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760ro好看的都市言情 明天下-第九十三章窮人別認親展示-40bsu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九十三章穷人别认亲
“笛卡尔先生好像还活着。”
“已经快要死了,就剩下一口气。”
“只剩下一口气怎么还能冲着我们发那么大的脾气?”
“是的,笛卡尔先生对我们的成见很深,他宁愿把他的手稿全部焚毁,也不肯交给我们,我们收买了几个笛卡尔先生的学生,希望能得到他书稿……可惜,那个原本对世事不通的老先生,却在临死前变得睿智无比,似乎能洞察世界上所有的黑暗。”
“你们觉得小笛卡尔能成功吗?”
“我觉得可以,如果让笛卡尔带着自己的妹妹成功性更高……”
“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放出小笛卡尔去安慰一下老笛卡尔那颗绝望的心。”
“所以,我们做的是好事是吗?”
“绝对的,我们玉山人对于学问还是有敬畏之心的。”
“没错,我们是在帮助可怜的笛卡尔,绝对没有觊觎他手稿的意图。”
“其实啊,我们可以制造一场火灾或者别的灾难……来表达对笛卡尔先生的敬意!”
笛卡尔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肺里面似乎永远塞着一团棉絮,让他不能畅快的呼吸,也不能痛快的咳嗽,他的手已经放在书桌上了,却又不得不挪开,因为,他只要坐下来,呼吸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屋子外面的阳光极为灿烂,暖阳下泛着金黄色的老墙,塞纳河上穿行的游船,巴黎圣母院里彩色绚丽的花窗,凡尔赛宫上飘扬的王旗,看起来都是那么生动。
只有他——笛卡尔快要死了,就像一只毛皮斑驳的老猫,一只瘦骨嶙峋还瘸着一条腿的老狗,穿行在阴冷的街道上,努力的寻找最后的栖息地。
潮湿,阴冷的石墙阴影里,像是藏着一万个鬼魂,只要有人经过,那里总会散发出一股又一股阴冷的气息。
“贝拉——”
笛卡尔大声喊叫了一声ꓹ 然而,他的声音像是被一块破布堵塞在喉咙眼里ꓹ 低沉的厉害。
他敲响了桌子上的一个铜铃铛,马上,就有一个戴着白色大围裙的少女走了进来ꓹ 不用笛卡尔先生吩咐,就搀扶着他躺在床上。
“贝拉ꓹ 巴黎的浪漫、优雅、迷离、梦幻、庄重、圣洁、宁静、喧哗…都要与我无关了,这让我有些害怕ꓹ 你是知道的ꓹ 我不怕死,就怕死的平庸。”
“您并不平庸,您是一位著名的学问家,您去这条街道上问问,每一个人都说您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呵呵,我才回来三年,这里的人还不认识我呢ꓹ 永贝尔去看我的墓地了吗?希望他能给我找一块向阳的墓地,在荷兰二十年ꓹ 我的腿被海风吹坏了ꓹ 怕冷。”
贝拉熟练地给笛卡尔先生盖好厚厚的毯子ꓹ 用手抚摸着笛卡尔先生只有稀疏几根头发覆盖的额头ꓹ 轻声道:“您是一个伟大的人,大家都这么说。”
“我知道我是一个好人ꓹ 就是太孤独了一些ꓹ 年轻的时候我认为女人就是麻烦的代名词ꓹ 娶一个女人回来就像养了一群鹅,一生休想再安静下来。
现在老了ꓹ 才发现,安静就是一种折磨。”
听笛卡尔这样说,贝拉惊呼一声,用手掩住嘴巴道:“您一生都没有结婚?”
笛卡尔笑道:“没有。”
“连情人也没有?这太不可思议了。”
“哦哦,情人还是有的,你知道的,男人在年轻的时候难免会被情欲催动作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不过,甜蜜之后留下来的只有苦恼。”
“您该睡觉了。”贝拉拿起床边的一根大羽毛,轻轻地在笛卡尔的脸上拂动,不一会,笛卡尔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在距离笛卡尔居住的白房子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很大的灰色的石头建筑。
这里原本是市政厅的位置,自从卖给了一群明国人之后,这里就成了明国在法兰西的大使馆。
腹黑老公靠邊站
在一间装饰的极为华丽的木房子里,一个脸色苍白,金色的长发鬈曲地披在肩头,一对大眼睛现出忧郁的神色,嘴唇粉红,两手雪白的女人正在纠正小笛卡尔进餐的姿势。
她的胸前挂着一只单片眼镜,眼镜被细细的银色链子束缚住,调皮的在她白皙的胸前跳跃。
她的腰身很细,这让她巨大裙摆如同一朵盛开的百合花,再配上她高耸的发髻,没有人会怀疑她宫廷女教师的身份。
“笛卡尔擦嘴之后的白色丝绢不要装起来,要随手丢弃,你的女仆会帮你收拾好的。”
一身珍贵丝绸装束的小笛卡尔傲慢的点点头,就再一次拿起丝绢沾沾嘴角,然后就把丝绢丢在桌子上,显得傲慢又有些无理。
艾米丽坐在长桌的另一边,金黄色的头发上扎着一个硕大的蝴蝶结,穿着一身粉色的蓬蓬裙,这些装束将原本骨瘦如柴的艾米丽衬托的如同一个洋娃娃。
她如今正在向一块巨大的奶油蛋糕发起进攻,吃的满脸都是,可就是这样,他们的礼仪老师艾玛却视而不见,唯独对小笛卡尔任何细微的错误都不放过。
望穿秋水,青春無悔 奈曉魚
修仙那些年
小笛卡尔很聪明,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聪明,短短三天,他的贵族礼仪就已经毫无瑕疵。
“艾米丽还小,不论她表现的如何无礼都是应该的,不喜欢用勺子吃东西,喜欢用手抓着吃这很符合她这个年龄的孩子的身份。
笛卡尔,你不能!”
小笛卡尔点点头,推开面前精美的餐盘,站起身,低头瞅瞅束缚在小腿上的紧身袜子,再看看镶嵌着一朵雏菊的小牛皮鞋,对艾玛道:“我不喜欢这些东西。”
艾玛笑道:“你要习惯,还要熟悉你新的口音,不过,笛卡尔先生在外流浪了二十年,所以他并不了解巴黎上流社会的口音,你只要勤加练习,会好的。”
高大的木门被推开了,张梁身着一袭青衫走了进来,对小笛卡尔道:“你该学习算学了。”
小笛卡尔就随着张梁离开,艾玛只能看着那个漂亮的孩子跟着这个奇怪的明国人去了隔壁,听说,在那一间房子里,小笛卡尔每天要学习十个小时。
突然间,艾玛惊叫一声,正在吃蛋糕的艾米丽迷茫的抬起头,只看见艾玛被一个青衣人抱走了,她早就习惯了,就丢弃了蛋糕,踩着凳子爬上长桌子,从一个银盘里面拽出一只烤鸡,就狠狠地啃了下去。
张梁对小笛卡尔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这孩子居然是一个识字的,并且对算学一途有着极高的天分,一个月的时间里,居然对小学算学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再有一个月,就应该可以实施计划了。
“老师,我们真的要去寻找我的外祖父吗?”
“是的,我们很需要你外祖父的手稿,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只可惜就是性情狭隘了一些,你应该明白,学问是没有国界的,它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因此,我们通过这种温和的手段拿到笛卡尔先生的手稿,刊印成书,最后把他的学问散播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他是一个快要死的老头,先生们一个个都很强大,为什么不去强夺呢?”
“学问这东西不同于金银或者其余的东西,如果笛卡尔先生不情愿,或者不愿意,他遗留下的书稿里面一定会有很多的陷阱。
这些陷阱会让我们这些研究学问的人最后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我们宁愿用软手段,也不肯用硬手段。
再者说,你可能是笛卡尔先生的外孙,谋求笛卡尔先生的手稿是真的,同时呢,我们也想让笛卡尔先生在临死之前,知晓自家还有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
“我母亲说,我不是。”
“要是万一是了呢?要知道,你在数学一道上的天分,与你的外祖父一般无二,这就是明证!”
“好的,我会当好笛卡尔先生的外孙的。”
张梁哈哈大笑道:“放心吧,这对你来说将会是一次妙不可言的经历。”
小笛卡尔也跟着笑了一下,就继续把心思埋进了算学学习之中。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小笛卡尔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过上了贵族都不能企及的生活。法兰西的某一位皇帝曾经发誓,要让每一个法兰西人过上餐盘中一只鸡的生活。
很明显,这位皇帝没有做到,法兰西变得越发的穷困,而他,自从上了一遭绞刑架之后,这种美好的生活却突然降临了。
艾米丽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食物,吃不完的鸡肉,喝不完的牛奶,穿不完的漂亮衣衫,在这座灰岩石修建的城堡里,艾米丽无疑成了一个公主,还是唯一的一位公主。
傍晚,吃完晚饭,小笛卡尔与张梁先生一起在城堡外边的草地上散步,艾米丽蹦蹦跳跳的在跟在前方,守着艾米丽的是艾玛老师。
綠色生死戀 梅花居士
往日里,艾玛老师总是一个人,可是今天不一样,甘宠先生紧紧地牵着艾玛老师的手,似乎很舍不得丢开。
“我已经准备好了先生。”
重生末世之雙寵
小笛卡尔低声对张梁道。
张梁摇摇头道:“贫穷的小笛卡尔去见笛卡尔祖父,会被人怀疑,还会被人诟病,人人都会说你是为了笛卡尔先生的财富。
不过呢,富裕的小笛卡尔坐着豪华马车,带着很多仆人,带着很多钱去见笛卡尔先生,并且将手中大量的钱交给笛卡尔先生帮他保存。
那么,即便你不是迪卡尔先生的外孙,人们都会认定你就是他得外孙。
你要知道,这与笛卡尔先生的品行无关,只与人们的习惯有关。
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便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