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6ycxg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起點-第六百四十五章 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算越虧看書-3rgx4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捕神率领六扇门的捕快,仔细查看了一下工厂,发现实锤了,铜模案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将这里所有的人,都给我带回六扇门去,我要一一审问。”捕神命令道。
“大人,包括神侯府……”
跟在捕神旁边的人,看着捕神冷厉的眼神,瞬间说不出话来。
秋玲和高信 貴娜
“是,属下知道了。”
他连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神侯府的诸葛正我,不是个好惹的,论得皇上信重,肯定还在捕神之上,抢了神侯府的功劳也就罢了,还要无端扣押神侯府的人,怕是影响不好。
可是谁叫捕神下定了决心,他们这些当属下的,自然只有执行的份儿。
某主神的遠征
“捕神大人,你怕是假酒喝多了,脑子糊涂了吧?”墨非看着那些拿着枷锁镣铐的六扇门之人上前来,轻轻一笑,说道:“我们可是神侯府的人,拥有铜模案的查案之权,这铜模工厂也是我神侯府查获。我们好心愿意分你们一些功劳也就罢了,怎么,还想反客为主啊?”
“大胆,你竟然敢这样跟大人讲话?”
“即便是你们神侯府的诸葛正我来了,也不敢如此无礼!”
六扇门的人立即鼓噪道。
捕神眼神闪现危险的目光,看着墨非说道:“你莫不是要拒捕?”
“非是拒捕,而是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我和无情未违法而被捕,柳大人如此行事,怕是有负皇恩。”墨非笑道。
“你在教我做事?”
捕神冷哼一声,身影瞬息而动,一团极速旋转的寒光ꓹ 就朝着墨非急刺而来。
成为六扇门总捕头日久,位高权重ꓹ 捕神心中也孤高气傲,便是诸葛正我他都不放在眼里,还想斗一斗ꓹ 怎么会怕墨非一个后辈小子?哪怕冷血尽可能的将墨非描述得可怕了。
长剑在捕神真气的催动下,爆发出道道耀目的光芒ꓹ 剑气四溢,所向之处ꓹ 给人以沛莫能御之感。
“不错的剑道ꓹ 不愧是捕神。”
性別遊戲 笑顏如畫
面对捕神骤然一击,墨非微微一笑,伸手朝着捕神一指点去。
一道奇异的波纹以墨非的手指为中心,仿佛涟漪般,朝着四周波荡而去。
正面硬对墨非这一指的捕神,须臾间便感觉到如坠冰窟,与万年寒冰为伴ꓹ 仿佛灵魂都被冻结了。
“走吧!”一指点出,墨非看也不看结果ꓹ 推着无情的轮椅ꓹ 朝着木屋之外行去。
明明他们被六扇门的人层层围住ꓹ 但是墨非所前进的路ꓹ 就好似没有任何阻挡般,眨眼之间ꓹ 他们已经咫尺天涯ꓹ 到了很远的地方。
再见幻影一闪ꓹ 两人彻底消失在六扇门众人的视线。
“大人,你没事吧?”六扇门有人大着胆子朝着伫立不懂的捕神问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ꓹ 捕神手中的长剑寸寸断裂,化作了飞沙,在微风之中,飘散而去。
“此人的武功,实乃匪夷所思,也不知道江湖何时出了这样一人。”捕神久久伫立,良久,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原以为自己的武功,就算是称不上天下无敌,但能与他敌对者,也不会超过一掌之数,现在看来……是他夜郎自大,坐井观天了。
……
铜模案告破了,罪魁祸首就是安家的安世耿。
毕竟捕神这个人,不近人情了一点,孤傲了一点,但他是少有和安家没什么关系的官员,自然不会替安家说话。
在上报之时,不知道处于什么目的,还将已经到手的功劳,分给了神侯府一些,提及神侯府给予了六扇门一定帮助,当然,大头还是六扇门的。
心不脏的人,基本上都玩不来政治。
只是安家钱可通神的威力这时候就展现了出来,虽说不能给安世耿脱罪,但是也将安世耿头上叛逆谋反的帽子给摘了,甚至都没有判安世耿死罪,只是终身监禁罢了。
有钱人,就是能够为所欲为的,如果不能,那只是你钱还不够多。
大漢的光芒 以愛封城
南宋天下,怕是皇帝的钱都没有安家的多,毕竟皇帝的钱都是要用于财政支出的,能够自由支配的只是少之又少,恐怕是真的没有安家多。
神侯府。
又是一顿火锅宴。
“六扇门的人真不要脸,明明整个铜模案,都是我们神侯府在忙前忙后,他们只会跟在我们屁股后面乱转罢了,到头来,他们竟然敢说自己才是告破铜模案的主力,我们只是帮闲的,他们也好意思,呸,不要脸!”大狼吃着火锅,一边不忿道。
“就是就是,咱们为了确定假币的来源,不知道将真钱都兑换了出去不少,最后却让六扇门的给捡了便宜。”叮当道。
狼性王爺最愛壓
“好了,好了,不要抱怨了。”诸葛正我笑道:“一个两个案子,不重要,皇上建立神侯府,是要神侯府和六扇门精诚合作,发挥更大作用的,可不是为了和六扇门内斗。我们初来乍到,对六扇门忍让一些,先立下根基,后面做事才更有底气。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六扇门如果自己没什么本事的话,能够抢走我们一次功劳、两次功劳,难道还能抢走我们三次四次的功劳?”
“先生,话是这么说,但是六扇门也太气人了,做事也太咄咄逼人。”大勇道。
“心胸放宽广一点,不要去和六扇门斤斤计较。”诸葛正我道:“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忍一时……”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算越亏?”墨非说道。
诸葛正我:“……”
他狠狠瞪了墨非一眼,没看到我好不容易才安抚下去他们的情绪,你跑出来捣乱?
“对了,冷血呢?”诸葛正我转移话题说道:“我怎么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他?”
“不知道啊,我们也一整天没有看见冷血哥了。”铃儿道。
狂妃逆天,絕品廢材嫡女 仲夏軒
“我回来了!”
陰人玉 易熙文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冷血回来了,脚步轻快,像是卸下了什么包袱似的,朝着正堂走来。
只是他面色严肃:“我要向大家说声抱歉,其实一直以来,我是六扇门的卧底,这次的铜模案……”
……
疊愛
“感觉怎么样?”
此时,无情正平躺在船上,双手放平,腿部密密麻麻的插着银针,是墨非在为无情做腿部治疗。
这些时日,神侯府的人大约也知道了,墨非的本职工作,原来是医生。
“感觉酥酥麻麻的,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无情说道。
她只是不能再站起来,但是也不代表她的腿部完全失去了知觉,所以并不能从双腿流窜的真气,判断自己六岁之时的旧伤,究竟怎么样了。
“酥酥麻麻,就说明起了一点作用了,不要着急,这种肯定是要慢慢来,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墨非笑道。
“嗯,我知道。”无情轻轻颔首,说道。
大约过了一刻钟,墨非开始收取银针。
“接下来,我要配合银针给你做辅助性的治疗,就是需要按摩你的双腿,活动你的肌肉,在以真气刺激,帮助恢复活性。”他面色严肃的说道。
“这……”无情咬了咬嘴唇,在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古代时代,女子的脚,哪怕是看都不能给别人看的,更何况给男人上手摸……
但是江湖儿女嘛,毕竟跟那些大家闺秀还是有一定区别,再加上无情想重新站起来的心知迫切,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嘿嘿!”墨非搓了搓手,轻轻褪开了无情的罗袜,露出来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秀美的玉足。
他怀着正义之心,脸不红、心不跳,伸手摸了上去。
“真是极品啊!”墨非心中感叹了一句。
无情的肌肤若冰雪般白皙,如牛奶般嫩滑,摸上去就仿佛精锻一般,手感十足。
“你真的在按摩吗?”无情忍不住问道。
“咳,不好意思,失了一下神,马上开始。”墨非清咳一声,说道。
无情:“……”
嗯,墨非将无情的双腿,里里外外,都细细按摩了一番,都是为了治疗无情残疾的双腿嘛,墨非表示,哪怕自己的手累得都在抽筋了,也无所谓,医生就是要有这种为病人无私奉献的精神。
“大功告成。”墨非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你要是刚刚受伤的时候遇到我,我现在怕是都能给你治好了,但是你这是陈年旧疾了,十多年过去,经脉硬化,哪怕是我,怕是也要大费周章。”
“这只是第一次治疗,接下来,每隔三天再来一次,坚持一个月,未尝不是没有希望将你的腿治好的。”
好吧,墨非就是装可怜,拖时间,以圣心诀之玄妙,连起死回生都能够做到,修复无情的一双断腿,岂不是手到擒来?
但是太容易得来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没什么珍惜感,所以墨非准备慢慢来。
再者说,无情的大长腿……把玩起来,感觉真的挺赞的!
无情坐上了自己的轮椅,感受了一下自己腿部的变化,清清凉凉的,感觉有一股气息在上面窜动,可比以前毫无真气反应强得多,看来墨非的治疗,是有一定效果的。
“那个……多谢你了。”无情侧过头,以侧脸对着墨非,说道。
墨非笑了一下,知道这小傲娇傲娇病又犯了,也不生气,说道:“光是嘴巴上说说,不来点实际的?”
“你想要什么实际的?”
“我想要……”
“墨非大哥,墨非大哥,有人需要你救命啊!”铃儿慌慌张张的跑到了无情的院子里面,大喊道。
无情皱了皱眉头,驾驭着轮椅,向外走去。
墨非无奈,也跟在无情身后,走出了无情的房间。
“发生了什么事情,谁受伤了?是府里面的人吗?”无情向铃儿问道。
“不是不是。”铃儿赶忙摆了摆手,说道:“不是府里的人,而是一个叫做欧阳大的人。”
“欧阳大?”墨非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位欧阳大就是灭无情家的元凶之一。
十二年前,京中有八位清官掌握了蔡相贪腐的证据,准备联名向圣上上书弹劾蔡相,谁知不甚走露了风声,被蔡相得知。蔡相指派手下,一夜间将其中七家灭门,故意留下一家不动,就是榜眼盛鼎天一家。
盛鼎天自然被人当成了泄密者,皇上一怒之下,便下达了暗中处决的命令。之后,王爷纠集了十二位武林高手杀上盛家,将盛家灭门。皇上下达命令后,又觉得太过残暴,便令当时还是御前第一侍卫的诸葛正我前去阻止。诸葛正我到达之时,盛家已经被灭,只有最后一名幸存者得救,也就是无情。
这八名清官被称为八君子,十二名武林高手被称为十二元凶。
诸葛正我告诉无情,灭她盛家的十二元凶被他当场斩杀,真实的情况却是十二位武林高手隐姓埋名,换了另一种身份继续生活。
而现在,这十二位武林高手被安家找到,并易容成诸葛正我的模样将他们一一杀害。
欧阳大便是十二名武林高手中的一位。
墨非和无情随着铃儿的指引,来到了诸葛正我他们安置伤者的地方。
“被火器所伤,不过运气不错,没有伤到要害,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墨非稍微检查了一下这个欧阳大的伤势,说道。
说着话,墨非便向欧阳大的胸口插上了一根根银针,轻轻捻动,丝丝如缕的真气灌注。
“你们不是出去玩去了吗?怎么捡回来这么一个重病号?”墨非问道。
由于无情不喜热闹,还需要墨非帮助治疗一下,所以神侯府整体野炊,她和墨非就没有去,而是留在神侯府看家。
“墨非大哥,你别提了,我们野炊中途发现了命案现场,一屋子的人,死得就剩下这一个了,那惨状……”铃儿摇了摇头,似乎不忍再说下去。
处于众人身后的诸葛正我,一言不发,面色阴沉似水,他看见了欧阳大,这位灭了盛家满门得十二元凶之一,似乎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一个处理不好,整个神侯府怕是从此便会分崩离析,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