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tbpi2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147、發狠的兄弟鑒賞-8l80v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翻折兮翩似蝶,空盈兮幽香惹。
令人叹为观止。
不管是宫中,还是在安康城的烟花之地,他都从未见过这般着体便酥、柔若无骨的女子!
两杯酒后,单如意舞毕,林逸第一个鼓掌,高声道,“好!”
单如意抬袖半遮面,娇声道,“谢王爷抬举。”
帝凰:公子別亂來 各自安好
“什么抬举不抬举,”
林逸笑着道,“本王说的可全是实话,不信你问问在坐的各位。”
两边老头子轰然大笑。
林逸先不要脸,一众老头子跟着放开了,开始对着左右陪酒女子上下其手。
单如意很自然的坐在了林逸的身边,亲自给他斟酒。
捧着杯子道,“王爷,小女子敬你一杯。”
林逸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把杯中酒喝了个干干净净,还朝着她亮了亮杯底。
谭喜子背着身子走过来,夹在两人中间,亲自给两人布酒。
“谢公公。”
单如意站起身朝着谭喜子欠了欠身子。
谭喜子站在两人中间一动不动,也未说一句话。
林逸笑着道,“喝吧。”
心里还在嘀咕,这小喜子怎么跟平常不一样了?
这么高兴情况下,为什么还板着脸?
拒嫁魔帝:誘寵呆萌妃 葉輕輕
单如意也把杯中酒喝完,学着林逸亮杯底。
林逸击掌道,“好酒量。”
此刻,他终于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时有人站起身敬酒,他来者不拒,全部喝完了。
喝酒了。
月亮不睡,他不睡!
两岸的人潮都散完了。
只有大船上灯火通明,嬉闹声不止。
单如意倒一杯,自己就喝一杯,越喝越是迷糊,脑子昏昏沉沉。
之后,不得不扶着栏杆,对着江面呕吐不止,肚子难受,脑袋疼,但是心里却是止不住的高兴。
似乎又回到了在安康城的日子。
他在安康辛辛苦苦谋局发展,不就是为了这里有点烟火气ꓹ 多一些莺莺燕燕嘛!
谭喜子道,“王爷ꓹ 该回去就寝了。”
林逸道,“本王想留在这里留宿,有何不可?”
谭喜子讪笑道ꓹ “王爷,这里的茶叶比较差ꓹ 怕您喝不习惯。”
林逸笑着道,“这倒是也是。”
这一次回去ꓹ 没有坐小船ꓹ 而是大船直接靠岸。
林逸坐上直接在岸上等候已久的马车回到了府里。
一夜起来了三次。
牛頭人領主 一棵小白菜呀
重生豪門巨星:BOSS嬌妻歸來
睡到日上三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后,咕噜噜的喝了三杯茶。
吃了早饭后,他开始慢慢回想昨晚的事情,瞪着谭喜子道,“小喜子,你昨晚是不是破坏了本王的好事?”
道神 淩亂的小道
谭喜子道ꓹ “王爷,那女子是六品。”
林逸不解道ꓹ “那又如何?
人家是舞剑高手ꓹ 会武功有什么了不起?”
齐鹏笑道ꓹ “王爷ꓹ 四品高手便可笑傲江湖,快意恩仇ꓹ 她已然是六品ꓹ 何必委身青楼?
就好比那柳如烟。”
林逸道ꓹ “那你别废话了,直接告诉本王ꓹ 她又是谁的人?”
他真是生气了!
變身女學霸 醉臥笑伊人
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子,还都是名花有主的!
齐鹏道,“王爷,她乃是六皇子代王的人,代王手里有一支密探,叫鹧鸪哨。”
“老六?”
林逸简直不敢相信。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这家伙一直与世无争,怎么可能会有密探!
“是,”
齐鹏很肯定的道,“不止代王,包括太子、雍王、楚王、荆王、永安王、晋王,手里皆有自己的密探和死士。”
“永安王也有?”
在林逸的眼里,老十二真的还是个小屁孩,他经常闲着没事就调侃一下。
“正是。”
“都学会了扮猪吃老虎啊。”
林逸想着,敢情就自己一直是小白兔一个啊!
齐鹏道,“王爷,这单如意如何处置,还请王爷示下。”
林逸摇头道,“老六安排人过来,未必就有恶意,他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太子和雍王,哪里有功夫管本王。
等一阶段,看这单如意走不走,如果还继续留在三和,就别怪本王辣手摧花了。”
他突然又对那艘花船失去了兴趣。
我欲成仙
“代王已募护卫一万,”
齐鹏接着道,“每日护卫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甚至替护卫吮其疽。”
“什么?”
林逸腾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几个王八蛋都是在效仿名将啊!”
他这些兄弟怎么就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呢!
关键的是,居然也不嫌恶心!
要是一个弄不好,还得跟着感染,一命呜呼。
这是完全不尊重科学啊!
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真是运气。
“代王所图非小。”
善琦也跟着叹气道。
“雍王替杨长春洗脚,代王替士兵吸脓疮,”林逸叹气道,“那我其他兄弟还有什么惊人之举没有?”
“南陵都指挥使贪赃枉法,民怨沸腾,七皇子南陵王就藩后直接砍了他脑袋,悬于城门之上,”
齐鹏淡淡地道,“这是在下早上才收到的消息。”
“这都要做圣人的节奏,这个方法本王好像可以学一学啊。”
林逸突然看向善琦。
“王爷,”
我的神級手機助手 天地有缺
善琦浑身打了个激灵,“你砍了老夫的脑袋,亦是无用。”
他好像在三和没有引起什么民愤吗?
林逸白了他一眼,又看向齐鹏道,“说吧,还有什么消息没有。”
齐鹏摇头。
“哎,大早上的,居然没有一个好消息。”
林逸叹气。
连带着钓鱼的时候都是心不在焉。
他这几个兄弟,着实给了他压力。
深夜。
百无聊赖,像往常一样坐在葡萄藤下,周边全挂着蚊帐。
文昭仪撩开蚊帐,走进来,坐在林逸的对面,笑着道,“怎么,一个人喝闷酒?”
“陪我喝一杯?”
林逸不等她同意,就倒了一杯,推到她面前。
文昭仪端起杯子,直接喝完了,然后又自顾自的给自己斟满,笑着道,“难得看到你有发愁的时候。”
“我怎么没有发愁的时候?”
林逸叹气道,“我经常愁自己没钱。”
“你就这么爱钱?”
“废话!”
林逸没好气的道,“这世上不爱钱的有几人?”
“那就没想过权?”
文昭仪好奇的道。
林逸道,“我已经是藩王了。”
在三和,他是真正的土皇帝!
谁还能比他权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