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jl47a精品言情小說 仙宮 打眼-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最後源頭相伴-mkgxr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那些四散的血肉和血雾,从地上飘起聚合在一处。
但是更多的是从那虚空中出现,一点一点的充斥在骨架上重又化为了叶天的身影。
“你怎么可能可以活下来!我有着诸天万界的加持我是无敌的!”那男子不相信,不相信叶天能在那样一击之下活着。
“哦?你看看你掌握的那些世界吧,哪一个不是哀嚎遍野,无尽的生灵涂炭?”
听到叶天的话那男子低下头,不知何时那些诸天万界的投影上出现了许多魂魄,那些魂魄奋力挤压着好像要出来,这样的异变也是导致着男子的实力变弱了。
方才叶天是故意让他被击杀的,以他的修为浑厚程度并不能与诸天万界相抗衡,因为这篇般若虚空经的修炼只是以一界为源。
所以修炼这部经文可能一开始就错了,虽然在路途中给叶天造就了许多便利,但是仍旧是错了。
能与诸天万界抗衡的只有诸天万界自己,或者他自己就是诸天万界。
所以叶天这才出了这个主意,他的血液喷溅到这些投影的上面也间接影响到了那个世界,而叶天的每一滴鲜血化为叶天的身躯,在那世界中牵引着诸天先烈的魂魄做出反应,从而影响到他自身。
而叶天也是在这个机会中洗尽了自己身上的般若虚空经,在这样频繁的战斗中,他早已自己悟出了一套修炼方式,随后在这些诸多的世界中修炼至大成了。。
别看在这处地界是前后不过五六秒的事情,但是在叶天的意识里,他在那么多的世界中早已修炼了数万年了。
这样的修为尽加其身,也是把他抬到了一个绝无再高的层次。
那男子不信邪,想要继续将叶天击杀,但是无论他如何施展自己的法术以及能力,都是近不了叶天的身。
“诸天覆灭掌!”这是男子的绝学,以诸多大界作为祭品,其中蕴含的能量更是无以伦比。
反观那叶天,看着气势惊人的掌风袭来丝毫不变面色,两只手掌轻柔的伸了出去,接下了此掌法。
一时间,那男子的身后狂风四起,似有雷电闪烁,而叶天这边则是一片安静,丝毫没有反应。
那男子没有想过自己的攻击会失败,脸上的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你好了吗?该我了。”叶天轻柔的说道,但是那手中双拳所衬出的掌风却劲道极强,一击便将这名男子击的横飞,不知划过了多少个大界。
叶天也是丝毫没有手软,闪身跟上ꓹ 在他没有进攻之力的同时也是将拳头不停的挥舞在他的身上,使其失去防御能力。
紈絝女侯爺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王大布
那人虽然身后有着诸天万界的黑暗力量加持ꓹ 但是毕竟不是自身修炼而来的,借助外力并不像使用自己拥有的那般得心应手。
在叶天的进攻下那名男子也是被横击的节节败退,叶天不只是使用着拳头进攻ꓹ 也在一击又一击中瓦解他的力量,让他断掉与诸界的联系。
在最后的时刻ꓹ 那男子肉身破碎,胳膊只剩下了一只ꓹ 无力的瘫倒在地上ꓹ 连双眼中都没了丝毫的神采。
“我送你往生吧。”叶天随手一拍,那男子化为了筛粉。
对待这样的人叶天一点都不想给他留下一丝一毫的活路,最好是化为筛粉,不让其再有机会可以回归。
解决了那名男子之后,叶天的视线投向了那诸天万界的投影。
逆天作弊器之超級項鏈 我是超級笨笨豬
这是真实大界的投影,里面的那些被黑暗侵蚀的生灵就算诞生出了神志,在最后依然是归位了黑暗的一部分ꓹ 壮大黑暗的力量。
再一个又一个的星域去解决,叶天知道那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最好的办法就是前往那黑暗深处ꓹ 与那终极源头进行最终的决战!
他的身体浮起ꓹ 随后直冲云霄!
在下个瞬间便来到了另一处地界ꓹ 这个地方蕴含着修士们难以想象的力量ꓹ 一花一草皆是一个世界。
这是时间长河自生的一界,那时间长河便在此处。
前夫你滾:總裁的七日離婚契約
獨家寵愛:太子請登基
叶天前行ꓹ 一个踏步就像是度过了数十载的光阴ꓹ 一个回首便是久远历史中的一道视线。
在这里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时间长河中的某些世界ꓹ 影响到某些历史的轨迹。
叶天在这里走着,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ꓹ 终于走到了一处开阔的地界。
这开阔的地界中,有一道汹涌的河水正在奔涌,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个世界,每一次喷溅都是世界的更迭。
而远处,无尽的黑暗笼罩着那一块区域,恐怖的气息令人生惧。
他来到了时间长河的上游。
随后调转方向,又向着时间长河的下游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在河畔上的脚步终究会影响到那诸天万界的生灵,但是也只有在那个世界中最顶尖的战力才能察觉到叶天的脚步。
叶天这一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载的光阴。
直到离下游的黑暗处越来越近,叶天的视野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他看到了离黑暗最近的地方。
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
其中一个凳子上还坐着一个人,好像是在那里等待着什么一样。
叶天走到近处,笑了笑坐了下来。
“你终于来了。”那老者徐徐的说道,鹤发童颜的姿态叶天并不陌生。
这就是之前一直投影到下界的那个驻留在时间长河之畔的老者。
“吾名虚空,你应该不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吧。”
虚空?叶天记得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就是在那登云封神榜上。
“你想的没有错,我就是那榜上的同境界第二之人。”老者似是看出了叶天的心中所想,接而说道。
“你将自己所作的那登云封神榜放入虚门界,而后又让过去的自己在上面留下印记,再到此处?”
“是的,我让我自己深处在了一个无限循环之中,这就是为何我不能如同其他人一般前往下游阻挡黑暗动乱的原因。”
“如果我死了,这一段的历史会直接消失不复存在,虽然还是有可能会有代替的人出现,但是能亲眼看见的事还是不要留着让自己无从知晓了。”那老者摇了摇头,转头又对着叶天问道:
“自从你前往那黑暗地区之后,我便看不到你了,你身上的虚空气息也消失了,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如此巨大的实力,想必是有了什么奇遇吧。”
叶天笑了笑没有回答,也算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而后两位如同多年未见的朋友一般开始闲谈,直到黑暗区域的临近,这才停止下来。
“喏,这是万物轮回珠的副本,以你现在的实力要想把它重新化为万物轮回珠也是可行的,看你自己的选择吧。”
叶天仔细的观察到那老者的衣角已经开始被黑暗侵蚀了,但是他仍旧像是未曾感觉到一般,将石桌上的东西递给叶天。
“好,前辈我去了。”叶天也是简洁明了,接过轮回珠就要前往着黑暗地区的最深处。
“记住,万物轮回珠和登云封神榜在这一役中有大用,你要好生感悟。”
那老者最后只说了这样的一句话,留给叶天一个背影。
随后叶天就进入到了这黑暗的世界中,再也看不到,从天地中消失了。

叶天不知道自从他进来之后过了多久,只知道他一直在朝着前方走着走着。
那黑暗的源头处处于时间长河的下游,那么时间长河的下游是延绵不绝的,还是诸天万界总有覆灭的时候的尽头呢。
这叶天倒是没有了解清楚,可能那老者也并不知道。
在这时间长河畔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牵扯太大了,不敢贸然行动也是正常的。
不过对叶天来说这样的因素倒是不会困扰着他,毕竟他不属于这篇古史,也不属于这条时间长河之中,他做的一切可以改变,影响时间长河的事物,但是不能改变长河的流向。
叶天走着,走着,身边的黑暗逐渐出现了轮廓,那时间长河反而是其中的点缀。
那些轮廓渐渐清晰,变成了宫殿的墙壁,上面的每一幅图,每一个雕刻的石块,所有的本源都是一界。
这黑暗源头的此人有着大手笔啊,竟然这样将诸界变作装饰品,就不怕自己牵染上诸天的因果吗?
黑暗的火把在这宫殿的墙壁上抖动着火苗,叶天越走到深处,越能感觉到令人心悸的气息。
叶天走到了一扇门前,这扇门上布满了精美的雕花,出现的也都是山川异兽,甚至有些生物叶天也都不认得。
随后,他敲了敲门。
“没想到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还有挑战者来叩门。”
门内幽幽的传出了这么一句话,随后这扇门自动开启,像是在邀请叶天进入一般。
叶天也是径直走了进去,门也在他进去的瞬间陡然关上。
门内的世界倒是出乎了叶天的所料了,居然是一片鸟语花香的世界,有太阳高挂在天空之中,倾泄着它的光亮照射世间。
山林中满是普普通通的那些生物,没有丝毫的异变和法力,有的只是自然法则优胜略汰。
远处好像还有一个村庄一般的存在。
饶是叶天见多识广,对这样的场景倒是都有些愣住了。
“叶天,你来了。”
此时,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来到了叶天的身旁,与他打着招呼。
“请问阁下是?”叶天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来头,一直提防着他。
“我名宇宙,在我与你交手之前,我想先问问你,你觉得此界如何?”
说完,扬出了一只手,示意着叶天看看眼前的这个世界。
“此界还算是安稳,平和,万物和谐相处。”
那宇宙点了点头,似是赞同叶天所说。
“这一界之所以这般的祥和,是因为我将那些天道全部剔除出去了,没有争相竞争天道,天地便可以归于宁静。”
“你将天道剔除?”叶天微蹙眉头,这样的大手笔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正是如此,但是也是耗费了时间长河中下游的一段才能建造这样广袤的世界。”
“而我的设想则是将所有的世界归于一体,化为一个没有修士的世界,没有争端,只有凡人间的生老病死,万物更迭。一切都变的平静祥和。”
宇宙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着实是让叶天有些吃惊,这黑暗源头的深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是在是不符合常理。
“我需要建造它的力量,所以派出我的子民从时间长河中汲取万界之力,方才可以达到。”
“这就是你覆灭那时间和世界的理由?要诸天万界都作为你的理想世界的祭品?”叶天眼中异光闪过。
“正是如此,诸天万界又如何,只要有天道只要有修士就都是苦海,我将他们从苦海中拯救,他们应该感谢我才对,应该争先恐后的加入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负隅顽抗。”宇宙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似是对那些生灵的反抗有所不满。
讓我愛你,永遠為期
“这不过的是你的一己私欲,凭什么要诸天万界来配合你做这件事。”
面对着叶天的质问,那被称为宇宙的男子更是轻蔑的一笑。
“多说无益,你也化为养分的一部分吧。”
随后二人展开了大战,不过二人对上了数十上百招,每一次的结束都衔接着下一个招式的起手,双方打的难舍难分。
但是双方的实力差距还是存在的,毕竟这名为宇宙的男子在时间长河中存活布置了这么多年,修为更不是叶天这样的一个刚踏入此等境界得修士所可以比较的。
在上百招的对杀过后,二人缠斗的身影也是分开了去。
这由诸天万界为祭品的世界还算是牢固,哪怕在这样修为的冲击之下都没有丝毫的土地破碎,甚至叶天全力一击都难以在这土地上留下痕迹。
“你一点都不清楚明白,我还是带你回到过去看看吧。”
在这个境界施展法术已经不需要借助结印这个方法来沟通天地灵气了,叶天直接被带到了另一个场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