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zjonh火熱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露【第一更!】推薦-rgb4x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高巧儿淡淡的笑了笑,取出来一百块上品星魂玉,放在桌上,缓缓推了过去,道:“巧儿知道左班长的规矩,现将卦金奉上,左大师可千万不要嫌少哦!”
左小多呵呵一笑:“如此数目委实是不少了,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知巧儿姑娘想要问什么?是要问前途,还是姻缘,亦或者是……别的?”
高巧儿美目稍稍有些凄迷,轻声道:“我想请左班长帮我看一下,此生运道。”
“运道……”
左小多脸色慎重起来,仔仔细细的看了高巧儿的脸色,轻声道:“巧儿小姐此生……平安顺遂,福贵双全,端的是一等一的好命。”
高巧儿嘴角绽放春花一般的笑容,道:“当真么?”
左小多郑重的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高巧儿微笑着站起来:“多谢左班长指点迷津,有左班长金口断我此生平安顺遂,福贵双全,我自然是信之不疑的……”
高成祥也跟着站了起来,微笑道:“这番可是来得太值了。左班长,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左小多哈哈一笑:“此一路必定平安。”
兄妹二人笑了笑,先后出门,坐上车,一路而去,居然都没等到李成龙出来告别,更加没有等到茶喝。
再过片刻,李成龙端着茶杯从里面出来,看着左小多沉着脸坐在座位上,不由轻声道:“他们发现你的相法神通了。”
左小多轻轻点头。
这一次,高成祥兄妹并非是来看相的,而是来报讯的。
“那,就危险了。”
李成龙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道:“委实是这一次,你做得实在是太过明显了。不过,连续两次毫无征兆的行动被破坏,任谁也要怀疑一下的。”
左小多双手抱着头,翘起了二郎腿,身子后仰,眼神中却全是思索:“凡事有因有果,反之亦然,当前态势乃是必然的结果,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早而已。”
“哎。”李成龙有些忧心忡忡:“老大,你当日在凤凰城时候的种种作为……实在是太过高调了。”
左小多淡淡的笑了笑。
他自然知道李成龙说的是什么意思。
当初在凤凰城,他不计风险,涸泽而渔的展现自己的相法神通,当初胡若云李长江何圆月秦方阳,都曾经提醒他,不要这么高调。
大家都是老江湖,老人精,任谁都看得出来,如此高调,必有后患。而后患一旦爆发,便是生死险阻。
但是左小多没听,一意孤行了下去,便是到了丰海,仍旧如故。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有左小多自己知道:当时若是自己赚不够气运点,若是自己不被人相信,引起注意,若是自己不用这个能力尽快的在凤凰城搞起风浪……
左小念,是万万活不下去的!
所以他明知道自己这么做,以后必然会为自己带来无尽的苦果;仍旧只能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底。
那时候的左小多,哪里还顾得上日后如何!
他之着眼,就只在眼下,那段时限之前!
亦如他刚才所言,凡事有因有果,如今,当初的高调,后果便在这里呈现了出来。
只看当年的凤脉冲魂,原本,穆嫣嫣只是打算自己护法,最多再叫上两位老师,可是这样的阵容,左小念何止九死一生,实在是有死无生,绝无侥幸。
纵使经过左小多的提醒之后,才又从山门求援来四个人。
若是在一般情况下,这样护法阵容已经是奢侈,可是实际上呢,仍旧是远远不够!
甚至还有许多副作用!
左小多不遗余力的搅动风云,近乎作死的方式,以自己的相术神通掀起无边风浪,倒转乾坤,又是逆转风水,又是颠倒阴阳,又想方设法请动了秦方阳,蓝姐,邱云上,星盾局,星盾总局,最后还要加上了大明星孤落雁的两个影子保镖,超规模超想象的扩充左小念的护法阵仗。
然而就算是这样,若是没有方一诺的临阵倒戈,当时的情况,仍旧难免一败涂地的格局!
在那种时候,试问左小多如何能在藏拙的情况下,扭转乾坤?
如果左小多像是一般人那种敝帚自珍,有了相术这个金手指之后藏着掖着,少有显山露水,只有在关键时刻,迫于无奈的情况才展现一二……
那么左小念在凤脉冲魂之中,便是必死无疑,十死无生!
左小多从来都不是个傻子,他在当初在学校打出名头,乃至主动自我吹嘘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后续的恶果!
——既然露了底;就算凤凰城再小,但未来有心人想要查,总能查到,所谓的封锁信息,没有意义,更不会有作用。
——而自己身怀相术,更不可能从此弃之不用。
且不说气运点的因素,就只说未来朋友兄弟师长有死劫将临的一刻,自己能不提醒吗!?
——或许提醒一次,别人不会注意。
但是两次三次呢?
对方明明已经严密到了极点的计划布局,为何就在你们这边提前就能做好了相应的准备手段?这其中原因何在?
——对方临时起意的计划,甚至连自己人知道的都不多都不全面,你们作为被针对方,如何能提前准备好反击手段??
难道你们未卜先知?
所有的解释尽都消除,那么再荒谬的可能也只有从可能变成必然!
真的是,未卜先知!
——甚至只要有了这种怀疑,顺着这方向一查。
左小多之前的所作所为,便要即时无所遁形,彰显人前!
而这种时候,也将是左小多最危险的时候!
——上面的所有一切,左小多早就知道,早就明白;也早早就预测到了这种恶果。
但是他没办法。
就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看到项狂人有劫临身,能不道破吗?
看到项冰项冲两人死关临头,能不揭穿吗?
没办法,就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趟,走一步算一步……
要不然,你道左小多为何要为自己准备那么多的后手?
那么多的底牌?
自从左小多暴露相术神通之后,就一直孜孜不倦的为自己准备一张又一张的底牌,为的,就是在将来的某一天,这些底牌,可能会救了自己的命!
会让自己更多出来几分活下去的机会!
一直顺着秦方阳的话风,说自己的灵猫剑就是东方大帅送的……
这确实是大言不惭,也是信口胡说,却还是左小多在拼命地往自己身上罩上护身符!
自己爸妈可能是大佬,但是爸妈现在根本就不能出手,自己一旦惹来难以匹敌的强敌,反而会害到现在的爸妈,耽误了他们的修炼!
那么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将一切都由自己来扛。
三大名校,左小多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去云端或者祖龙;因为左小念的目标就是在上京。
而云端还有祖龙高武都座落在上京,左小多不能去跟左小念同在的地方!
为何?
因为自己的那些个好事一旦暴露出来,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危险,自己还可以凭借着能看吉凶,随时随地随机应变。
但是左小念不成,被自己牵连一次,就有可能丧命,这绝不是左小多所愿见的。
自然就要早早的远远避开。
但现在,仍旧是被注意到了。
而且几乎就是,立即就注意到了!这个反应速度,非常快!
“变故连连,不肯袖手旁观,便是避无可避。”李成龙坐了下来,开始认真思索。
环顾当今之世,说到了解现阶段左小多的,首推李成龙,连左爸左妈左小念都暂时落后!
“这次项冲项冰的事情,对方临时起意;按道理来说……绝难破坏,但结果却是,凶手一无所获,反而悉数落网成擒,进而牵扯出来问道盟。”
“这件事的发展古怪异常,大违常理。如果我是对方,也难免会产生这样的怀疑:这样的计划,若是失手,没有完成。若是因为项冲项冰本身实力超乎估算,而造成了行动的失败,那还可以接受。但己方早已确定项冲兄妹的实力层次,进而布置下针对性的天罗地网,仍旧失败,委实是无法理解!”
李成龙道:“作为设局者,难免会反思,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左小多道:“我想……对方在极短的时间里就策划了第二次动作,以那种完全不合乎逻辑,破绽百出的诬陷动作,另有其他考量,若是能成最好,若是不成,也另有收获。”
李成龙皱眉道:“也就是说,项副校长这次并不是单纯的试探?”
“肯定不是。”
左小多道:“若是成功了,项副校长势必焦头烂额,最起码也得暂时调离岗位的。但若是不成功,那么其中反制的关键因素将可确定,关注度马上就会转移到我的身上来,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因为左大师的名气,是真的不小的,至少在凤凰城地界,是真的不小!”
左小多苦笑一声。
“但刚才,高巧儿和高成祥,为何要来通知你?他们这是释出善意?”
李成龙道:“至少他们来的目的,绝不是找你看相云云,而是告诉你,高家已经怀疑到了你的头上,这份人情,我们不得不领,不能不领。”
左小多缓缓点头。
“或者还有另一层暗示,那就是……京城高家那边已经注意到了你,以至于指使丰海城这边的高家出面对付你,否则也不用出动高巧儿来通知你。”
李成龙百思不得其解,道:“但我想不通的是……为何是高巧儿来通知你呢?”
“这样岂不是破坏了他们家族的计划?自相矛盾?”
李成龙皱着眉。
左小多淡淡道:“仍旧是因果纠缠……丰海高家仍旧不会现在就对付我,所以才会有报讯。甚至高家的子弟,与我结交,也并非是假情假意,哪怕是因为不知情的,但是……起码是真的。”
“须知我现在若是死了,丰海高家,仍旧会一道倒霉的。”
左小多淡淡道:“龙虎榜生死擂的事情,还没过去。”
“所以高家现在更急于撇清与我的生死的关联。在丰海高家这边看来,被京城高家盯上,我已经是必死无疑,他们要做的则是……那些曾经很看好我的老师们……不要将我的死,与他们家牵连起来,他们承受不起那样的报复。”
“而高巧儿前来报讯,不管是家族的意思,还是自己的意思,都可以在我死后,将高家撇清,端的是一步好棋!”
左小多冷静的道。
“老一辈算计,年轻人热血报讯;不管以后如何发展,都是两条腿走路。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说,毕竟是一份大人情!”
李成龙将前后串联在一起,通盘思量之余,恍然大悟的同时,却也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滋生:“高家老一辈想要吃你的血馒头?打算从你必然死亡的这件事情上,获取到相当大的利益好处?他们释出的善意,将让他们立于不败之地!”
“甚至可以成为最大的赢家?嘶……”李成龙都震惊了。
这样的算计,智商绝不能说不高啊。
左小多笑了笑。
“所以说……肿肿,这些传承了几百年,几千年的大家族……千万千万,不要将他们当做了傻子!这样的家族出来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心机深沉之辈,小觑他们,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半点轻忽不得。”
“咱们这些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与大家族的孩子,究其底蕴而言,差得真不是一点半点。这先天见识方面的问题,就不是我们能比得上的。”
“至于这些家族的老一辈,不说每一个都是老奸巨猾之徒也差不多;除了他们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时候,或者可以让人有机可趁,其他的时候,在他们头脑清醒的时间,根本就没有可能算计得过。”
“全都是老银币啊。”
左小多感叹:“这样的大家族,哪有什么傻白甜可说……”
李成龙脸色很是郑重,道:“是,是,是!之前是我的心态不对,以后,对这些家族,我一定不会再有半点掉以轻心。”
左小多点点头。
“但是现在,我们又要怎么应对?”李成龙问道。
………………&
【尽可能将敌我双方都写的智商在线一些哈;会非常耗费脑筋,大家耐心看。下午还有更新哈。求几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