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vrkv9熱門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 天道邪靈終現世展示-x9p1i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婷云的脸上肌肉,在剧烈地跳动着,她握着剑的手,也是紧紧地扣住,以至于那柔若无骨的柔荑背面,竟然也是青筋在跳动,她的眼中一片血红,直视陶渊明:“原来,从一开始,我就是你们计划中的棋子!”
陶渊明点了点头:“有资格成为主公棋子的,哪个不是人中龙凤?不瞒你说,我也跟你一样,是棋子的命运。”
紈絝子弟 郝歪
刘婷云微微一愣,转而哈哈大笑起来:“难不成,你跟我一样,也是给逼着吃了这个脑蛊丸吗?”
陰陽當鋪事件簿 弦無月
陶渊明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一闪而没:“让你猜对了,七岁的时候,我就给逼着服下了此物,这几十年来,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觉得脑子里随时有个东西会吃光我的脑子,然后再飞出来,我整整做了八年的恶梦,才能渐渐地强迫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个可怕的东西。刘夫人,你想跟我交流一下此物的经验吗?”
刘婷云默然无语,久久,才松开了握剑的手,喃喃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但是,理智告诉我,你这次没有必要,要控制你这样的厉害人物,恐怕,也只有用这样的手段了。”
陶渊明冷冷地说道:“我的主公逼我服下此丸,然后送我去师父那里,让他教我文韬武略,腹黑权谋,让我有了这一身的本事ꓹ 可以为他们奔走天下,做那些他们无法去做的事ꓹ 恭喜你,刘夫人,你也被他们选中ꓹ 成为新的天使。”
刘婷云睁大了眼睛:“天使?这是什么鬼?!”
陶渊明平静地说道:“我的主公和师父,是一个存在了上千年的古老组织ꓹ 这个组织,从上古就存在了ꓹ 追求的是世间永恒的太平ꓹ 历代首脑,均是接近神仙的人物,未必名现于青史,但是千百年来,王朝更替,天下兴亡,背后都有我们组织的暗中推动ꓹ 甚至是主动为之,这个组织ꓹ 叫做天道。”
穿越抗戰軍火商 王閣序
刘婷云喃喃地自语道:“天道ꓹ 天道?我从没有听说过。”
陶渊明叹了口气:“我们的组织ꓹ 永远隐藏在历史的背后ꓹ 不会给任何人纪录,因为我们所图的ꓹ 和黑手乾坤还不一样ꓹ 当年黑手乾坤ꓹ 不过是创立时的几个老祖,偶然间发现ꓹ 或者是家族流传了一些墨家的技术,以及墨家的理念,那种不效力于任何君王,永远在暗中保持所谓的兼爱,非攻的传统。”
“靠着机关术和藏粮与军械,靠着信徒们维持一支可以随时征战天下的大军,是为墨门,而黑手党的老祖觉得墨这个字,如黑暗势力已落尘土,并不吉利,所以,传承了墨家技术和精神的他们,转而以黑手党,或者是黑手乾坤而为名重建。你只道那黑手党是个世家联盟的秘密组织,实际上,不过是前代的墨家所变!”
刘婷云讶道:“居然是墨家所变?不是晋室南渡之后,开国重臣大将们组建起来的一个架空君权的组织吗?”
说到这里,她勾了勾嘴角:“呃,要是说不服从君权,保持自己作为臣子的独立性,那倒是象极了春秋时的诸候们。而那墨家,又是有山中诸候之称,看似没有成形的国家和军队,但是门徒数万,到处参与战争,收取回报,更兼以各种刺杀,下毒的手段,几百年来让天下没有一个君王可以实现统一,黑手党操纵大晋百年,也颇有墨家之风啊。”
陶渊明冷笑道:“现在的黑手党,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大晋开国时的那几个,虽然还算是厉害的角色,但跟建立黑手党时的那几个老祖比,还是有所差距的,至少,司马懿这样的角色,几百年来,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
刘婷云咬了咬牙:“我对这些陈年旧事没有兴趣,我现在只想知道,我怎么才可以活下来,这个什么天使,又是什么鬼玩意?!”
陶渊明微微一笑:“我要提醒你的第一件事,就是有关天道的事情,你如果敢对任何人透露半个字,我保证,两个时辰之内,你的脑子就会给这蛊虫吃光,你信不信?”
一拳琦玉的生發之旅 鐵骨錚
刘婷云不可思议地摇着头:“不可能,那个虫子外面包了蜡丸,至少要过个…………”
陶渊明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只小铁笛,塞进了嘴里,几声长短不一,格调怪异的调子,很快就从他的口中气流,变成音调,通过这铁笛小孔发出,而刘婷云顿时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头疼地要炸开一样,她尖叫着捂住了头,整个人都要蹲到了地上:“停下,快停下!”
怪调嘎然而止,可是刘婷云却是在地上直接瘫了下来,她的手,无力地扶着一部绣墩,口角鼻孔之中,尽是血沫,她无力地看着陶渊明:“你,你竟然有办法,用音乐让,让这鬼虫子…………”
陶渊明轻轻地摇了摇头:“既然是上古魔虫,早已经修炼得如同有了人的灵性一样,这小小虫子,可不知道吃了多少人脑,保留了多少精英智者的记忆,之所以给封在这个蜡丸里,是靠了历代天道祖师的法术与灵药,而这个魔笛八音,可以让它醒来,哪怕只动上几下,就会让你象刚才那样,这下,你知道了厉害吗?”
刘婷云大口地喘息着:“不,不可能,我,我明明能把胃里的东西,吐,吐光了,连胆汁我都,我都吐了,怎么,怎么这死虫子…………”
陶渊明看着刘婷云的目光,半是嘲讽,半是怜悯:“既然是脑蛊,那就只会往脑子里钻,我说刘夫人啊,你得发明个药,把你脑子也能吐出来,这样也许可以把这该死的虫子给弄出来。噢,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曹操以前得的头风,就是少年时给天道的祖师逼着吞下了这东西,老年之后因为越来越不听话,所以经常发作了。”

屍體快遞員
“而那个要给他开脑袋取风涎得华佗,就是我们的天道祖师之一,最后两边谈崩了,曹操宁可不要命了也要杀我祖师,算个狠人!噢,好像你现在脑子里的这一条,就是吃了曹操脑子的那条,恭喜你,刘夫人!也许在你死前,可以跟曹孟德思想共通了,到时候我还有些问题要请教你,噢,不,请教曹孟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