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小說

z26l7人氣小說 巡靈見聞錄 線上看-第1416章 對壘驚鋒熱推-4rz0o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我等的就是他这话。
一般而言,通天境级别的大人物都有着傲气,显然牙刀夜叉也没有逃出这个定律。
以往我接触过的绝顶高手中,恬不知耻的毕竟占少数,大多数的爱惜羽毛都还要脸。
可别小看先手后手,当实力水准接近之时,自然是先手者占便宜要多些,这和篮球比赛开场时争夺跳球是一样的道理,先进攻总比被动防守要强些吧?
高手过招争的就是毫里优势,必须将其放到最大去。
“通天战力加持,墓铃之笠武装!”
混元戰神(仗劍修真) 仗劍修真
心底狂吼起来,瞬息间,耗费墓铃百分之一认主权限得来的力量从身体内部迸发出来,瞬间输送到全身各处去。
同时,漆黑大笠帽扣在头上,白色小铃铛叮当乱响的摇动,落下来了守护光流。
两股力量和舍利子念力融汇到一处去,让我的战力振幅到了通天后期水准。
没有加持幽火沸腾禁术的情况下,就再度掌控了这等力量,舍利子果然非同凡响!
此时的战力水平比之不久前大战古镜魔僧时一点不差,甚至略高一筹。
“若果再加持上幽火沸腾,是不是能冲进通天巅峰战力之中?”
暂时还没能验证。
力量加持,豪气盖天,倏然就飞冲起来,在对方震惊莫名的眼神中,挥动阿鼻墨剑,铺天盖地的剑气就释放了过去,所过之处,地皮都被削了半米深度。
原本,牙刀夜叉的眼神中还有一分轻视,即便他再度提升了我的危险等级,但毕竟是个道行不到错海的菜鸟法师,能越级战观则已经顶天了,在通天境实力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但我的爆发让其惊掉了下巴。
顶天不是我的风格,将天捅穿个大窟窿才是!
谁说菜鸟不能硬撼通天了?
啞夫種田記
我本就不是这方世界的人,自然能做出惊世骇俗的事儿来,古往今来,如我这般越级战的估计屈指可数了吧?
牙刀夜叉不惊才怪。
“夜叉啸月!”
他厉吼一声,挥动起手中的横刀来。
细刀上倏然迸溅起黑色火焰,配着刀气凝成了一颗硕大的夜叉头颅形态,张开森然大口,抬着下巴宛似在对月咆哮,一丝丝刀气在夜叉头颅旁边飞溅,将虚空切割的噼啪作响。
通天后期境界!
这一下刀法展示,清晰无比的体现出对方的水平来。
我心头‘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怪不得对方一副笃定了的神态,感情真实水准这般强横?而通天后期的实力,在魔王獠牙中只是一个堂主?”
虽然不知道魔王獠牙一共分几个堂口,但总不可能只有黑牙堂一个吧?
既然是按照色彩区分的,保不齐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牙都有呢!
那就是说,每一个堂主都是通天后期或以上的?
太可怕了,这个联盟的盟主必然是通天巅峰的大佬,不然凭啥镇住这么多的绝世高手?
一个散修组成的联盟,缘何厉害到这等地步?背后是不是有邪派或正派大宗门的影子,魔王獠牙可以做他们不方便做的事儿?
各种各样的猜测在心底沸腾,但都没有答案。
迅雷轰电不足以形容剑气的速度,在刀气夜叉刚刚凝形的霎间,无边无际剑气席卷而至,带着斩灭一切的意志和力量,悍然决然的撞击过去。
噼里啪啦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短短刹那间刀剑不知道相撞了多少计。
不可抗衡的力量反弹回来,我顺势就向后翻腾出去,这种时刻必须化解力量,停在原位肯定受伤。
一个接一个的大爆炸将周围楼房夷为平地,冲天而上的蘑菇云数十个之多,天地之间都是狂暴的能量乱流,泥石遮蔽空间,到处都是横飞的巨石和杂物。
混乱就是此时此刻最精准的形容词。
腹黑首席:許你愛我 支枕聽風
在半空翻腾了几十圈才卸掉力量,轰的一下落地,将水泥石板踩的粉碎。
完美寵婚:腹黑老公呆萌妻
阿鼻墨剑横挡在身前,蹲了身体,左右脚前后分开呈弓形,摆出架子盯着前方。
噗噗噗!
身上衣物碎裂,数十个伤口往外溅血,这是被刀气所伤的。
运功封闭伤口,这点疼痛对我而言不算什么,都没有刺中要害,那就是皮外之伤,只是小意思。
对方并未攻杀而来,显然和我一样的受了反震,估摸着都被对手的超强实力吓了一大跳。
只交手一个回合,我就感知清楚了,竟然是伯仲之间!
星際豪門:外星男神vs超能甜心
没错,我和牙刀夜叉的战力水准旗鼓相当,这场仗将极为难打,对方的硬度出乎我的想象,不得不琢磨,要不要继续使用幽火沸腾禁术?
重生非洲當酋長 海倫因
那种禁术在短期内连环使用极为不妥,只要还有办法就别去做,后患太大了些。
“叮当叮当!”
耳畔的白色小铃铛发出震响声。
尘埃缓缓落地,杂乱响动归于静寂。
我猛地瞪大了眼睛,眼瞳不受控制的缩成了一个点!
千米之外的废墟中,压倒夜叉持着宝刀伫立,宛似一棵劲松。
这不出意外,让我震惊的是他手中的刀变了。
不再是漆黑的横刀了,而是一口散发惨白光芒的弯刀,不对,不能说是弯刀,因为,那就是一颗不知道从什么异兽口中取下来的巨大獠牙,足有两米多长!
经过人类法师锻造后,獠牙向外弯曲的那侧被打磨锋利形成了刀刃,底部安装了刀把,握在牙刀夜叉的手中。
刀把是漆黑颜色的,牙刀体表篆刻的符箓也是黑色的,这让我明白了,就是那口横刀所展现的另外一种形态。
“原来,他手中的武器具备这等功能?”
我忽然想起阿鼻墨剑锻造进化后形态大变的事儿了,就恍然了,微型世界最高端的锻器秘法并不比方内那边差,无非是比较罕见罢了。
怪不得他的外号中有牙刀字眼,果然是有来历的。
水滸傳 施耐庵
豪門獨寵:高冷boss請克制 三世忘川
“呼呼!”
那边厢的牙刀夜叉吐出一口大气去,深沉的盯着这边,没管跑到更远处的伙伴,也没看我后方数千米之外的姜照,他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我的身上,眼中都是不解和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