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pe1pa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祭煉山河-第1856章 星海神宮鑒賞-lxf1o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空气陷入沉默,虽然很清楚自己什么都没做,但这一刻秦宇心底居然生出几分,被捉奸在床……又或者未遂的尴尬,脸上浮现出几分僵硬。
肉肉瞥了他一眼,依旧风轻云淡,一副毫不在意模样,又或者之前一切本就是她故意为之,想要做给主宰阁下看,只不过目的并未达成。
誘妻:總裁大人別使壞
“你这副模样,便是什么都没做,也没有办法将自己洗脱干净了。”说话时喝了几口酒,许是真的醉了,手没有拿稳导致酒果倾倒,酒水洒落胸前打湿了很大一片。
在一起的條件 梓名
本来还算厚实,并不怎么显露的布料,顿时成了半透明状态,勾勒出几分若隐若现的风情。秦宇眼观鼻鼻观心,眼神一扫就像是触了电,直接收回来再也不动。
肉肉嘴角勾了下,明显露出几分讥诮,赤-裸裸嘲笑着秦宇此刻的表现。
“好了!”主宰阁下开口,声音极为平静,可肉肉嘴角的笑容,顿时收敛许多。
主宰阁下转过身,眼神落在秦宇身上,继续用平静的语气,回答他之前问题,“不能。”
有些突兀,未免让人感到困惑,可秦宇只是顿了一下,就沉默下去。这里的“沉默”指的不止是缄口不语,更是一种由内自外,发于内心的深沉情绪。就像是夜幕之下黑色的大海,虽然波浪滚滚却难免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他很清楚主宰阁下回复的,是最后一个问题,可还是想要再确认一次,深吸口气缓缓开口,“没有任何可能?”
主宰阁下摇头,“没有。”她停顿了一下,道:“这就像是一条大河,它奔流于天地之间,或许曾经有很多支流,纵横交错于广袤大地之上,迎着山川树木各有不同风光。但当有朝一日,天地忽而被提起尾巴,使得支流中的河水,尽数汇聚到大河之中,彼此之间便是一体,再也无法分离……即便,真的分离出来,将河水重新灌注进入支流,所得到的也只是一条新的河道,与之前再也关系。”
看着周身沉寂,低头不语的秦宇,主宰阁下想了想声音缓和许多,“或许这个比喻并不恰当,但应该足够让你明白,这件事的不可逆性。我知道这样做对你而言,未免有些太过残酷且残忍,但我更不想要骗你,所以请你接受……也只能接受。”
树枝编制而成的躺椅上,肉肉换了个姿势,眼眸半开半闭看着主宰阁下,其深处闪过一丝好笑与无奈,旋即归于平静。正如刚才他询问秦宇,最终将会选择谁时,所表露出的无所谓态度一样,主宰阁下现在做的事情,无疑也是在秦宇心中扎刺。
闹到最后,她们居然是同一个心思,若是让外人知晓,怕是会惊掉下巴。但她并未说话,试图打断主宰阁下现在的表现,正如之前她询问秦宇时,主宰阁下也保持了沉默。
秦宇深吸口气,很寻常的举动,但如今在他身上,却给人一种艰涩万分,细微气流穿过口鼻进入双肺之中,每一点细微动静都会带来,火辣辣似滚油流淌又或者刀锋割裂的刺痛。可他神色依旧平静,除了微微皱起的双眉外,脸色几乎毫无变化。
“知道了。”秦宇缓缓开口。
但他的心中,如今有火焰在燃烧,可这份燃烧的火焰,却不能施加给眼前的两人。不止是因为,肉肉与主宰阁下同时归一,是比骄阳执掌更强大的存在。更因为秦宇很清楚,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归根究底是她们在尝试着拯救他。
毕竟,人总要讲良心,知分寸。
可秦宇胸膛之间的火焰,依旧在燃烧,并未因为他的压制而有削减,反而随着时间流逝,正不断变得更强,炽烈无比的猩红火舌,直欲从他口鼻七窍间涌出,然后将他整个人变成一尊,愤怒暴虐的毁灭魔神。
“抱歉,我突然想到,还有一些事情并未处理,先走一步。”秦宇脚下一动又顿住,“七七暂时还需要,你们代为照顾。”
唰——
他身影消失不见。
蝴蝶公墓 蔡駿
躺椅上,肉肉睁开眼,脸上醉意散去,只剩余眼眸之中涌动着的光晕。她看着主宰阁下,突然撇嘴,“找死这种事儿,还真的会有人去争?”
主宰阁下回以微笑,“我本来觉得,的确不会有人争,但事实俱在眼下。”
籃球之娛樂帝王(韓娛之籃球帝王)
“哼!别笑了,你这一刀给小秦宇扎的的确很重,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总可以换个,相对委婉一些的说法。”肉肉皱眉冷笑,眉眼流露不满。
主宰阁下神色依旧平静,“委婉与否有用?秦宇这个人,你我都是了解的,只要说一句他便可以猜出实情,何必还要为此多费脑筋跟口舌。”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星海,“七七给你照顾,我去看着点归墟,万一他不按规矩出牌,岂不是很麻烦。”
说完转身就走。
肉肉陷入沉默,看着主宰阁下离去的地方,眼神逐渐沉静。
……
世间无穷大,浩荡茫茫然。
星海自然不止是一处。
肉肉的行宫,归纳一方星海,而事实上真正的星海,面积更加辽阔无尽。
眼前这片星海极深处,一座巍峨神殿伫立,一具具古族尸体撑天立地,肩抗神殿万古永存。
無盡宇宙
一轮大日虚影,悬浮在神殿之后,就像是一只巨大眼睛,静静看着这个世界。
毒妃嫁到,王爺靠邊
突然间,神殿后的大日虚影,像是感知到了什么,陡然间变得明亮。
无数光芒,自大日虚影中爆发,就像是一道道脱弦而出,速度快若奔雷的利箭,呼啸射向四面八方。
一个刹那,便洞穿无尽空间,令偌大范围内的星海,都瞬间变得失色。而其中一道光芒,在星海中穿梭中,突然陷入停滞,然后悄无声息湮灭。
秦宇身影从中浮现,他抬头眺望远方神殿,并未因为自身被发现,而流露出丝毫惊讶震动,因为这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九颗骄阳之间,彼此存在感知,他既然来到这里,就一定会被发现。
之前,自主宰阁下处得到确认,秦宇胸膛之中就有火焰在燃烧,他不能继续忍耐下去,因为这团火焰如果不能得到释放,就会将他自己焚烧成灰烬。
秦宇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宣泄口,眼前这座星海神殿,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当他眼神落到神殿下方,那些已死去不知多少年,安静伫立的古族尸体时,就像是一锅滚油,浇在熊熊燃烧火焰上,瞬间双目泛红。
玄門遺孤
来自血脉间的仇恨、杀意,与自身愤怒、暴虐融合到一起,令秦宇这一刻的气息,变得无比恐怖。
星海神宫中,名为星河的骄阳执掌睁开双眼,他脸色依旧苍白,眼眸浮现惊怒。虽说在秦宇击杀天枢,成为新的骄阳执掌后,他就猜到了这一刻终将到来,却万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毕竟,刚刚成为骄阳执掌,觉醒了记忆的秦宇,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解决来自归墟的麻烦。即便有归一支撑,他真的要为古族报仇,也总得在熟悉了骄阳的力量之后。
可秦宇就这么来了。
感应着神宫之外,那道暴戾到极致的气息,星河深吸口气面露阴沉,眼眸浮现阴狠。骄阳执掌之间,是允许出现战争的,既然秦宇主动杀到门前,他没有退让的选择。
更何况,这对星河而言,也是一个机会——尽管现在,他处于重创状态,还未能恢复如初,可秦宇同样也只是一个新晋骄阳执掌,并不熟悉骄阳之力。
双方算是势均力敌!
但这里,却是他的主场。
更何况,除了主场优势之外,星河手中还有着另外一张底牌……一张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真会动用的底牌!
暴君的和親王妃
星河并未起身,他只是挺直腰背,坐在神殿大位之上,眼眸平直向前。
“秦宇!”
吐字低喝,似滚滚惊雷炸开,瞬间响彻整片星海。
嗡——
神宫之后的大日虚影,骤然变得明亮,它由一道影子,变成了一颗真正的大日。恐怖至极气息,自大日中源源不断释放,尽管如今它表面多了几个小黑点儿,如今却变得半点也不显眼。
而回应星河的,是秦宇的拳头,他一步向前踏落,握拳重重挥打出去。
咚——
整座星海震荡,这一拳之下那些在大日照耀中,近乎熄灭的星辰,越发黯淡几分。
星河骄阳执掌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任凭秦宇一拳之力,轰在神宫之上。
巨大的骄阳,因为遭受冲击,而溅起些许涟漪,一道封阻之力降临,笼罩了这片星海,将两位骄阳执掌卷入其中。
“骄阳执掌秦宇,侵犯本座神宫,开启骄阳之战!”星河缓缓开口,他起身抬手,“本座应战!”
轰——
磅礴骄阳瞬间收敛消失,下一刻神殿正门开启,星河从中走出。如今他眉心之间,多出一颗大日烙印,如一团熊熊火焰燃烧。整个人的气息,宛若天神下凡……不,不是天神下凡,而是远超越这一层次,是主宰天神的至高存在!
秀爺的星際之旅
“杀了他。”
星河缓缓开口,伴随他的声音落下,骄阳意志刹那降临,神宫下的无数古族尸体,此刻缓缓睁开双眼,其内部一片漆黑,宛若无尽深渊。
轰——
一尊古族巨人,向前踏落一步,
吼——
面对秦宇,它发出暴虐咆哮。
而在这尊古族巨人身后,是一道又一道巍峨撑天身影,它们目似深渊,周身裹挟死亡气息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