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x6gc1熱門小說 都市劍說 txt-第1581節-快上車閲讀-81ctk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差点儿忘了还有两个正在造反作乱的妖女,李白打了个响指。
“你来搞定,你负责放开所有的通讯权限。”
三江阁阁主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他要是不出面的话,估计前去拦截卷款潜逃的财务负责人杨鑫和印度人的队伍在半道儿上就得团灭。
“是是是!”
基地那么大,到目前为止,仅仅开发了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天晓得这一场烂仗打到哪里去了,三江阁阁主周华连忙开始找人。
原本被指定授权的通信权限被全面放开,外来人员的手机顿时都有了信号,还能直接蹭上没有密码的WIFI热点。
“……我是一条小青龙,我有许多小秘密……”
正在跟洪璃小妖女决一胜负的清瑶妖女听到了一段独特的手机铃声。
她是《小龙人》片尾曲的死忠粉,一首儿歌分三段,前一段放进公子的手机,中间段自己用,后一段给臭鲤鱼。
重生之嫁個特種兵 鐮倉的海
李大魔头神烦这样的儿童歌曲,太特么幼稚,最阔怕的是,还分三段,各自片段循环。
他却总是防不住清瑶妖女偷偷篡改自己的手机铃声,而且乐此不疲,怎么打都改不过来,简直成了妖女的执念,给自家饭票敲钢印么?
真的是蛇精病!
機械時代之飼主
只能说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妖怪。
“公子,开饭了么?”
清瑶妖女摸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当即开开心心的接听。
李白没好气地喝斥道:“吃个P,赶紧给我回来,还有洪璃!我们要追杀一个家伙!”
三江阁的财务负责人归阁主周华清理门户,带走了技术资料的印度人,才是他的目标。
至于神马“圣徒”大人,当然是他认为是的时候才是,认为不是的时候,那就连狗P都不是。
“哦!哦!”
清瑶妖女大失所望,还是老老实实的停了火,然后扯着嗓子吆喝起来。
“臭鲤鱼,公子喊你回家吃饭!”
落神殤 豬小四
有璃珠领域在,想要知道洪璃小妖女的位置,实在是太容易了,只要天地规则压制一消失,臭鲤鱼一定就在边上。
乒乒乓乓的交火和时不时的爆炸戛然而止,整个基地内部很快平静了下来。
事实上,也就是这两个妖女的放飞自我ꓹ 闹出若大的凶残动静。
三江阁的人纯属被迫应战,稍稍一波及ꓹ 就是焦头烂额,根本惹都惹不起。
清瑶妖女在返回谈判大厅的途中,又偷了一些枪支弹药。
谁让三江阁的人不老实ꓹ 违法私囤了许多军火,如今有许多都成了两个妖女的缴获战利品。
看到清瑶姐姐在偷捡ꓹ 洪璃小妖女也有样学样,两个妖女为了争一支破枪ꓹ 差点儿没有再次打起来。
小鲤鱼有公子撑腰ꓹ 原本唯唯诺诺的性子如今变得学会强硬起来,口头禅就是“公子说的”。
当两个妖女互相拉拉扯扯的回到谈判大厅,李白才劈手夺下只剩枪托的破STG,随手扔的远远,让这场无谓的意气之争终于落下帷幕。
幹物妹也要當漫畫家
这会儿,三江阁阁主周华已经重新纠结起一批人,可是当他确认了回来集结的巫师只剩下当初的不到五分之一ꓹ 莫名的就想哭。
除了那一千多人的追随者和家属,七十多位巫师是他组建三江阁ꓹ 自立门户的家底ꓹ 如今随着李白带来的两个姑娘这么一番折腾ꓹ 大部分都已经烟消云散ꓹ 死的死,逃的逃ꓹ 还能回来听令的ꓹ 已经是值得将性命交付的老兄弟。
看到周华还在偷偷的抹眼泪ꓹ 李白不耐烦的催促道:“哭什么猫尿,走了!”
“小子ꓹ 你在说什么?呃!”
准备喝斥李白的那个三江阁巫师脑门儿上顶了一支黑洞洞的枪口。
清瑶妖女狞笑着将金手指搭在了扳机上。
子弹已经上膛。
为了保住这位老部下的性命,周华假意喝斥道:“闭嘴!退下!”
殺戮沸騰 純潔滴小龍
那个姑娘真敢开枪,而且已经杀了他们不少人,这会儿真的不是继续开战的时候,更何况双方都有共同的目标,罢手言和才是唯一的选择。
“出发!”
李白跳上了一辆吉普车,由熟悉地形的三江阁司机驾驶,两个妖女坐在后面的吉普车上,耀武扬威的架着重机枪,同时监视三江阁的那些人,只要敢有任何风吹草动,调转枪口撸上一串儿,基本上就不会有活人了。
汽车引擎发出轰鸣声,五辆吉普车和七辆越野皮卡组成的车队在基地里面疾驰起来。
幸亏三防基地的内部空间极大,主干道至少都是双向四车道,车队全速行进,和在外面没有任何区别。
刚驶出没多久,迎面遇上一群人。
看到呼啸而至的车队,那些人立刻作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一个个贴着墙,手上似乎还捏着什么东西。
“停车停车,石组长,上车!”
李白坐在最前面的吉普车上面,拍了拍驾驶台,示意减速,随即探出半个身子,冲着站到路边的那一队人马用力挥手示意。
因为是冒险潜入的缘故,所有人的手机都调成了振动,加上没有信号,所以没有人注意到李白会打电话过来,以至于直到现在,双方才意外的遇了个正着。
“李白?你怎么在这儿?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听到车队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石博学吓了一大跳,他还在到处找对方,却没有想到李白竟然领了一支车队在基地里面横冲直撞,要不是自己多留了一个心眼儿,差点就大水冲了龙王庙。
李白冲着石博学身后的赵子午等人催促道:“来不及多说,都先上车,跟我去砍人!”
坐在吉普车后座上的三江阁阁主周华一脸面无表情。
直到石博学挤了上来,转过头往邻座一看,然后整个人呆了。
卧了个大槽!
“周华?”
“是我!”
这位前九州玄学会的著雍长老语气毫无波动的主动回应了个招呼,心情莫名复杂。
明明知道对方是打上门来的敌人,却因为自己的财务负责人卷款潜逃,而不得不统一战线,并肩作战。
当真是世事无常!
比起那些恩怨,当然是钱更重要!
神马深仇大恨,归根到底,无非是利益罢了。
淞滬暗戰之揮斬的利劍 捍天尊行書
大家都是明白人,根本不需要玩那些有的没的,直接挑明了,赤果果的,反而更加干脆,不用兜圈子耽误时间,浪费口水。
“喂喂!李白,你干了什么?”
石博学看了看身后的车队,有吉普,有皮卡,竟不下十辆,看不到尾巴,加上自己带来的人,每辆车几乎都快坐满了。
他还看到了李白带来的两个妖女,正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坐在后面那辆吉普车后座上张牙舞爪。
同车副驾驶座上的赵子午正脸色发白的瑟瑟发抖,粗大的机枪管子就在头顶上方晃来荡去,几次差点儿砸在他的脑袋上,这会儿直后悔自己选错了车,早知道就不该上来。
李白回过头来,满不在乎地说道:“还能干什么?老周幡然醒悟,弃暗投明呗!”
周华:“……”(您开心就好!)
去特娘的幡然醒悟,弃暗投明,分明就是形势所迫,要不是被逼迫到眼下这般处境,他宁可拼死一搏。
可惜想死都死不成。
李白比划着说道:“三江阁,嗯,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知道!”
石博学点了点头。
给行动组带路的正是三江阁的人,在路上就交待了一些情况,包括加拿大这一支叛逃者自立门户,组建三江阁的情况,甚至连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名字都一清二楚。
“喏!他,周华,三江阁的阁主,心腹手下杨鑫,负责财务,刚刚贱卖了一项技术给‘圣徒会’的阿三,紧接着就把所有钱卷跑了。”
李白简明扼要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哪能啊?必须得追回来!”
石组长立刻急了眼。
三江阁分裂自九州玄学会,整个九州玄学会又是属于华夏本土的,所以不论是资金,还是技术,都应该属于国家,怎么可以如此自作主张。
竟然还敢卷款私逃,贱卖技术给外国人,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关于这一点,石博学的态度倒是与三江阁阁主周华一致,这也是三江阁愿意放下恩怨,不惜自首,接受华夏本土的审判,也要将这笔钱和技术全部追回来,肉烂在锅里,也只能是在锅里,岂能吃了这个大亏,还白白便宜了趁火打劫的印度人。
507所组织人手冲着叛逃者们而来,就是为了将人、财、物和技术悉数完完整整得带回国内,决不能让那些外国人捡了便宜,这也是行动之始的初衷。
车队在基地内行驶了约七八分钟,从一个出入口驶出,周围豁然开朗。
当前位置与李白和石博学等人进入的那个出入口,两者之间的距离至少相差了五六公里。
位于小山丘内的三防基地,是照着末日核击标准来的,内部规模极大,不然三江阁的一千来号人,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人手、财力和物力,才堪堪开发出一小部分区域,就已经能够容纳下一千来人的居住和生活。
“阁主,杨鑫距离你们还有七公里。”
吉普车的对讲机里面传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