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bareh精品都市言情 蜀山之玄門正宗笔趣-486再入居羅島推薦-hkw9k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沈秀与眇姑绝处逢生,自是有时间运用慧眼观看,只见围住自己师徒二人的数百旗门妖阵纷纷消散,只有一南一西两道妖光迅疾无比地飞走,其他的妖人更是手忙脚乱,遁光乱飞,神情都是狼狈至极,各有重伤在身,沈秀料定,这些不针对妖人中,陨落的绝对不在少数!
自打前两天刚见了赤手空拳就捉住了屠龙刀的青衣黑髯道人,此时又见了一道朱篆就有如斯威力,实在有些搞不懂这两天为何遇到的不知名的大能是何等频繁,只是此时眼睁睁地看着占地万亩的血焰大阵,变成了天边的一个小小光点,自己二人飞出去了不下万里之遥,却还有心思琢磨为何还没有到地方。
所谓心想事成,就在沈秀一转念之间,裹着二人的祥光紫焰就已经落地,沈秀和眇姑放眼望去,却是一片穷阴凝霾的苍凉海域,只有自己身下站立的这一处怪石林立的小小岛屿,才是这里方圆千里唯一的陆地。
不过仅此而已,这里说是岛屿,还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礁石,地势低矮,只消略有风浪,就好似会有陆沉之厄,四外还都是灰蒙蒙的,只有光明,而不见大日高悬。二女可是没想到落脚之处竟然是此种荒僻所在,要不是远远望去见到前方的峭壁下,影影绰绰似乎有个人影,二人还以为是受了那位前辈大能的愚弄。
此时可不敢犹豫,二女立时向着峭壁走去,走不多远,以二女的眼力,可是看了个真切,只见那峭壁之下,礁石之间,山石之上坐定了一个衰年女尼,头上短发如雪,身上缁衣破旧,到处是一个个的补丁摞补丁,衣角处还隐现毛边,只是人虽老迈不堪,脸上皱纹一层接一层,瘪着一张没了牙的嘴巴,可是眼里却是目光炯炯,神光摄人。
到了此时,沈秀也是福灵心至,想起当年长眉真人说过的话——有一老友神尼心如,欲收一名女弟子承袭衣钵,只要资质好,不管此前善恶,尤其是有了佛道两家的根基则是更好,看师父的语气,似乎是要把自家门下弟子送过去一个,只是那时候沈秀一门心思都在与自己的“恶师兄”灭尘子晓月禅师拧劲,还真没把心思往这个方面想,哪里知道师父当年属意的却是自己!
到了这时,沈秀已然醒悟,一把拉住眇姑,在老尼身前跪倒,虔心禀告:“弟子沈秀,病徒孙眇姑”等等,却见老尼好似坐禅一样,并未搭理,等了良久,老尼方才开口说话,只是一开口就问戒刀带来没有,沈秀一愣,随即恍然,急忙将师传的屠龙刀取了出来,双手奉上。
老尼这才微笑着点头,也不接过屠龙刀,却又说出了一句话,可是让沈秀大为惊异——“待会儿还会有位前辈玉临,正好请前辈作为见证,贫尼收你入门。”
话音落地,远远传来一阵大笑:“哈哈哈,你这老尼即出了家,又马上得证佛门正果,还与拙荆姊妹相称,如何让贫道做得前辈啊。”
老尼也不见其身,只是脸上层层叠叠的皱纹舒展开来,“话非如此,吾等姊妹自是情深,前辈可不当此论。且不说前辈本身辈分,仅仅前辈自身道行就是贫尼望尘莫及,如何当不起贫尼敬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半晌间始终不见说话的人出现,沈秀和眇姑暗暗咋舌,不说别的,就这份千里传音,还能如同寻常人家耳边低语的本事,就是非同凡响,尤其是这么长时间还未出现,就可知那人不定还距离此处有多远呢。
不过说话间,也不见天光变化,沈秀和眇姑虽然不急不慌,可也是发觉时间过了足有一炷香以上,这才看到天边出现了一朵青云,初出现时只见青云悠悠,不疾不徐的样子,与寻常微风之下的云朵并无两样,可是入眼之后,却发现那朵云朵快如利箭,不过眨眼功夫,就已经来到了近前,随即青云一荡,云开雾散,眼前却是多出了一个满头癞痢的小女孩,还有一个——青衣黑髯的中年道人!
看到癞痢小娘,沈秀和眇姑都睁大了双眼,可不是吗,此前与众妖人斗法,斗得惊天动地,目眩神摇,哪里顾得上这个刚收进门来的小娘,师徒两个几乎以为这个癞痢女童难以幸免,这会儿眼见到心如神尼,一时间竟然没有把这孩子想起来,此时一见,真有些惊喜交加。
只是再惊喜交加,也抵不过沈秀见到林晓的惊吓,没错,就是惊吓,沈秀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个道人以前说过的话,就是真的,一点不带掺假!以心如神尼与自家师父的交情而言,那可是平辈相交,而心如神尼都要尊称此人为前辈,说此人道行犹在自己之上,那么必不为假!甚至也算是在自己已经飞升了师父之上!天底下有何等人物即使还未飞升,还能超越自家师父的道行!一时间沈秀有些呆愣了。
癞痢头小娘可不等沈秀醒过味来,刚一落地,就又哭又笑地朝着沈秀跑了过来,就这几步路,还没等沈秀明白,就再次抱住了沈秀的大腿哭了起来,咦,怎么又是再次?
不过这一哭,倒是让沈秀缓过精神,眼中也露出一抹慈爱,也是哈,这癞痢头小娘也是苦命,上一世就是沈秀刚把基础坐功传授完毕,就被恶人逼死,这一世依旧是刚收入门下,就遇到了众妖人来犯,自己和眇姑也被魔阵困住,险些身死,这小娘也差一点……嗯?不对,按说癞姑此前功法不全,也算得上身轻体健,却算不得修道入门之人,又如何能躲过众魔崽子的搜索?而且,修道界公认的事实,就是未曾洗髓伐毛的凡人,即使是地仙高人也不过只能携带百里之遥,耗时也久,更是禁不得天上罡风,可是此时取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一朵青云飘飘…………
心如神尼与青衣黑髯道人打趣了几句,就再次看向沈秀,“今日有紫阳真人前辈光临,见证贫尼收得衣钵弟子,也是贫尼之幸。沈秀,过来先见过紫阳真人前辈,要知道当年长眉真人也要拜在前辈面前称一声师叔,此外前辈门下弟子也是鼎鼎有名之人,嵩山二老的追云叟白谷逸可就是前辈门下大弟子。”
沈秀这才知道原来眼前的道人来历是如此之大,看来此前在岳阳与自己说过的话,可是一点不掺虚假,真实不虚啊,既如此,沈秀也只好拉着眇姑和癞姑,在林晓面前乖乖跪倒:“拜见师叔祖/祖师叔。”
林晓大袖一挥,无形之力同时将沈秀和眇姑癞姑扶起,“免了免了,贫道就是一个贪恋人间的老不死,小尼姑,你还是先把弟子收了,吾等再说闲话。”
心如神尼也是无奈,这位紫阳真人还真是教导出来什么徒弟,自己就是什么德行,这一张嘴可是着实令人没有办法。转过头来,沈秀已经拉着眇姑和癞姑在神尼面前排成一排跪倒,心如神尼也不说话,只是照着沈秀捧着屠龙刀的双手一指,屠龙刀就飞将起来,化作一道金碧光华,在沈秀三人头顶只是一转,就把满头青丝落了一地,只余下三颗光秃秃的白嫩光头。
为三人披剃完毕,心如神尼才说起当年,沈秀也才明白长眉真人昔年的苦心,林晓见师徒孙四人说完旧事,这才开口对着心如神尼说道:“小尼姑,你如今衣钵得穿,也算是很快功德圆满,不过吾师侄虽然舍了一个徒弟给你,日后你可也需得舍一个徒孙回来。”
心如神尼点头:“自是应当。”
林晓又转头对着沈秀说道:“你这……嗯,丫头,还是丫头吧,性子太急,日后追随神尼学艺,首先要戒的就是这个急字,凡是沉下心来,即可万事无忧。至于这个小癞痢,”林晓伸手摸了摸癞姑的光头,微笑着说道:“老祖我日前见你们师徒二人为魔火血焰大阵所困,就顺手把这个小癞痢带到了一旁,顺手将峨眉本门的功法传了,本门心法入道奠基可是最好的心法,神尼所传心法,待到这个小癞痢峨眉心法有所成就之后再传不迟。”
看着沈秀虽然不明白,但是直接认可的模样,林晓也不解释,只是对着心如神尼说了一句“龙华会上再见”,就身化一道清光飞起,在半空中只是一闪,就消失不见。
说实话,沈秀此时对于林晓知道的也就是见到的一点点,再有就是心如神尼所说与长眉真人和白谷逸的关系,但是对于其他却依旧一无所知,心如神尼也不是多话的人,留沈秀师徒三人在居罗岛上一停十余年,除了闭关修行,就是偶然间有些神尼旧友来访,其中一个就是大方真人乙休。
乙休也是此间一怪,要是论乙休自己的出身,偏偏是与长眉真人同辈,其师叔合沙道人与长眉真人的师父樗散子乃是至交好友,彼此互称师兄,所以乙休与长眉真人也属同辈中人,只是偏偏乙休娶了韩仙子,而韩仙子的师父申无妄的三妹申无垢又是曾为血神子邓隐的妻子,这一来,乙休倒是自降辈分了,闹得峨眉两代弟子都与乙休兄弟相称。
与心如神尼也是如此,乙休自然是与心如神尼同辈,可是见到了沈秀,也是以师妹招呼,本来沈秀还有些别扭,可是乙休来得多了,倒也是习惯了。从乙休这里,沈秀倒是打听到了林晓这位紫阳真人的一些消息,对这位神秘的前辈大能也有了些许的认识,最起码一点,就是这位前辈固然看重辈分,但更愿意扶掖后进,尤其是喜欢收拢误入旁门的修道英才。只是有一点不好,就是这位前辈惯会游戏风尘,有时候更愿意在旁边看热闹……当然了,对于前辈看中的弟子,各种宝物也像是不要钱一般,随手就能扔出一大堆来。
但是唯一让乙休吐槽的,还是关于乙休自己与韩仙子之间的事情,这其中,林晓这位老祖可是没少让乙休吃瘪,到现在夫妻二人闹了这么些年别扭之后,乙休都不敢上门讨饶——更多的时候,还是乙休不敢拖累韩仙子的修行,然而更多的则是乙休现在竟然不知道韩仙子的本尊在哪里修行!这一切,可是都怪林晓这位师祖把韩仙子藏得太严实了。
沈秀也是偶然间听乙休说起了这一点,虽然好奇得很,却也不敢细问,免得乙休恼羞成怒,日后不再前来居罗岛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沈秀倒也是很佩服乙休交游之广,十年时间,乙休前来居罗岛讨要丹药,都不止五六次之多了。
这一日,沈秀忽然想起自己离家到了居罗岛已经十年,就在心如神尼闭关所在外边虔心通诚禀告,见神尼并无指点,知道这是神尼默许,遂带着两个弟子离开居罗岛返乡探亲去了。
却说当日岳阳城排教堂口之外,毕真真二女见到林晓出现,知道自己偷离白犀潭惊动了这位祖师,虽说一路上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是这位祖师在二女眼里,可是绝对不好糊弄的人,见到林晓紧随着沈秀飞走,二女不敢再排教停留,急急忙忙乘船离开,就连麻长老和成十三娘的谢仪都没敢拿上。
一口气乘船顺水而下千里之后,二女又急忙弃船上岸,随意寻了马市买了两匹骏马,就逆水而上奔了北方而去。
顺着汉水北上,就是中原重镇襄阳,过襄阳不远,就是当年长眉祖师旧居武当山,二女的目的就是当年韩仙子说过的三师叔祖申无垢的旧居翠屏山庄。翠屏山庄在武当山阳,也是当年申无垢遇到邓隐和长眉真人的旧地,只是因为当年邓隐入魔与申无垢反目,这里就被申无垢封存,自己也奉师命移居海外,静待道行圆满飞升,这里也渐渐为后人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