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wm2g2優秀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愛下-第二百七十四章 各懷鬼胎看書-j3qmz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韩熙载身穿侍郎官服,大步走入后宫大殿,余光发现殿内气氛压抑,太医们战战兢兢,心领神会,朝着李煜拱手拜道:“臣韩熙载拜见官家!”
李煜已经顾不上这些虚礼,直接走上前,带着焦急的语气询问道:“韩卿不必多礼,你着急入宫,声称有神医可替皇后和二皇子治病,究竟荐举哪位神医?”
韩熙载拱手应道:“回禀官家,臣举荐的神医,便是有‘江左苏郎’之称的苏宸公子!”
李煜惊愕道:“苏宸?也是他!韩侍郎也觉得他能够治疗皇后和仲宣的顽疾?”
韩熙载直起身子,淡淡笑道:“臣在润州时候,与苏宸相识,有一次臣的心窝忽然发病,也是被他救过来,他在润州虽然不坐诊行医,但是天花瘟疫,捕头破腹手术,都在润州传开,他的医术的确有一些奇特之处,皇后的病,既然太医们没有办法,倒不如让苏宸试一试。”
破腹手术,治疗天花,这些都是实例,而且非寻常郎中能够懂的,苏宸的神医之名,也被广为流传,只不过,苏宸平时以读书士子形象面对世人,并没有在药堂坐诊行医。
“那二皇子的病呢,他可有法子?”李煜蹙眉问道。
韩熙载不知二皇子具体病情,所以,不好把话说满,还是以医治皇后为主,毕竟皇后病入膏肓,太医都没有办法,可以冒险一搏,治疗皇子,则风险太大了,需要观情况,等时机。
他谨慎回答道:“臣以为,当务之急,先将苏宸召来金陵,给皇后治病,如果二殿下的病被太医们治好,便不需要苏宸出手诊治了;一旦病情控制不了,太医署拿不出好的医治法子,那再让苏宸顺带诊断救治,也来得及。”
李煜点点头,觉得韩熙载说的有道理,如今皇后病入膏肓,二皇子也突发疾病,靠太医诊治,他实在没有信心了,眼下这位才情出众的苏宸,便成为一个救命稻草。
“那立刻派人去传召吧!”李煜立即让黄门侍郎拟旨,然后让内侍省的总管,派两位传旨太监,出宫,带着一组大内侍卫,前往润州城宣旨,传苏宸入金陵皇宫奉旨救人。
韩熙载嘴角溢出一丝笑容,布局完成,只等苏宸初入金陵,引动京都这潭浑水了。
………
金陵城,魏府。
刑部侍郎魏岑、枢密院副使陈觉、工部侍郎冯延鲁三人围坐在一张茶几周围,凑在一起,一边喝茶,商议着密事。
昔日南唐朝廷的被称为“五鬼”的奸臣,只剩下他们三人健在,其余两人,冯延巳、常梦锡都已经去世了。这五人昔日都是宋齐丘政见的追随者,因此都算是南唐宋党的主要骨干人物。
冯延鲁说道:“宫内传来消息,二皇子殿下受惊患了疾病,正被太医救治,不过,似乎很棘手,韩熙载一个时辰前已入宫进谏,向官家推荐了苏宸,打算让他来治疗皇后,顺便为二皇子治病,官家已经答应了,派了太监和一批护卫前往润州城,要传唤苏宸前来金陵!”
枢密院副使陈觉轻哼道:“这苏宸已经打赏了孙党的标签,听说跟韩熙载交情莫逆,被韩老怪引为忘年之交,一心要引荐他进入朝堂,发展成自己的门生,栽培成孙党年轻一辈的扛旗者。”
魏岑叹道:“不错,韩老怪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就是要大力扶持苏宸,通过他的才名,拉近与官家的好感。这次推荐入宫救治,一旦成功救了皇后和二皇子,那么官家和皇后、太后都会对苏宸器重、宠信,韩熙载自然水涨船高,以后不论是咱们宋党还是江南土著势力的官员,都会被边缘化,孙党再次被抬高地位,这件事,决不能让韩熙载称心如意。”
陈觉忽然开口文:“护卫跟去有多少人?”
冯延鲁宫里有人,所以消息很灵通,回答道:“一都五十人,陪着宣旨太监前往润州,要接苏宸入京!”
陈觉嘴角带着一丝冷笑道:“五十名大内侍卫,力量并不大,如果遇到一股绿林盗匪拦截,发生了一些意外,都是有可能的!”
冯延鲁微微蹙眉道:“你打算,杀人灭口?”
陈觉点头道:“既然招揽不成了,这等才俊,决不能让他站在孙党那边,一旦为皇后和二皇子治好了病,等于成为新贵,凭他才学之名,日后成为宠臣,不是没有可能,我等派系的门生和子嗣,都会被压制,不能不除。”
“这件事牵扯到宫内,要救治皇后和皇子,伏击大内侍卫和传旨太监,比较敏感,谁出手比较合适?”
魏岑管辖刑部,经历多了,对案件方面比较敏锐,摇头道:“用山贼不行,事后容易泄密,找一批死士,扮作绿林盗匪,伏击队伍,击杀苏宸,立即远遁,不留下过多蛛丝马迹,甚至可以嫁祸给北方的宋军奸细和密探!”
陈觉拍手笑道:“此计甚好,那苏宸这两个月名声鹊起,被润州人成为江左第一才子,名气远播后,宋朝廷想必也有听闻,宋国秘谍系统武德司,担心苏宸成长起来,威胁宋国安危,因此派人过来伏击,合情合理啊!”
“哈哈,还是魏兄计高一筹!”冯延鲁也微笑起来,这一计既能伏杀苏宸,又可以嫁祸给北方宋人,把自己这方给摘出去。
魏岑捋须胡须,得意一笑道:“嗯,到时候我刑部和大理寺负责调查此事,这里面都有自己人,可以把线索和调查方向,全部指向宋国的秘谍,最好丢一块武德司牌子,这就完美了。”
陈觉点头道:“人手我来安排吧,确保万无一失!”
冯延鲁寻思一下,惋惜道:“可惜了,这个苏宸的确有些才华,站在文人士子角度,老夫也很欣赏他的词作和戏文,奈何立场不同,他错跟了韩老怪,就不能怨咱们心狠手黑了,只怪命运不济,天妒英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