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owvqj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ptt-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沒錯,是我讀書-1q2a1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在南风的命令下,中央军对他一路放行。
很快,夏风在府邸内院的一栋警戒森严的房屋内,见到了樱武家的家主,樱武山雄。
….
無限穿越之強化地球
走进这间屋子,夏风对屋内的两名卫兵说道。
“两位兄弟,能请你们先去外面吗,放心,不会有什么差错,我只是说几句话。”
维多利亚的军人不可能不知道夏风是谁。
曾几何时,这个名字可是带着200多万的感染者一路从南部杀到了北部。
当然,他现在既不是军人也不是帝国官员,甚至连维多利亚公民证都是假的,但这并不影响两名卫兵对他的崇敬。
再加上军务总长下达的命令,屋内的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个立正敬礼。
“是!”
….
卫兵离开后,夏风简单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竟觉得有些眼熟。
随后,他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一张椅子,双腿绑着沉重镣铐的男人身上。
“山雄家主,好久不见。”
这句问候没什么毛病,对夏风来说,这确实不是他第一次见到樱武山雄。
但对此刻的樱武山雄来说,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因为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与面前这个陌生年轻人相关的信息。
不过,以目前的处境,他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昔日的狂傲,连眼睛里都没有神采。
抬起眼皮瞄了一下没有穿维多利亚军装的夏风,樱武山雄轻哼一声。
“我不认识你。”
公子您命中缺我
夏风踱步走到他面前,轻轻拉过一张椅子随意的坐下。
“山雄家主真是贵人多忘事。”
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坐在椅子上,夏风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的摆设,继续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是在这个房间,当时,你可是对我称赞有加啊。”
听到这句话,樱武山雄无神的双眼微微睁大,目光仔细的看向了夏风的脸。
樱武山雄本以为这个年轻人是维多利亚方面来和他谈判的官员ꓹ 目的就是让他交出樱武家统治东洲的所有权限,比如境内各地区的下属家族名单ꓹ 各城镇分布的所有粮仓,以及隐藏的兵力等等。
但是听到这里,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好像不是官员。
并且ꓹ 这个声音确实让他产生了一丝熟悉。
“你到底是谁?”
“我叫夏风。”
….
听到这个名字,樱武山雄的眼中立刻无法控制的浮现愤怒。
毫无疑问ꓹ 这个人就是他的弟弟樱武岚口中的终级对手,同时也是在纷争初期ꓹ 暗中不断干扰樱武家对西川发起总攻的幕后主使。
在樱武山雄眼中ꓹ 如果没有夏风的存在,西宫家根本就撑不到维多利亚军的到来。
最后,还有外人有所不知,但樱武山雄本人却非常清楚的一件事。
他的弟弟樱武岚,无疑就是被面前这个年轻人杀掉的。
快穿之暖男養成
死死盯着夏风,樱武山雄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夏风!”
看到樱武山雄仿佛要吃人的眼神,夏风轻叹一口气。
“山雄家主ꓹ 成王败寇,事到如今你最该恨的难道不应该是你自己么。”
“放屁!”
樱武山雄瞪着眼睛大吼道。
妃常誘人:王爺,約嘛 大腳女子
“夏风ꓹ 你以为自己很厉害?你不过就是运气好罢了ꓹ 要不是半年前我的重将弗雷阁下遇刺ꓹ 维多利亚军能仅仅凭30万人打下东洲?”
“哦ꓹ 是么。”
腹黑師兄死遠點
看到他不以为然的态度,樱武山雄歇斯底里的喊道。
“你他妈少在这得意ꓹ 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ꓹ 你知道弗雷是谁么ꓹ 他是维多利亚前军务总长,论军事指挥能力ꓹ 世界上的任何名将都比不了!”
夏风掏着耳朵从椅子上站起身。
“哎,行吧。”
“你在这跟我装什么装!”
不再纠结于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夏风走到樱武山雄身边,将声音压低。
“走运也好,别的也好,不管怎么说现在是我赢了。”
“你……”
“别挣扎了,这场纷争全世界都在关注,如果你积极配合维多利亚对你的处理,或许还能死的体面。”
“你以为我怕死!”
“可以,你可以不怕死,当然,我也不是在劝你,其实樱武家的下场,甚至是东洲的下场都与我无关。”
樱武山雄挺直了脖子。
“那你在这和我废什么话,滚,我不想看见你!”
“啪!”
夏风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他的脸上,但语气仍旧平静。
“大哥,你现在绑着呢,到底是谁在装?”
樱武山雄被打的嘴角流血,态度仍旧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夏风,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不然就给我滚!”
夏风下意识的将拳头握紧,但很快又松开了。
“我不会杀你,你的生死要留给维多利亚帝国来审判,这也是给黑暗时代中死去的那些人一个最后的交待。”
听到这句话,樱武山雄激动的情绪渐渐消散。
脸上印着一个五指印,他选择了沉默。
…..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内,夏风深呼一口气,同样平静了一下情绪。
“樱武山雄,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人救的了你,但如果你想为樱武家做点最后的贡献,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樱武山雄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什么问题。”
“你的小女儿樱武千夜应该还活着吧。”
听到樱武千夜的名字,樱武山雄的眼中下意识流露出了闪躲的意味,很显然,樱武千夜还活着。
盯着他的眼睛,夏风继续问道。
“她在哪,在不在府邸内?”
“我没必要告诉你。”
“哦,看来是不在,你把她藏起来了。”
…..
按照东国的规矩,一个家族的灭亡不可能有本家人幸免,哪怕是家臣和女眷。
即便不会遭到残杀,最后的下场也会很凄惨,比如被关一辈子的牢房,或是成为卑贱的奴隶送到矿场。
维多利亚确实是思想开放的先进国家,但就算再开明,也无法容忍结下国仇的樱武家人本家人,在不背负任何罪名的情况下自由活着。
黑暗时代是维多利亚最疼的伤疤,而樱武家是那场战争的从犯之一,国民们,需要一个交代。
…..
房间内,夏风已经完全看出了樱武山雄心中所想。
他俯下身,趴在樱武山雄的耳边低声说道。
“山雄家主,告诉我樱武千夜在哪,我可以保她不死,让她脱离樱武这个姓氏,以平常百姓的身份活下去。”
樱武山雄抬起头,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怀疑。
“为什么。”
婚情警戒1總裁追妻,太任性! 當歸有喜
“因为樱武千夜曾经救过我的命。”
“救过你的命?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霸愛兄長頂級愛妻總裁 夏雪、如歌
夏风直起身子,漠然道。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这是樱武千夜获得救赎的唯一机会,我会在府邸里呆到太阳落山,如果你仍旧不想救你的女儿,就和她一起死吧,东洲一共就这么大,没有任何生存经验的她早晚会被抓到的。”
说罢,夏风转过身,开始向门外走去。
他走的很慢,但身后的樱武山雄却没有叫住他,很显然,樱武山雄并不相信他。
….
走到门口站定,夏风回过头,换上了一副轻松的语气。
“哦对了,山雄家主,我要纠正一件事,我能赢下这场战争并不是因为我走了狗屎运,因为你之前提到的那位天才名将弗雷,就是我杀的。”
听到这句话,樱武山雄上一秒还在沉思的面吼瞬间变色。
“你说什么!”
夏风抬起手放到脸上,做了一个戴上面具的动作。
“我说了,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事实上在半年前我就来过樱武家得府邸,还有幸参加了你的寿宴。”
樱武山雄瞪大双眼。
“你…….”
“没错,是我,那个时候,我的名字叫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