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unr5u優秀玄幻小說 逢春 愛下-第232章 羨慕-z7uzd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黑衣少年的身后正是夕阳满天,热烈绚烂,愈衬得那张脸白皙冷清,乌眸湛湛。
冯桃险些尖叫出声,忙捂住嘴巴。
陆玄微微皱眉:“冯三姑娘,麻烦叫一下令姐。”
冯橙的妹妹看起来不大聪明的样子。
冯桃如梦初醒,下意识往旁边一侧,压低声音道:“大姐,陆大公子找你!”
看着妹妹格外激动的样子,冯橙嘴角微抽:“知道了。”
听声音,除了陆玄还能是别人么?
隔窗看了陆玄一眼,冯橙跳下车来:“去茶楼?”
冯橙的主动令陆玄眼神有些微妙。
冯橙都没问什么事就主动说去茶楼,果然对他是不同的。
屍神決
这个发现令少年唇角微扬:“这里离茶楼还远着,我们去那儿边走边说吧。”
顺着陆玄手指的方向望见长长柳堤,冯橙这才反应过来离到尚书府尚有一段距离。
新的疑惑涌上心头:既然离茶楼还远着,陆玄怎么会等在这里?
交代冯桃留在马车上等着,冯橙随陆玄往柳堤处走去。
盛夏时节,柳树垂下千万条柳枝,如一道道绿色瀑布遮住漫步之人的身影。
冯橙把疑惑问出来:“陆玄,你怎么正好等在这里?”
陆玄睨她一眼,颇为无语:“什么正好等在这里,我是去千云山找你,看到你的马车过来了,这才在这儿等着。”
冯橙难不成以为是巧遇?
这世上,大多是有心,哪来那么多巧合。
不敗王座
“去千云山找我?”冯橙神色微变,“有急事?”
陆玄抬手指天:“你看看什么时候了。”
冯橙下意识抬头,便见晚霞肆意在天边铺展,仿佛要把余晖奋力燃尽。
“往常这个时候早就回来了,你们今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坐在雅室窗边迟迟不见那辆熟悉的马车由远及近驶来,陆玄莫名有些不安。
他不认为这是关心则乱,而是直觉。
撒旦老公 別太壞 愛上土豆
对上冯橙的事,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冯橙简直感动了。
她正有要紧事找陆玄,陆玄就来找她了。
这就是……三妹说的喜欢吗?
陆玄突然觉得冯橙看他的眼神与以往有些不一样。
难道——
少年一下子紧张起来。
若是冯橙向他表白,他立刻答应的话会不会显得太草率了些?
但要是不立刻答应——冯橙生气了怎么办?
这么一想,陆玄顿时陷入了两难,以至于连冯橙看来的眼神变得微妙都没察觉。
“陆玄。”
陆玄回神:“什么?”
冯橙神色古怪:“你怎么走神了?我说在梅花庵遇到了可怕的事,正想与你商量呢。”
“什么事?”少年压下心头不受控制涌上的失望,若无其事问。
冯橙把来龙去脉讲了ꓹ 随手折下柳枝把玩:“陆玄,你说要不要告诉林大人呢?”
陆玄薄唇微抿。
冯橙找他商量事ꓹ 就是为了林啸?
“这个事……我觉得暂时不要太多人知道为好。”拂开挡在眼前的柳枝,陆玄淡淡道。
“那你的意思是——”冯橙一时想不通多告诉一个林大人与太多人知道有什么关系,但见陆玄神情郑重ꓹ 决定听听他的想法。
她把折下的柳枝随手抛入河中,河面激起点点涟漪后很快又归于平静。
“你不是怀疑这背后不简单ꓹ 很可能牵扯出大人物么。那就先把牵扯其中的人查清楚再说,以免打草惊蛇。”说到这里ꓹ 陆玄微微挑眉ꓹ “我们两个查就够了,若有需要再找林啸不迟,你觉得呢?”
冯橙点点头。
她也更倾向先私下调查,再让官府的人介入。
“当务之急是把静尘救出来,她随时都有危险。”
陆玄想了想,道:“两日后吧,今天不合适。”
迎上冯橙不解的目光ꓹ 他解释道:“你们的马车停在山下,真要查不是无迹可寻ꓹ 两日后再行动妥当些。梅花庵寻了两日找不到人ꓹ 定会认为静尘已经逃到了山下ꓹ 对庵中的搜查也会松许多。”
“嗯ꓹ 那就两日后再去。咱们白天去还是晚上?”
牛 報紙糊墻
陆玄笑了:“晚上吧,夜里行动方便些。”
谈好了正事ꓹ 冯橙那颗在梅花庵饱受惊吓的心安稳了些ꓹ 连随风摇曳的柳枝映入眼中都动人起来。
迎面走来一对少年男女ꓹ 宽大衣袖遮掩住他们悄悄相牵的手。见到冯橙与陆玄,二人忙放开手红着脸走过去。
陆玄回头看了看ꓹ 看向冯橙。
“怎么了?”
庶道難 須尾俱全
“没什么。”少年目视前方,视野中是深深浅浅的绿。
他用余光扫着走在身旁的少女,目光悄悄下移。
秋後算賬,老婆別鬧了
原来还能光明正大牵手。
二人离得颇近,随着走动手臂自然摇摆,彼此的手仿佛随时能碰上。
不过陆玄很快发现这是错觉。
不主动的话,根本不可能碰到一起。
少年悄悄握了握拳,试探着伸出手去。
冯橙突然停下来。
那只手飞快收了回去。
“陆玄,咱们往回走吧,我三妹还等着呢。”
“好。”陆玄面不改色点头,心中说不上是松口气还是失落。
陌路傾城 閃靈
往回走时,冯橙发现陆玄格外沉默。
“陆玄,你有心事啊?”
陆玄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一声:“你说刚刚走过去的两个人是恋人吗?”
冯橙诧异看陆玄一眼,实在想不到他一直不吭声是在琢磨这个问题。
“应该是吧,他们不是牵着手吗。”她随口道。
完全不认识的人,冯橙想不通陆玄关注他们的原因。
穿越之意外皇妃
陆玄眼神微闪。
無雙天帝 對酒空樽
原来冯橙也看到了。
仙器縱橫
“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被那双闪着疑惑的明眸望着,陆玄脱口而出。
而后就是懊恼。
糟糕,他又管不住嘴胡说了。
冯橙确实听糊涂了:“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
冯橙嘴角微抽:“那人家感情好不好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陆玄脚下一顿,定定望着她:“对,和咱们没关系。”
他就只是突然感到羡慕了。
刚刚走过去的少年平平无奇,还能与心上人手牵手,而他都没有这么牵过冯橙的手。
“冯橙。”
“嗯?”
“我看刚刚那个姑娘比你还小呢。”
冯橙眼微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