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qxyx7優秀都市小說 傳奇藥農 txt-第九百三十七章 大鬧月溪護山會(求訂閱、求收藏)閲讀-misfs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
“混账,竟敢在护山大会上出言不逊,干扰大会正常进行。
你哪个宗派的?
既然没人认领,那好,我今天就代你师傅好好教训你!”
话音落下,那老头抬手就对准宇鸣拍出一掌,打出直径两寸的气柱。
嘭,气柱砸在宇鸣胸口上,炸开一团灰白云气。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陌生青年挨了这一击后,会直接被击昏或者吐血,甚至有可能被轰飞出广场。
可是灰白云气被气流吹散,显露出的结果告诉所有人,青年挨了攻击却毫发无损。
他胸口衣服都没有破,只是被攻击稍微弄皱了些。
一等奸商,二等奸後
怎么会这样,广场中这位老者,可是月溪山一带最厉害的修炼者,地位超群。
可就是这样以为强大的宗派之主,打出的攻击却无法伤到青年一根汗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鸣拍平胸口衣服的褶皱,猛然催动体内气劲,往右脚灌注。
他右腿如燃烧的火炬般明亮,光焰呼呼涌动,接着抬脚用力踩向地面。
右脚踏落之处,地面岩石骤然向下凹陷,无数裂纹瞬间显现。
光焰从脚底冲出,沿着裂纹向四周扩散,所到之处岩石纷纷破碎飞溅,向上扬起两尺高的尘土。
轰鸣声犹如炸雷,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脚下地面在震颤,似乎整个广场随时都会坍塌。
那老头这下傻眼了,强者,这绝对是传说中的强者。
月溪山这一带曾经出现过的最强修炼者,是紫霄洞的紫霄玲珑,那是堂堂气华境的修者。
家有病夫
佛跳墻
可即便是紫霄玲珑本人,也不可能抬脚踩一下地面,就产生如此巨大的声势。
眼前这名陌生青年,绝对是比气华境更厉害的修炼者,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一种。
宇鸣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踩了一脚后,周围变得非常安静。
所有人的眼睛里都透露着害怕的神情ꓹ 身体肌肉紧绷,不敢做出任何动作ꓹ 以免刺激到年轻强者。
宇鸣清了清嗓子,说道:“都给我听好了,你们不知道那个莫君容是什么人ꓹ 他才是天下宗派追杀的魔头。
莫君容为了一己私利,残害各宗各派精英弟子。
各宗派组成的联军诛魔正气ꓹ 已经在发布传单搜寻他的下落。
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家伙,居然跑到众仙镇问路找人ꓹ 他离开后就立即有自称郑秋手下的人跑进镇子里大肆屠戮。
你们用脑子好好想想ꓹ 这里面就没有问题吗?”
广场上众人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这件事的经过,大家都无法确定这名青年强者说的话是不是事实。
機甲獵手 月下箜篌
过了片刻,有个胆子较大的宗派弟子,在自家师傅授意下开口询问。
“这位前辈,众仙镇惨遭魔头屠戮,而那魔头又自称是郑秋手下ꓹ 这一切有上百人亲眼所见亲耳听到。
您说众仙镇的惨剧另有隐情,有人在栽赃嫁祸ꓹ 口说无凭ꓹ 不知道前辈有没有证据。”
宇鸣的反应出乎所有人预料ꓹ 想也不想地回答:“没证据ꓹ 你们爱信就信,不想信就不信!”
话音落下ꓹ 他根本不理会这些目瞪口呆的修炼者ꓹ 架起流光便腾空飞走。
和这些人争论事实究竟如何没有意义ꓹ 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前往青河镇弄清楚莫君容究竟做了什么。
宇鸣离去后ꓹ 广场上那一大帮修炼者相互看来看去。
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所有人都没了继续开会的兴致。
姥姥攻略 爐子
过了好一会儿,之前那名主持大会的老人回过神,开口对众人说道:“诸位、诸位,安静一下!
大家不必惊慌,这位强者刚才没有出手攻击我们,至少证明他不是那种嗜杀之徒。
相信他一定会以理服人,拿出真正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有奸人栽赃嫁祸。
护山的事情不能落下,不管众仙镇的惨剧是何人所为,我们都要防止这种事再次发生……”
在宇鸣离开月溪山后,架着流光一路往月溪河下游飞行,很快便看到了一个人口众多的镇子。
镇子里人来人往非常热闹,百姓生活安定祥和,似乎没有遭到莫君容屠戮。
这让宇鸣有些不解,莫君容又不是什么好人,他跑到青河镇总不可能是来喝茶的吧。
飞入镇子,他随手逮住一名搬运粮食的汉子,询问道:“前段时间青河镇有没有发生过特别的事情?”
那汉子颠了一下肩膀上的粮袋,换成更轻松的姿势:“能有啥子特别事情哦,没听说,没听说!”
说着他刚要走,却被宇鸣一把拽了回来,那身板就算再壮实也顶不住修炼者的力气。
“你别走,再仔细想想,到底有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汉子非常不满,用力去掰宇鸣的手指。
却发现对方手指就像坚硬的铸铁,即便他全身力气都压上去也无法掰动分毫。
这下他害怕了,知道自己碰到了修炼者,赶紧把袋子丢到地上屈膝想要下跪。
宇鸣抓住他胳膊,又将他提了起来:“跪什么跪,问你话呢,仔细想想前段时间特别的事。”
“我想,我想。”
汉子这才开始认真回忆前段时间发生过的事情,可是想了半天,他给宇鸣的回答依然是没有二字。
宇鸣很郁闷,松开这名汉子转身望向街道,随手又拽了一人过来询问相同的问题。
不过这次他在询问的时候,多问了一句青河镇有没有姓程的人家。
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顿时让那个被询问的人眼睛一亮,立即回答。
“大人,确实有比较特别的事情。
棄妃,謹記婦道
超級金錢帝國 七世狂人
前些日子有个修炼者来到这里,也是找姓程的人家,自称是那户人家儿子的好友。
听河边那帮渔民们说,老程家已经是草鸡飞上枝头变凤凰,飞黄腾达了。
那个修炼者包下一辆马车,将老程一家接走,去好地方享清福。”
听到这话,宇鸣眼睛瞬间瞪圆:“你说什么,姓程的那户人家已经被接走了?
那个修炼者叫什么名字,他们要去什么地方?”
“大人您别激动、别激动!
花開有時,頹靡無聲
他们去什么地方我真不知道,那位修炼者具体叫什么我也不清楚,只听渔民们说姓莫。”
咖啡杯裏的世界
宇鸣猛地一拍脑门,坏了,这下事情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