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聞

六年佈局一朝翻牌 這家千億城商行改姓”華君系”?

六年佈局一朝翻牌 這家千億城商行改姓”華君系”?

(原標題:六年佈局一朝翻牌 這家千億城商行改姓“華君系”?)

追溯發現,“華君系”及與之密切關聯的企業最早於2014年入股沿海銀行,此後每一次增持前後總有諸多“巧合”,伴隨着“華君系”在資本市場上的擴張動作。

證券時報記者 安毅

擠兌風波一年後,位於遼寧的營口沿海銀行(下稱“沿海銀行”)股東陣營悄然生變。

今年9月以來,5家持有該行不足1億股的法人股東陸續完成工商變更,全資股東由單一自然人替換爲該行另外3家民企股東——華君控股集團(下稱“華君集團”)、瀋陽澳海文化、遼寧富邦文化,後者在沿海銀行的實際持股比例也分別增至18.1%、18.4%、12.35%。

值得注意的是,澳海文化、富邦文化的實際控制人與華君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孟廣寶之間存在密切聯繫,工商聯繫電話、郵箱也存在諸多重合。加上沿海銀行股東中的多家往來緊密企業,孟廣寶和他掌舵的“華君系”或實際控制該行約63%股權。

而據沿海銀行今年4月披露的年報,“華君系”實際上已經拿下了大部分的股東董事、股東監事席位。然而,無論是年報還是評級機構出具的評級報告,都明確表示該行“無實際控制人”。

一面是因長期作風低調神祕,被外界稱爲遼寧隱形富豪,一面是被貼上的“資本猛人”標籤。當孟廣寶實際控股了一家千億級城商行,還會發生什麼故事?

曾經的“海航系”銀行

小霸王被申請破產 這三十年它是怎麼垮掉的?

成立於2010年12月的沿海銀行,是在當地4家城市信用社基礎上,由海航集團等9家企業法人發起設立的城商行,初始註冊資本15億元。其中,海航酒店控股集團直接持有沿海銀行股份3億股,中商財富融資擔保代海航持有0.72億股。

與此同時,陝西東嶺工貿集團、上海恆嘉美聯兩家企業分別持有2.7億股、1.08億股。兩家公司在股權上與“海航系”無關,但數次與後者同入同出金融機構,疑似“海航系”的一致行動人。

打擊侵權假冒進行時

以此計算,“海航系”當時控制的沿海銀行股權或達50%,比當地國資持股高出18個百分點。也因此,沿海銀行在成立後常被認爲是這家大型民營資本集團金融版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2018年底,沿海銀行完成唯一一輪增資,註冊資本增至20.5億元,股東數量也增至17家。其中,海航酒店控股集團、中商財富融資擔保、上海恆嘉美聯持股數量保持不變,陝西東嶺工貿集團則在增資前將所持股份全部出清。這意味着,該行增資後,“海航系”控制股權比例已降至23.41%。

其餘股東中,除持股4.7%的營口沿海產業物流基地外,均爲遼寧當地民企。其中,華君集團、富邦物流(後更名爲富邦文化)、金實雅麗塗料分別持有該行13.9%、8.05%、4.9%股份,持股數量均超過1億股。

北青報:如何破解“工傷先行支付”落地難

此外,營口當代集團、中盛汽車用品製造分別持股4.8%,保通達物業、歐克裝飾分別持股4.7%、4.6%,朗豐建築、澳海文化各自持股4.5%,維信物流、昌達廣告、恆固物資、保華實業分別持有該行4.4%、4.3%、4.23%、4.2%的股份。

此後,沿海銀行總股本、股東結構保持不變。在該行今年4月披露的2019年年報及聯合資信今年7月出具的評級報告中,均顯示“沿海銀行無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截至2020年9月末,沿海銀行總資產達1130.06億元,較年初增長14.25%,資產規模在遼寧本地15家城商行中居中間梯隊。前三季度,該行實現營業收入14.15億元,同比減少22.87%,淨利潤則同比下滑58.76%。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沿海銀行被傳陷入財務危機,引發了儲戶集中兌現提款,帶來較大的社會影響。事件發生後,該行啓動了應急預案,準備充足資金以備支付。此外,當地政府、銀保監局及公安局也出面協調解決並予以闢謠。

悄然調整的銀行股東

2018年底增資至今,沿海銀行17家股東的名稱、持股數量保持不變。然而,股東背後的實際控制人已悄然生變:今年9月至10月,5家持有該行不足1億股的股東陸續迎來全資股東變更。

中聯部爲外國駐華使節舉辦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吹風會

具體來說,保華實業的全資股東變更爲華君集團,後者在沿海銀行的持股比例增至18.1%;中盛汽車用品製造、保通達物業、維信物流的全資股東變更爲澳海文化,後者實際控制股權比例增至18.4%;昌達廣告的全資股東也變更爲富邦文化,後者持股比例增至12.35%。

值得注意的是,澳海文化自去年8月起就由李俊波控股98%,富邦文化的控股股東則是包麗敏。公開信息顯示,二人早年都是遼寧華君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後就職於華君集團。

其中,李俊波2003年就加入華君律師事務所,2008年、2015年3月均以營口分所主任的身份出現,而在2017年3月出席活動時,她的身份是“華君集團合規部部長”;包麗敏則在去年6月以“華君集團綜合部主任”身份出席活動,今年4月又被委任爲“華君系”在港上市平臺——華君國際集團的執行董事兼首席風控官。

更爲關鍵的是,澳海文化與華君集團共用一個工商聯繫電話“024-22521168”,還共用一個“華君系”企業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富邦文化的工商聯繫電話則與“華君系”旗下的華君資產相同,並與多家“華君系”旗下企業共用一個QQ郵箱。

把人才優勢轉化爲高質量發展動力(新知新覺)

但這並不是全部。據工商信息,金實雅麗塗料由自然人孟廣柱控股76.67%,歷年工商聯繫電話、郵箱都與多家“華君系”企業大量重合,公司註冊地址也位於“華君系”營口總部所在地——遼海中鹽大廈(也稱金貿大廈),這裏還是沿海銀行總行。

美媒:特朗普團隊召集全體員工開會,競選經理稱總統“還在戰鬥中”

恆固物資雖然在註冊地址、股權結構上與華君集團並無關聯,但該公司聯繫電話、郵箱也與澳海文化、華君集團相同。

此外,當代集團近幾年由自然人於晶控制大部分股權,而她在2017年3月、2019年9月分別以“華君集團副董事長”、“華君集團副總裁”的身份現身。

在華君國際集團今年2月的一則公告中,於晶是一名“中國女商人”,也是“本公司僱員”。同時,當代集團2017年前的註冊地址恰好位於“華君系”的興起之地——老電視臺大樓。

據此,除華君集團及其全資控股的保華實業外,沿海銀行還有9家股東與“華君系”及其實際控制人孟廣寶存在密切聯繫,11家股東合計持有沿海銀行62.78%股權。

實際上,據沿海銀行2019年年報,該行5個股東董事席位裏,“海航系”已經只剩1個,其餘4人分別是孟廣寶、於晶、張曄、歐暉。其中,張曄就職於團結證券,該公司由“華君系”在港上市平臺下設的一家子公司更名而來;歐暉則是兩家“華君系”私募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

該行監事會中也有兩個股東監事席位,包括包麗敏、黃秀梅。和包麗敏一樣,黃秀梅早年也是遼寧華君律師事務所律師,目前她還是華君集團法定代表人。

始於2014年的佈局

外界沒有注意到,“華君系”對沿海銀行的投資入股始於2014年。

2014年7月,沿海銀行的兩家小股東分別將持有的該行6000萬股、4500萬股轉讓,受讓方正是金實雅麗塗料、當代實業(即當代集團)。

美大學生打算感染新冠賣血漿賺錢 校方:建議看心理醫生

但在該行次年4月完成股東變動的工商登記前,兩家受讓方做了一系列變更,減少與“華君系”的股權聯繫。

其中,當代實業在2015年3月改由李俊波控股,在這之前,公司控股股東是華君資產。孟廣柱控股的金實雅麗塗料則在2014年9月將註冊資本由600萬增至1億,但同時,公司註冊地也改爲“華君系”營口總部所在地。

至此,兩家與“華君系”存在密切聯繫的企業完成了對沿海銀行的“底倉”投資,合計控制該行1.05億股,佔比7%。

“新發展格局”,牽動人心(望海樓)

2015年10月19日,沿海銀行又迎來多名股東出入:當地國企營口資產將持有的1.65億股全部轉讓,接盤方是3家註冊在瀋陽的公司——昌達廣告、維信物流、澳海文化,分別受讓6750萬股、6750萬股、6000萬股。

有意思的是,在完成受讓前,3家公司在6月份先後增資,註冊資本均由不到百萬暴增至5億元:昌達廣告、維信物流的控股股東由華君資產分別變更爲單一自然人;澳海文化此前的股東也退出,改由一名自然人控股。3人分別控制3家公司95%股權,與“華君系”似乎沒有了關聯。

但據工商信息,入股前後的一兩年時間裏,昌達廣告、維信物流、澳海文化3家企業在工商註冊地址、聯繫電話、郵箱上都出現了大量重合,且與多家“華君系”企業相同。昌達廣告、維信物流這兩家同一天成立的公司,工商註冊地址也都位於瀋陽銀河國際大廈A座21樓,這恰好是“華君系”瀋陽總部所在地。

此外,在3家企業完成沿海銀行股權受讓後,又集體在11月26日將剛剛拿下的股權全部質押給“華君系”旗下的華君股權投資基金。同日,金實雅麗塗料持有的沿海銀行股份也全部質押給該公司。

從大叔向小夥蛻變 全新奔騰B70今日下線

緊隨營口資產之後,沿海銀行另外兩大主要股東——當地民企嘉晨集團、當地國企營口港務集團也轉讓持股。最終,前者所持1.65億股由富邦物流接手,而受讓營口港務集團所持2.85億股的,正是華君集團。該行於10月22日完成股東工商變更。

而在入股前的3月份,富邦物流剛剛完成工商變更,控股股東剛由華君集團變更爲港悅商貿,後者雖由自然人控股,但註冊地址同樣是遼海中鹽大廈,歷年披露的聯繫電話、郵箱也與多家“華君系”企業完全一致。

華君集團直接持股,也是“華君系”對沿海銀行投資的關鍵一步。加上多家密切關聯企業的持股,到2015年底,“華君系”或最多控制該行50%股權,與“海航系”不相上下。

關鍵的2018年

2018年則是沿海銀行股權結構變化最大的一年,也是“海航系”退出、“華君系”入主的年份。

一邊,陝西東嶺工貿集團在9月10日完成2.7億股股份轉讓工作:營口沿海產業物流基地作爲當地國企,受讓該行7050萬股;歐克裝飾、朗豐建築和保華實業3家註冊在瀋陽的民企分別受讓6900萬股、6750萬股、6300萬股。

其中,3家受讓方在入股前集體增資,註冊資本由不到1億元統一變更爲2億元,3名自然人分別成爲3家公司的全資股東。

開拓合作共贏新局面

而據記者瞭解,歐克裝飾、朗豐建築雖然不存在股權關聯,但兩家公司同屬歐克集團控制。此外,保華實業在增資前也由歐克集團旗下企業全資控股,更早之前,保華實業還是“華君系”下屬公司。

讓人意外的是,在完成股權受讓後,3家受讓方又在9月19日將剛剛拿下的銀行股權全部質押給“華君系”旗下的華君保理。同時,3家公司的自然人股東隨後也將持有的公司股權悉數質押給華君保理。營口沿海產業物流基地則在9月18日將持有的沿海銀行股份質押給華君保理。

偉大事業需要偉大精神(思想縱橫)

另一邊,陝西東嶺工貿集團清倉減持後,沿海銀行啓動了成立後的首次增資,合計發行5.5億股,募資規模達17.49億元。

此番增資,該行前五大股東——海航、華君集團、富邦物流、上海恆嘉美聯、中商財富融資擔保均未參與,其餘9家股東則集體參與,同時新引入中盛汽車用品、保通達物業、恆固物資3家本地企業,分別持股9840萬股、9635萬股、8680萬股。

其中,入股前,中盛汽車用品、保通達物業於12月19日同時增資,註冊資本由2億元增至3億元,並繼續由單一自然人全資控股。金實雅麗塗料、當代集團兩家老股東也在同一天完成工商註冊資本變更,註冊資本分別由1億元、5000萬元增至2.8億元、1.7億元。

用政法機關新作爲助力譜寫“兩大奇蹟”新篇章

而在沿海銀行2018年12月28日完成增資的工商變更手續後,一次大規模的股權質押行動在次日發生:所有參與增資的新老股東將剛剛拿下的這部分股權悉數質押給了華君保理。

資本猛人孟廣寶與華君系

菅義偉不提名6名學者進入“日本學術會議”理由被爆:反政府

通過各類關係密切的企業入股沿海銀行的這6年,也是孟廣寶及“華君系”在資本市場聲名鵲起的6年。

據公開信息,孟廣寶自1998年起擔任遼寧華君律師事務所資深合夥人,也是該所合夥人會議主席,並於2007年成爲遼寧華君投資有限公司(華君集團前身)投資人,此後該公司一直由孟廣寶及其配偶分別持股97.5%、2.5%。

官網顯示,華君集團是一家多元化綜合性跨境集團公司,成立於2005年,旗下擁有金融、工業、醫療、地產、能源、貿易六大產業集羣,全資、控股、參股100餘家企業,擁有員工萬餘人。

孟廣寶及“華君系”在資本市場的首次亮相,發生在2014年。當年8月,孟廣寶旗下的華君國際有限公司收購新洲發展62.62%股權,後者在年底即更名爲“華君控股”(0377.HK)。

自此,“華君系”有了自己的上市平臺。巧合的是,“華君系”對沿海銀行的最初入股,也發生在2014年7月左右。此後,“華君控股”在2018年7月更名爲“華君國際集團”,但實控人仍是孟廣寶。

2015年底,多家與“華君系”存在密切聯繫的企業進一步增持沿海銀行後,孟廣寶的名字又於2016年1月出現在A股上市公司*ST海潤(即海潤光伏)的定增預案中。

孟廣寶及“華君系”原本希望通過參與定增,取得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席位,但定增預案几經修改,最終在2017年3月流產。

主動降淨值 多隻股票ETF實施份額拆分

不過,在定增預案發布到終止之前,*ST海潤的實際掌控者是孟廣寶,“華君系”在未實際持股情況下派駐了4名董事,孟本人任上市公司董事長、總裁。

孟廣寶掌舵後,*ST海潤和“華君系”展開一番操作,這一階段的*ST海潤還爲“華君系”提供了數額較大的擔保,這也成爲日後被嚴重詬病的問題。

孟廣寶也確實爲海潤解決了一些問題。不過在2017年,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對*ST海潤2016年度財務報告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公司獨立董事也在當年7月提議罷免孟廣寶。最終,這場鬧劇以孟廣寶辭職、“華君系”代表退出董事會收場。

令人意外的是,2018年8月,孟廣寶卷土重來,通過受讓股權再次迴歸*ST海潤。但重返海潤之路並不平坦,原股東所持股份由於被司法凍結,實際股權轉讓事宜遲遲未見新的進展,公司最終也在2019年7月退市。

2018年下半年,多家與“華君系”存在密切聯繫的企業受讓沿海銀行股權,並參與增資後,孟廣寶又在2019年1月出現在另一家光伏上市公司中來股份的公告中:孟旗下公司華君實業將通過受讓該公司7.3%的股份成爲戰略投資者。但只過了5個月,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就被終止。

在更高起點上推進改革開放(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兩筆光伏上市公司投資計劃均於2019年折戟的同時,“華君系”企業所涉司法案件明顯增多,多家重要企業存在“失信被執行”、“限制高消費”、“在其他企業持股被凍結”等情況。

至於孟廣寶本人,一邊因對合肥海潤光伏欠付上海電氣融資的近億欠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孟“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因此今年6月被上海金融法院列爲“失信被執行人”,並被出具限制高消費令,其持有的華君集團92.63%股權也在10月22日被執行凍結。

另一邊,有消息稱,8月31日,富邦文化出品的一部電視劇在營口鮁魚圈開機,孟廣寶及沿海銀行董事長、監事長悉數出席。

“華君系”旗下的在港上市平臺“華君國際集團”,則在今年7月完成控股股東變更,並於10月15日更名爲“中國華君集團”,但實控人仍爲孟廣寶。近年來,公司收購及出售資產動作頻頻。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習近平心中的全民健康與公共衛生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