首席他總耍無賴 恍若晨曦
沈浩也将这个消息跟芈麒说过了,后者其实并不建议,也不希望仇家这样做,因为他们显然没考虑到一个问题,阮文英不是越南人唯一的选择,一个阮文英倒下了,更多的像阮文英一样的人还会站起来,但是仇囚认为阮文英和仇家的梁子太大了是解不开的,与其给他更多休养生息的时间,不如先下手为强,至于那些更多的阮文英,仇家其实可以暗中扶持当地亲华夏势力接管阮文英留下的烂摊子。
芈麒思考了一下也确实是这样,虽然这招脏得很,当年老美经常这么玩儿,成天让大头兵去敲门送民主,但是没办法,仇囚说的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不能让阮文英有喘息的机会,而且芈麒也认同仇囚蛇打七寸的做法,最终本着‘对仇家的决定尊重且帮助’的原则,芈麒不再干涉仇家的判断——以后有问题以后再说,眼前芈麒着新华军的急还着不过来呢。
“所有战舰都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魅影隨形 冷月流霜
泷壶号舰桥上驾驶员跟仇毅说道,后者点点头,“三艘战舰对表,将传送权限和控制转交泷壶号处理,所有乘员注意抓稳扶好,传送倒计时,三,两,幺,传送!”
越南河内往西的一片山区脚下,空中突然出现了三艘城市战舰,而在这三艘战舰不远处,就是一片灯火通明的野外聚居区,哪里就是阮文英的老窝,当地人称夜港的新城市。
“到达目的地,主炮已瞄准目标,随时可以开火。”忍受着传送产生的不适,舰桥上的乘员们还是在坚持完成自己的工作,仇毅刚准备下令直接开火,但是一阵闪光从夜港那边一闪而过,紧接着泷壶号护盾上就是一阵阵的爆炸。
“敌袭!敌袭!护盾受损13%!侦测到地面魔法攻击,是职业者的防空火力我们被袭击了!”
这些越南人知道我们要来?仇毅扶着椅子脑子里满是问号,“诶!不管了!火炮组!立刻朝着敌方防空火力阵地开炮!”
“等等。。。舰长,这是。。。检测到敌人战舰传送反应!在我们后面!”
“霸下号!准备防御!小心偷袭!该死的我们被埋伏了!有人走漏了消息!”这下仇毅完全可以确定仇家的这次行动消息泄露了,虽然他们也没完全封锁消息,毕竟十几个亲仇家的势力参加这次行动,但是阮文英这准备可不像刚知道消息的,按照他这个准备来看,连战舰都准备好了,显然,最少也是昨半夜就知道了消息,而那时候仇家还没有让战舰升空呢。
“又是内鬼!我日你仙人板板!”仇毅咬着后槽牙骂道,另一边霸下号撑开护盾挡在攻高防弱的睚眦号身前,海防号和胡志明号这一次终于成功的发动了一次突袭,双双冲进霸下号的船体。
“命令睚眦号去帮霸下号优先处理那两艘越南的战舰,对方的河内号呢?”
“朝我们来了!”
“啧,拉警报!准备接舷战!”仇毅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仇卿,你来指挥接下来的战斗,沈浩,白珞,你们来帮我,舰内战斗人员以我为头部,准备迎敌!”
班弄是非之醉舞江山
沈家九姑娘 夜纖雪
霸寵將門毒女
“是!”
河内号这次学聪明了,它没有从和泷壶号水平高度的水平面冲锋过来,而是直接从泷壶号头顶的垂直角度冲了下来,在这个角度上泷壶号没有重炮可以像上次一样应对它,这次河内号可是结结实实的在泷壶号上开了个洞戳进去了。
“所有乘员服用解毒药,释放毒气。”仇卿下命令道,上次成功的招出这次她又用了一次,只不过这次效果显然没有上次好——阮文英的人有了准备,他们看上去并没有受到毒气的影响。
但是仇家的配置的毒气并非是神殿提供的大路货色,而是他们自己调配的,只要不是针对性的解毒药,或多或少都会受影响,但是仇毅眼瞅着眼前冲进来的越南人,并没有受到影响,“好家伙,看起来内鬼真有东西啊,连解药配方都能弄到手。”
“抓内鬼的事情回去再说,”沈浩直接恶魔变身,“看看这是阮文英吗?他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
阮文英和之前变得完全就是两个人了,说他是哥谭的双面人都没问题,他左侧的身体,脸上能看出明显的烧伤痕迹,头发也没有了,只有丑陋的疤痕,左手没了,变成了金属的海盗钩子,左腿也一样,用海盗才会用的金属棒做了个假肢戴上。
按理说就算受伤了,神殿的医疗也能把一切的伤势全都治好,就算不用神殿的技术,医疗职业的有些高级技能这也可以治疗断肢伤口,但是显然阮文英没打算接受这样的治疗,他把伤疤全留了下来,让他看着滑稽,但是凶残。
“我们又见面了小子。”阮文英在狭长的战舰通道内和仇毅打了招呼,他和仇毅都没想到双方这么有缘分,泷壶号里那么多路,阮文英的手下像潮水一样散了出去,他自己带了一队随便挑了一路进攻,竟然还能碰上同样随便挑了一路迎击的仇毅。
“你要是上次死在我们的炮击下面该多好,我们都能省事儿不少。”仇毅五毒蛊抱在胸前,而阮文英簌簌的笑着,“差点就死了,看看我这副身体,就是拜你们所赐,不过没关系,现在的神殿医术完全可以让我断肢重生,我这样就是告诫自己不能忘了你们,本来打算过些日子再去找你们麻烦的,但是没想到你们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在你被我喂虫子之前,你能先告诉我到底是谁给你通风报信的吗?”
“嘿嘿,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了!兄弟们!杀!”
“仇家弟子!应战!”
仇毅一拍五毒蛊,一大群苍蝇一样的蛊虫飞了出来,营营的叫着朝着越南众人化作一该只黑色的大手压了下去,阮文英一矮身,身后一名一只手已经化作焦炭状、绷着绷带的职业者站出来,顿时一片热度奇高的火焰从他焦炭一样的手臂上喷涌而出,火焰将仇毅的毒虫瞬间杀得干干净净,甚至还反压过来,朝着仇毅烧过去。
仇毅啧了一声,阮文英应该不知道自己的五毒蛊才对,他们之前并没有战斗的经历,因此显然自己五毒蛊的事情也是家族内的内鬼告诉阮文英的,“真麻烦。”
因为这里并不是战舰内的主要通道,因此这里也就允许两辆轿车并排通过的宽度,沈浩本来觉得火焰对仇毅效果不大——仇毅的那只壁虎毒物在和章龙打过一次之后已经完全防火了,但是沈浩动身冲向越南人阵线前余光瞥到了火焰中一闪而过的寒光,“仇毅!小心!”
盾牌飞出,冬至在空中幻化人形举起盾牌乒的一声将一支棱锥尖刺弹了出去,这玩意儿当初让沈浩都破防,而且造成了大量伤害,也就是甚好皮糙肉厚顶住了,这要是仇毅,沈浩估摸着他当场暴毙都是可能的。
“混蛋!你他妈偷袭!”仇毅看了一眼地上烧红的金属刺,顿时杀心更盛,如果不是沈浩反应快,他这会儿估计要么趴下了要么也得退场修整,而阮文英则皱起了眉头,“又是你,看起来我必须先攻击你这个有嘲讽的随从啊,所有人!杀!”
空中的火焰已经被战舰内的灭火设备浇灭,通道内如同下雨一样,喷头喷洒着灭火用水,越南众人在阮文英的带领下冲向仇家的队伍,其中不少人甚至攀上了通道的墙壁和房顶,脚底有吸盘一样一马当先,而阮文英则冲向了仇毅,大有擒贼先擒王的架势。
隨身帶個傳奇系統 隔壁陳
“来得好!今天我必杀你!”仇毅再次一拍五毒蛊,一只巨型蜈蚣窜了出来盘踞在仇毅身旁,阮文英冲过来的时候一口毒液朝他喷了过去,但是阮文英就跟不在意一样,任由毒液淋在自己身上,“你给我的伤,我是奉还给你!”
阮文英手上的铁钩闪过技能发动的时候特有的光芒,以超出仇毅眼睛跟随速度的速度朝着仇毅的脖子就是一钩,巨型蜈蚣护住心切,盘起身子将外壳对外像挡住阮文英的这一钩,但是没成想却被一下打碎了背甲,黄色的粘液从伤口喷了出来,疼的蜈蚣触须乱抖。
这技能沈浩真的眼熟,当初在英国海战的时候见一些英国水手用过,只不过他们用的并不是铁钩,而是细剑,“仇毅小心!这是连击技!夺命十三刺!要么眩晕打断要么顶住十三次攻击!”
兵王之 竹林一葉
“知道的不少,但是像打断我没那么容易!看钩!”果不其然,阮文英的第二钩马上就出手了,沈浩朝着他套了个嘲讽想把仇恨引到自己身上,仇毅顶不住十三刺但是不代表他顶不住,但是这个技能选定目标之后不吃嘲讽,打完一套连击才会改变目标,因此嘲讽失效,第二钩还是命中了蜈蚣,这一些连蜈蚣的内脏都勾出来了不少,眼瞅着蜈蚣重伤防御出现了破绽,露出后面的仇毅。
尊寵嬌妃:竹馬邪王,弄青梅
“哈哈!看你哪儿跑!”
“这话是我该说的,丑鬼。”仇毅突然抽出枪朝着阮文英就是一枪,子弹正好打在第三钩上,让阮文英这一钩无功而返,但是这一枪是仇毅蒙的,他的第二枪就没能抵消阮文英的第四钩,之前用来保护他的蜈蚣此时反而成了影响他行动的绊脚石,阮文英这一钩,够着仇毅的有肩胛骨下面的胸大肌,刺啦一下就是一条子肉被勾了出来,仇毅顿时疼的脸和喷出来的血一样红。
空間之農女的錦繡莊園 暮夜寒
此时冬至先沈浩一步赶到了阮文英身旁,她抡起盾牌拍向阮文英,带击晕效果的盾猛如果命中那么将直接打断阮文英的攻击,但是冬至敏捷不够,阮文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着冬至冲过来,垫脚踩着旁边的手下一个后空翻,在空完美转体之后落地,反而一脚踹在冲过头的冬至后背上,把她踹个趔趄,同时又是一钩朝着仇毅肚子过去!
仇毅一枪打在阮文英肩头,一阵淡蓝色的冰霜从弹孔喷涌而出将阮文英半个身子染成冒着寒气的蓝色,但是这一枪并没能组织阮文英,一阵亮金色的金属色在阮文英身上一闪而过,“天赋!金属化!”
“是魔免!”这和陈琼同款的金属化看的沈浩一愣,但是他没停下来,仇毅用胳膊和阮文英一换一,一只剧毒蛤蟆在二人接触的一瞬间爆炸,阮文英顶着腐蚀酸液和蜈蚣的毒素让仇毅胳膊上多了个两指宽两指深的伤口。
仇毅收起重伤的蜈蚣,身旁的仇家弟子本想用眩晕技能打断阮文英,却发现对方已经魔免,一跺脚打算牺牲自己替仇毅当一下,却被终于赶到的沈浩一把推开,他是朝着阮文英冲过去的,但是恶魔化的沈浩肉大深沉,他的一举一动阮文英早已察觉,用和刚才躲开冬至的拿一手梅开二度又晃过沈浩,“嘿嘿!没打着!”
“那可不一定。”沈浩冲过头却没回头,反倒是一个肩撞撞开仇毅——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仇毅,“然后,抓到你了!”
阮文英没想到沈浩能把仇毅撞开自己还没摔倒,朝着仇毅刺出去的一钩连钩带胳膊都被沈浩一把抓住,“地狱火!点火!”
透着一丝灰白的黑色火焰从沈浩五官猛烈喷涌而出并瞬间将他全身笼罩,“现在!体会地狱火对你灵魂的炙烤吧!阮文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