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dxz04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六百一十章 談話熱推-s9gdj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实际上不光是李骁不太在意解放阵线是个怪胎,就是这个怪胎名义上的父亲和掌管者扬.康斯坦丁也不甚在意这些。
对扬.康斯坦丁来说只要外国爸爸高兴就好,更何况这一招也确实管用,他的声望那是蹭蹭的往上涨,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革命者前来投奔他,那种前呼后拥发号施令的感觉确实让他很爽。
这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都可以自己一言决定的好处,以前在瓦拉几亚临时政府和革命委员会,他虽然也是金字塔顶端的巨头,但做起事情来总觉得别扭,总有类似扬.吉卡或者乔治.斯特里布之类同等档次的巨头跟他找别扭。
而现在他只要伺候好外国爸爸,然后一切都是他说了算,这别提有多爽了!
反正扬.康斯坦丁挺高兴,觉得这个解放阵线成立晚了,早就应该这么搞,像以前那样七嘴八舌总有人唱反调实在太窝囊,大丈夫当如是也啊!
扬.康斯坦丁这边很爽跳得很欢畅,以至于让远在布加勒斯特近郊的米哈伊尔.戈尔恰科夫公爵都听到了风声,他很不高兴地对李骁吐糟道:
“你好像跟那个傻瓜有点关系吧?能不能让他消停一点,他这么高调,会让我很被动啊!”
是的,扬.康斯坦丁的高调确实带来了一点麻烦,因为前脚米哈伊尔公爵才向尼古拉一世汇报说已经将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叛党基本消灭,只有为数不多的残敌在布加勒斯特负隅顽抗,相信很快就能平息叛乱了。
而扬.康斯坦丁这么一蹦跶,明显的在布加勒斯特之外还有叛党在放肆活动,这不是抽他米哈伊尔的老脸吗?尼古拉一世问起来了怎么交代?
李骁则笑呵呵地回答道:“公爵,您稍安勿躁,这不过是个小麻烦。如果陛下问起来了,您就说那不过是小股叛匪而已,所谓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民族解放阵线完全不值得一提,如果不是他们流窜作案而且您的主力部队需要围攻布加勒斯特,分分钟就能给他们铲平!”
米哈伊尔公爵脸颊在抽搐,因为他很清楚某人完全就是在说鬼话。那个什么鬼的解放阵线可不是什么小股叛匪,人家也没有打游击,而是盘踞在南巴尔喀阡山东麓的几个县“占山为王”,人家压根就没动弹好不好
不过米哈伊尔公爵也不会拆穿这一切,因为他很清楚扬.康斯坦丁的底细,这个家伙之前可是没少卖军火和粮食给他,以后说不定也还有用ꓹ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他还是叮嘱了一句:“你让那个混蛋消停一点,别搞那么大!”
廢後歸來:嫡女狠角色
紅色半面妝 易安年
李骁笑嘻嘻地点了点头ꓹ 却道:“那是自然。不过他那边不消停其实对您更有利啊!”
米哈伊尔公爵没好气地看着他,对李骁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因为怎么都看不出有利在哪里好不好!
重生我是小人物 北海秦陽
李骁却笑道:“当然有利ꓹ 您说如果这个解放阵线逃到了匈牙利或者特兰西瓦尼亚,您要不要立刻去追剿呢?”
米哈伊尔公爵先是一愣ꓹ 继而反应过来了,他轻笑了一声:“还是你小子鬼心眼多啊!那就让那些混蛋继续折腾吧!”
米哈伊尔公爵为什么忽然就改变了主意呢?理由很简单ꓹ 虽然尼古拉一世之前有承诺过ꓹ 只要他动作快,只要他平定了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的叛乱后帕斯科维奇那边还没搞定,那米哈伊尔公爵就可以进军匈牙利分一杯羹
但是请注意,虽然尼古拉一世是同意了的,但同时也说了,上述承诺只有真正出现了相应的情况时才作数,而且米哈伊尔公爵进军匈牙利之前必须得到他的允许ꓹ 否则不准他胡来!
说白了,这还是尼古拉一世的帝王心术ꓹ 他是既不放心帕斯科维奇也不放心米哈伊尔公爵ꓹ 所以才用匈牙利这块蛋糕分而化之。这样帕斯科维奇和米哈伊尔公爵就不可能哥俩好了ꓹ 皇权就稳固了。
可是呢ꓹ 尼古拉一世又是个奇葩念旧的人,帕斯科维奇毕竟跟他关系不一般ꓹ 多少他也得照顾“老爹”一点ꓹ 所以哪怕是搞帝王心术也会多少偏向他一点。也就有了让米哈伊尔公爵蛋疼的这个规定了。
而现在李骁给米哈伊尔公爵出的主意很简单ꓹ 就是打着追剿瓦拉几亚残匪的旗号抢先进入匈牙利,因为这就不怎么违反规定了ꓹ 毕竟米哈伊尔公爵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瓦拉几亚叛匪逍遥法外是吧!
所以么米哈伊尔公爵才会说李骁有点鬼聪明,当然,这种鬼聪明也得看人,如果擅自追击的是李骁,以尼古拉一世的脾气,说什么也没用,绝对是找揍的。但米哈伊尔公爵就不一样了,稍微打打擦边球就没事!
“不过这种小聪明以后还是少来,”心情不错的米哈伊尔公爵还提点了李骁几句,“我们那位陛下是出了名的不好伺候,偶尔搞两次没事,但经常这么搞就是自讨没趣了!”
对此李骁十分赞同,尼古拉一世这个人太要求臣子规矩了,把规矩看得比天都大,你要是给他留下了不讲规矩的印象,那就非常难混了。
但是吧,这番告诫李骁也就是听了听,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因为这对他根本就不适用。他就算再讲规矩尼古拉一世也不会对他有好颜色。而且死板讲规矩自己给自己画地为牢,那真心就被困死了,他才没有那么傻!
反正李骁是不打算按照常规的套路走,更不打算让尼古拉一世高兴了,他就是要突破常规打破桎梏,只有这样才有生存的空间。
全職偶像 我愛好萊wu
極品天驕
“奥地利那边是什么情况?”
其实吧米哈伊尔公爵也就是稍微告诫他一番,他也知道李骁不可能老实,告诫是防止某人太过于玩火,弄不好牵连了他。他其实也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更不认为循规蹈矩能有什么出息。
“好像你跟匈牙利人打得火热,别告诉我你去匈牙利只是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