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d9x6g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愛下-第三百八十一章    你別過來啊!【5000字,求月票】相伴-7g0da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夫子!
出世了!
恐怖的气息,犹如排山倒海一般倒灌而起,儒衫飞扬,须发皆飘,夫子从望川寺之上,一步踏出,抬起手,瞬间碾爆了一位至尊级别的强者!
李修远震撼,但是震撼之后,体内只有熊熊火焰在燃烧,兴奋犹如火山喷发般涌动!
人间有夫子!
人间不绝望!
哗啦哗啦,无数的锁链在夫子的背后抽击着,皆是扎入了夫子的肉身之中,不断的吸收着地藏秘境中的能量涌入夫子的身躯中。
夫子的气机在变强,力量也一瞬间就达到了天王级别。
事实上,按照正常的修行理论,夫子是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的,但是,以圣人书页为阵基,以圣人真言为加固肉身的资本,使得夫子可以动用天王级别的战斗力。
人间是没有天王战力的,而如今,有了夫子,就等于有了希望!
夫子须发皆飘,背负着手,伫立在虚空。
他一步一步登天而起,仿佛以一人脊梁,撑起了这片天地。
他说,这片天地太矮。
那是因为他太高!
天神之途
而人间所有惶恐的修士,在这一刻,也皆是感受到了夫子身上传来的气机,这气机让他们感受到了镇定。
他们灿烂的笑了起来。
有夫子,就有希望。
智謀鬼後太妖嬈 獨孤微眠
人间还有希望。
而夫子的出世,亦是让天界强者们震撼,五族强者从天门之后走出。
更是有天王级别的强者,俯瞰人间。
他们高大无比,身上的气机ꓹ 甚至能够压塌虚空,震碎山河!
“人间夫子……”
“果然ꓹ 人间果然不可小觑,哪怕是山穷水尽,依旧是会有变数出现ꓹ 人间镇守……你便是人间最后的底牌么?”
神族的一尊天王,严肃无比ꓹ 高高在上,俯瞰着夫子。
夫子浑身儒衫飞扬ꓹ 他的肌肤之上ꓹ 金色的圣人真言在不断的蠕动着。
夫子笑了笑,他是人间最后的底牌?
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你们要这么认为,那老夫自然也无话可说。
“区区一位天王,还是借力而来的,真以为可以一己之力改变一切?”
“人间的覆灭,势在必行ꓹ 哪怕你是夫子……也改变不了!”
“你虽然是人间镇守,但是没有了人皇规则ꓹ 你又能奈我等如何?”
仙ꓹ 佛ꓹ 妖ꓹ 龙四族的天王也相继出现,开口之间ꓹ 山河震荡。
这是天王级别的强者ꓹ 所释放出的气机ꓹ 让人绝望和惊恐!
夫子抬起手。
手掌缠绕之间,那些被五族和天界镇守所崩毁的人皇规则ꓹ 竟是徐徐浮现而出,在他的手掌心中不断的汇聚,凝聚,最后化作了规则之鞭。
当然,这规则之鞭没有了之前那种对天界生灵的统治力,但是,毕竟是以人皇规则凝聚,威力不俗,或许在气机上比不得上古皇兵,但是也是天王兵中的顶级兵器。
“老夫能不能扛得住……你们试试。”
夫子手握规则长鞭,背后无数的锁链在摇曳碰撞。
天界镇守从天门之后浮现而出,眼眸满是凝重之色。
“人间镇守……”
“放弃吧,人皇已经不会再归来了……你改变不了什么,人间注定覆灭,不如你我联手,或许能够在人间寻得突破入皇境的机缘和契机。”
天界镇守从南天门后俯瞰夫子,徐徐道。
夫子这时候,方是抬起头,深邃的眼眸,透过了南天门,看到了天界镇守。
“腌臜玩意!”
“你不配与老夫联手!”
“你算什么东西!”
“猪狗不如的杂种。”
夫子张口就来。
说出的话,冲击力极强,出口成脏。
天界镇守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艹!
读书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你一人,挡得住五族?挡的住本座?”
“天界的天王数量,碾压人间太多。”
天界镇守冷酷说道。
既然夫子不合作,那便去死吧。
人间的一切阻碍都要排空!
五族的天王级别的强者也不废话。
人间夫子是最后的阻碍,天界镇守就算不出手,他们也得出手。
天界五族与人间夫子的恩怨,可以说是由来已久。
轰!
五族天王瞬间入境!
天地仿佛都要塌陷了一般。
瞬间,五位天王出手,恐怖的攻伐刹那间让人间晦暗。
但是,奇怪的是,哪怕天王级别的攻伐如此可怕,却都不曾毁灭人间分毫。
人间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保护着。
夫子手持规则之鞭,怡然无惧,逆流而上。
鞭子抽出,刹那间空间都被撕碎,时空长河被抽出,在裂缝之后若隐若现!
他抬起手,背后一根锁链被他抽出,化作了一杆长矛,腰间一扭,这一杆长矛便被他抛出,抛射如电光,飙射向一位天王!
五族天王各自出手,攻伐碰撞之间,虚空呼啸!
夫子的确很强,哪怕他所获得的力量,是来自南天王,但是,拥有天王战力的夫子,竟是能够艰难的以一敌五。
虽然被全面压着打,但是,以一敌五,本就不俗!
夫子眸光坚毅,没有丝毫的退缩。
他不断的抽调着地藏秘境中的能量,那是南天王的能量,更有一位地狱尸王的能量。
当然,如今的夫子抽调的只是南天王的力量,尸王的能量毕竟是邪恶的,夫子还想要引导弟子们走上正道,自己得做出表率才可以!
人间的天空,瞬间有无数的裂缝浮现,那是空间裂缝,夫子与五位天王杀入空间裂缝中,在其中交手,单单只是泄露出的气机,就无比的可怕!
人间修士心头渐渐沉了下来。
哪怕夫子再强,可也有个限度。
如今人间规则不再,夫子最强大的助力消失,尽管夫子算计了南天王借助了对方的力量,但是,天界的天王数量实在是不少!
人间……还能挡得住吗?
“战!”
李修远浑身染血,冲天而起。
第三次涅槃成功的他,哪怕明知这一战的艰难,但是依旧没有退却。
人间无数修士,也在这一刻,气血上涌。
“战!”
人人高举着兵器。
哪怕是九品修士,最低等的修士,也是赤红着脸,怒吼着。
女帝等人状若疯狂。
他们很不甘心,若非是人皇规则的封锁,人间的实力绝对不止如此,就算比不得天界,也不可能如此孱弱。
而人间正是因为人皇的愚蠢举措,使得遭逢如今的大难。
可以说,人族成也人皇,败也人皇。
或许上古人族对于人皇的荣光颇为看重,但是,如今这个时代的人族,提及人皇,只会怒骂!
人间,一位又一位陆地仙腾空而起。
这段时间,人族也是在飞速的发展,陆地仙的数量增多了许多,但是,其实对战局的影响并不大。
夫子去和天界的天王们交锋。
使得人间又再一次的暴露在了天界五族强者的面前。
真正能够威胁天界五族的,其实就一个夫子。
如今夫子被阻拦,那人间就等于不设防!
诸多王境强者顿时冷笑起来。
纷纷出手!
只要杀掉了人间修士,那只剩下一个夫子也不顶用。
人间依旧是覆灭了!
“找死。”
不过,就在这位王境出手的时候。
一规则之鞭从空间裂缝之中抽出,啪的一声,这位王境直接被抽的肉身爆碎,炸做了一团血雾。
只剩下意志海飞速的逃窜而走。
夫子在与天王强者交战的同时,居然还盯着人间!
将一位欲要对人间出手的王境给打爆!
南天门后。
天界镇守看了不由的暗骂出声:“废物!”
“五族果然是废物,强者不敢拼命,弱者也不敢拼命!”
“十万年的发展,让你们忘了什么叫做战争了吗?”
“这般下去,如何能攻下人间?!”
夫子还能空出手来关注人间,主要还是五位天王级强者所给的压力不够!
五位天王强者若是拼命死战,夫子还能这么闲适?!
五位天王强者也是面色微变,他们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攻伐顿时发力,夫子闷哼一声,肉身开始渗透出鲜血,压力大增。
南天门后,天界镇守目光闪烁,死死的盯着人间。
他一直在等,等待罗鸿的出现。
他相信罗鸿一定会出现的!
罗鸿乃是人间正义表率,这样的名声之下,表明罗鸿绝对是极品正义之士。
这样的存在,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人间败亡!
至于罗鸿被困在黑暗禁区,这个天界镇守是不相信的,罗鸿既然能入黑暗禁区,就有办法出黑暗禁区!
出了黑暗禁区,罗鸿能偷偷入天界,也能偷偷回归!
不过,罗鸿的整体实力偏弱,实际上并不足以为惧,哪怕出了黑暗禁区,也改变不了人间的格局。
天界镇守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出手,其实也是在等,人间除了罗鸿,除了夫子,其实还有一个让人忌惮的底牌。
那便是初代夫子。
镇压了两件上古皇兵的初代夫子!
初代夫子虽然镇压着两件皇兵,但是……如今规则崩散,上古皇兵的效用就弱了许多,初代夫子若是不再镇压,等于空出了一位顶级战力!
朕的財迷小仙妻 蘭旭靜
初代夫子的强大,天界镇守可是很清楚的!
毕竟……老熟人了。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
……
天界。
黑暗禁区前万里。
五族修士所留下的盯梢者,全部灰飞烟灭。
“小罗,五族留下的盯梢修士,全部解决了。”
罗鸿出了黑暗禁区,背负着剑匣。
剑匣上的小玉坠叮铃响彻,传出了七号邪神的声音。
这是罗鸿让七号邪神做的,七号邪神虽然化作玉坠,但是实力并不弱,也有弱天王级别的战力。
偷偷摸摸的解决五族留下的最强不过至尊的盯梢者,轻轻松松。
这使得罗鸿出黑暗禁区的消息来不及在上界传开。
罗鸿的面色很是忧虑,他原本计划让三位出黑暗禁区的邪神们发出咆哮,搞出点动静,让天界强者明白黑暗禁区的邪神破封了。
但是,罗鸿得知了人间的事情,却是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暴露邪神做什么?
必要的时候,作为杀手锏,阴一下五族修士不好么?
没准还能阴死一尊天王呢?
阴人,罗鸿都是谨遵夫子教导的
罗鸿的分身在燃烧力量,持续催动人皇宫,这代表了人间的局势已经非常的危急了。
罗鸿必须要赶回去。
夫子出手了,罗鸿通过分身,也是知晓了夫子的后手。
哪怕罗鸿身为夫子弟子也是不由的震撼万分。
他没有想到,夫子的手段居然是吸收南天王的力量,以此来获得天王级别的战力,来对抗天界!
原来,夫子在镇压南天王的时候,就已经算到了如今的局势吗?
真是太可怕了!
不愧是夫子。
三界公认的老阴逼!
不过,夫子毕竟只是一人,哪怕拥有天王战力,能够帮助人间稍稍抵挡一阵,想要挡下天界总攻,还是很艰难的。
所以,罗鸿得帮忙。
抬起手一招。
一道邪影浮现而出。
乃是一位天界天骄的虚影,附着在罗鸿的肉身之上,罗鸿直接就化作了这位神族的天骄。
对于隐匿气息,罗鸿是最熟稔的。
毕竟,他入天界,用的就是这样的手段,如今打算离开天界了,还是必须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并且给天界一个大惊喜!
之前罗鸿入天界是通过青牛的传送,走生命长河通道。
如今,罗鸿不用这样偷偷摸摸的来了。
罗鸿打算正大光明的走天门回归人间!
化身为神族天骄迦勒比后,罗鸿直接朝着中天门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天界五扇上三重天门彼此之间的间隔还是非常遥远的。
罗鸿重新入生命长河,逆流而上,但是在生命母神的帮助下,罗鸿几乎是风驰电掣般的就抵达了中天门所在的区域。
生命母神从生命长河中幻化出身躯,朝着罗鸿点了点头。
罗鸿拱了拱手,背负着插着邪神剑的剑匣,转身离去。
生命母神眸光中带着几许期待,化作了水花散去。
她依旧选择在生命长河中等待人皇的归来,因为人皇给过承诺,所以她会一直等下去。
中天门。
中天王入人间与夫子交战。
但是,如今的中天门下方的天界区域却是万般的热闹。
神族的大军汇聚于此,开道境,半尊,尊境,至尊……数量非常的可观。
罗鸿只是扫一眼,就明白人间要抵挡这么多的攻伐,怕是万般的困难!
所以,罗鸿觉得自己必须要搞出点事情,给天界大军的后方整出一些麻烦,让他们胆寒,不敢轻易攻入人间。
罗鸿心中思索着,所化的神族天骄却是朝着神族区域汇聚而去。
因为人间规则逸散,神族号召天界神族汇聚,如今,无数的神族强者来投,甚至一些躲在深山老林中闭关的神族强者都破关而出,赶赴而来。
所以,对于神族修士的身份并没有过多的探查,主要是探查也探查不过来。
主要也是因为罗鸿被封困在黑暗禁区中,无法轻易出现。
没有了罗鸿这个擅于变装的家伙,天界强者也不会多担心身份。
神族的警惕性,低的有些出乎罗鸿的意料。
或许是神族不觉得会有人从内部发动攻伐吧?
罗鸿不禁无言。
他此刻所化的天界天骄迦罗,一入神族,便被编入了军队中。
朝着洪流往中天门方向而去。
罗鸿不动声色,顺着大流,安静的呆在队伍中。
他抬起头看向中天门,隐隐约约间感应到了中天门的门户之中,有一位强横的气机浮沉,那是一位天王级别强者在坐镇!
而且这气机……有些熟悉!
迦岚天王!
就是之前那个舍弃了肉身,拎着个脑袋就逃跑的迦岚天王!
迦岚天王肉身被毁,但是在神族的大量资源的堆彻下,肉身恢复过来,只不过气息稍稍萎靡。
因而,他负责坐镇中天门。
重生之葉府嫡女
罗鸿看着老熟人迦岚天王不由笑了起来。
罗鸿并不是个记仇的人。
但是,被迦岚天王追杀的几乎算是横穿了整个天界,这个仇,罗鸿不得不记!
好巧啊!
罗鸿灿烂的笑了起来。
杀迦岚天王……简直是个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
因为迦岚天王本就积攒了太多的针对罪恶,若是能宰掉对方,罗鸿觉得,会有大批量的罪恶获得。
数量怕是不比三个邪神破封的消息传荡天界所收获的罪恶少!
忽然。
罗鸿看向了远处的带队的王境强者,面容之上涌现出了浓郁的悲愤之色。
“大人!我要参战!”
“吾之族兄迦勒比惨死于人间,吾要为他报仇,吾要征伐人间!”
罗鸿凄厉的吼道。
为首的那位王境扫了罗鸿一眼。
隐隐约约间,还真看出罗鸿与死去的迦勒比有些像。
他愣了愣,下一刻,惋惜的叹了口气。
迦楼,迦勒比等神族天骄惨死人间,对于神族而言,是一次天骄的断代,让神族元气大伤!
他倒是能够感受到此刻罗鸿的悲愤。
“如今人间夫子正与五位天王交战,这时候的人间很危险,看看情况再说吧。”
“不过,你报仇心切,本王能够理解,这样吧,你先去向天门,等人间夫子陨落,便直接杀入人间!”
这位王境说道。
罗鸿的报仇心之急切,这位王境都为之动容,所以他给罗鸿开了后门。
職場菜鳥上位秘籍 方圓
罗鸿一愣,下一刻流露狂喜之色,咬牙切齿也恰到好处。
他不断的感谢着这位王境。
真特么的谢谢了啊!
我代迦岚天王谢谢你啊!
在这位领队的王境感慨万千中,罗鸿压抑着颤抖的肩膀,朝着中天门方向飞驰而去。
中天门门户。
迦岚天王盘坐着。
莫名的,心头有一种危机感在跳动。
怎么会有危机感?
他坐镇中天门……哪里来的危机?
迦岚天王蹙眉,抬起头,顿时看到了神族军队一方,有一位弱小的尊境飞驰而来。
“站住!”
迦岚天王厉喝!
然而,很快,迦岚天王一愣。
因为,这位弱小的尊境,听到他的呵斥,竟是无动于衷,仍旧飞驰而来。
“你别过来啊!”
迦岚天王骇然色变。
他想到了什么!
果然,下一刻,那神族天骄抬起头,朝着他流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这个微笑,很熟悉。
与那被他追杀了三天三夜的人族妖孽罗鸿重叠在了一起!
罗鸿笑了灿烂。
抬起手,剑指一扬!
“邪神伙计们……出来……干活了!”
罗鸿笑道。
邪神们的首秀,炸起来!
锵锵锵!
飞剑之声炸裂长空!
三道剑芒,瞬间从罗鸿背后的剑匣中横空出世。
剑气纵横三万里!
伴随着四道异口同声的邪恶的笑,因为罗鸿也跟着笑。
“桀桀桀!”
盘坐在中天门门户之上的迦岚天王瞬间一脸懵逼。
一头遮天巨犬,一头黑色九位猫,一头青牛……
将他包围的水泄不通,并且直勾勾的盯着他。
迦岚天王满是苦涩。
罗鸿!
这家伙是得了夫子真传得罗鸿!
到底是谁……放这阴货过来的?!
轰!
下一刻。
三道攻伐落下。
迦岚天王……眼前黑了。
而天界……
瞬间血色覆盖,血云滚滚!
天王,陨落。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