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小說

jvo79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抗戰韓瘋子 線上看-965 我們願意 攜民同去看書-pctup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另一边,和尚的三营派出去糊弄小鬼子的伪军也十分顺利。
毕竟一个月前这支队伍本就是伪军,做回老本行而已,骗骗敌人简直轻而易举。
入了夜,三营到达预定的作战地点,随时等待着计划好的一起进攻时间。
至于一营,孙德胜提前打探好了这云民部落的情况,这一打探之下,老孙是暗自惊喜。
这云民部有南门和北门,南门的地势开阔,往外好大一片区域都是一片平地不说,也不知道日伪军是怎么想的,南门外并没有栅栏什么的障碍措施,只是一层并不算高的沙包工事。
马匹完全可以轻易地一跃而过。
老孙于是打定了主意,先把自己的一营分出一个排来,从云民部的北门佯攻,等到日伪军的火力全部被吸引到北门之后。
自己带着一营的主力全力猛攻南门,手底下把王文礼一行人骑回来的那批战马聚集之后,他亲自紧急训练出来的那支骑兵也能派上用场了。
南面外部的地势之开阔,骑兵只需要在片刻之间就能在大部队的火力掩护下冲进日军的并屯部落。
然后里外呼应,迅速拿下云民部。
至尊劍仙傳 齊離霄s
而董成海的二营,老董也没有选择最吃力的中规中矩的打法,而是学着韩烽以前的屡试不爽的法子,提前组织了一支突击队,从乌云布的侧围摸进去,然后等到半夜里应外合打开局面。
就这样,四个营针对四处并屯部落的战斗部署全部准备完毕。
美男相公愛爭寵
木葉之鼬神再現
夜,临近十二点。
由于已经是深春,温度回温,即便是在这半夜,也并不算冷,微风吹拂在身上,反倒觉得有几分惬意。
当沈从又带着伪装成的伪军队伍出现在边河部南门门外,大声地喊出自己的名字和部落里那名与自己喝过酒的伪军头子的名字时。
那伪军头子笑道:“兄弟,怎么这大半夜的,你又带着这么多人马过来了?”
嫡女重生寶典
沈从道:“胡大哥,这可怪不得我,我们团长听说胡大哥好客,刚好又遇到上面派下来的紧急搜捕任务。非得来坐坐,我拦都拦不住,这不,就来了。”
伪军头子一听是皇协军团长来了,由于早对沈从一行人的身份没有丝毫怀疑,又在黑夜里看不清楚韩烽一行队伍具体的穿着,也不敢耽搁,连忙下令打开门障放行。
等到韩烽一行队伍前进,伪军为了稳妥,开始用探照灯往韩烽一行队伍上照。
灯光从带头的伪军装扮的沈从一行身上划过,敌人并没有任何怀疑,眼见着韩烽一行进了部落。
等到灯光就要落在韩烽等人身上的时候。
我真不想當偶像
韩烽随即抬起步枪,一枪直接把那探照灯打爆,直接打响了战斗的第一枪,攻取边河部的战斗骤然爆发。
几乎是同一时间,另外三处部落的战斗也爆发了。
韩烽一行的火力凶猛,边河部驻守的日伪军加上开拓团半军事组织的曰本农民们抵挡不住。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抗联势力被逐渐剿灭之后,安稳了这么多年的部落,居然会遭到这么一支突如其来的兵力火力都十分惊人的队伍的偷袭。
求援?
结果得到的消息是,另外三处部落也同时遭受着猛烈的进攻。
就边河部一处而言,由于驻守的日伪军根本就没有设防,猝不及防之下,哪里会是韩烽一行的对手,战斗不过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已经彻底结束了。
四个部落离得并不算远,又是死寂的黑夜,韩烽和赵飞虎还能够听到从其他三个方向传来的声音。
赵飞虎乐道:“团长,看来这次咱们四营是赢定了。”
韩烽笑道:“那就等回去再笑话他们几个,先干正事儿,飞虎,还有沈从,许牛多,我带你们好好看看这并屯部落里对于咱们的同胞民众来说,究竟是怎样的地狱。”
……五分钟之后。
赵飞虎,沈从和许牛多三人已经走不下去了,那一双双惊恐无助。可怜麻木的神色已经让他们大感疲惫。
誘妃100天:獨寵毒辣妃
鬼夫大人我有了
養個僵屍女兒 酒浸煙灰
赵飞虎恨的眼睛都红了,“他嘛的,这些丧尽天良的小鬼子,老子以前虽然也是当汉奸的,可是这里边的情况也只是听说过,还真是没有亲眼看到过。
老子在日军控制的县城里头,听到的都是那满洲的民众们如何如何的拥戴小鬼子,说小鬼子的好话。
有时候老子甚至在想,那小鬼子糊弄咱们说,是来帮助咱们中国搞建设发展的鬼话会不会是真的。
可哪里知道,那些不说好话的咱们的同胞们,都在这里被他娘的小鬼子折磨的都快不像个人了。
这里边还有多少孩子和女人呢!这些狗日的,真是连一点良心都没有了吗?
团长,我这一想起来,不久之前自己还当着汉奸,真是连脸都没有了。”
沈从抱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女孩,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小女孩包上,眼见着哆嗦之中目光惊恐不已的小女孩,沈从一时老泪纵横。
“团长,我们把这些乡亲们都带回根据地去吧!
咱们的乡亲们不能再放在这里让小鬼子糟蹋了。”
他的声音满是哽咽。
周围有不少跟着赵飞虎加入远东团的伪军,上到干部下到士兵们,一个个都默默地流起泪来。
韩烽怀着沉重的心思点了点头,就连这些新入远东团的伪军们都能如此,更何况是他的心情呢!
这个边河部里民众们的情况,远比当年自己带着队伍第一次进入伪满州区的黑河部还要凄惨。
鎖鏈 冰雪柔情
这些基本上没有劳动能力的女人、老人和孩子,根本就是被日伪军圈养在这里等死而已。
韩烽把民众们全部聚集起来之后,站在高台上沉声的喊道:“乡亲们,对不住了,我们抗联来晚了。”
一语,四下哭声一片,百姓们、战士们都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韩烽用衣角擦干了眼泪,道:“但我向大家保证,咱们的苦日子从今天起就结束了,现在我想问大家一句,是不是愿意跟着我们,到我们抗联开辟的根据地去重新开始生活,吃饱穿暖的生活?”
“长官,我们愿意去。”有胆大些的男人回应。
一语激起千层浪。
“愿意去——”
抗戰獨裁者
韩烽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战士们背着从云民部缴获的各项物资,搀扶着老人,抱着孩子们,集体向着根据地转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