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sph7z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1625冰封帝國 起點-第二十四章 孤星傳之六:怛邏斯之戰(2)讀書-9ofgm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转眼就七月份了。
雅安回到突厥斯坦之后,汗宫并没有传出倾向那位大酋继任博格拉汗的任何迹象。
不过,表面上虽然毫无迹象,私底下却行动频繁,雅安,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充分利用他在这些年在汗国布下的谍报网,让整个汗国都动了起来。
若是放在以前,就算他是宫廷总管,江格尔大汗还在位,也不会有多少人听他的,但眼下却完全不同,在博格拉汗的诱惑下,他以宫廷总管这个贵而不重的职位在得知比什凯克的车臣有所行动后,自己也行动起来。
首先行动的是身在塔什干,管控着塔什干、费尔干纳盆地的加蓝托斯,在得到雅安的暗示后,他立即重新以文书的新式推选了自己并附上了阿勒班、乌孙两部比官的签名及印章。
这一切,身在怛逻斯的加杭伊尔都被蒙在鼓里。
邪王冷妃,傾城公主太囂張
雅安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塔拉斯河流域的阿史那部不香吗?
无论如何,加蓝托斯在得到雅安的指示后,立即让哈达迪带领一万骑兵经费尔干纳盆地北上,沿着喀啦河河谷越过天山,抵达桑格尔湖,稍事休整后继续北上,十日后抵达热海(伊塞克湖)的西端。
此时,他们离北面楚河流域的比什凯克只有一山之隔——那处塔拉斯河以北的有名的阿拉套山。
中玉兹的阿史那部依旧牢牢控制着伊塞克湖以西、阿拉套山以南的领地。
重生之控衛之王 我是獵人
阿史那克兰,是阿史那部的比官,克兰,突厥语雄鹰的意思。
三十岁的阿史那克兰直接接到了雅安的命令——之前,加杭伊尔汗准备将该部送给雅安的意思已经传到这里,对于这一点克兰倒是无所谓,直到接到这个命令。
“克兰,没多久,南方军团会有一万骑兵从你的领地北上,之前,会在伊塞克湖以西秘密隐藏,由你部负责接应粮草”
对于这一位常年行走于汗国各地的宫廷总管,克兰自然见过,原本也就是泛泛之交,可眼下当他听说过在阿斯塔纳伊瑞什领地的一些传闻后ꓹ 特别是北面大草原的准噶尔部又开始大举进攻怛逻斯后更是如此。
“若是以前的江格尔大汗,肯定会在怛逻斯布置重兵ꓹ 就在城堡附近以及阿拉套山一带与准噶尔人硬抗,眼下雅安这一举动,明显是要出奇兵了ꓹ 北面沿着楚河北上百余里就能直抵车臣大将巴哈班第的驻地比什凯克!”
“而在伊塞克湖以西,山地、高原、丘陵、森林纵横ꓹ 正是藏兵的上佳之地”
九層仙蓮
“楚河穿越阿拉套山准噶人的据点由阿史那部负责拔除!”
又想到雅安这个命令,克兰的神色又严峻起来。
如此重要的地方ꓹ 双方都在险要处设置了据点ꓹ 上万大军想要从容通过也不容易,在原本的历史上,江格尔以六百火枪手大破巴图尔几万精骑的事情就发生这一带,可想而知此地的险要。
不过阿史那克兰没有犹豫,他们本就是山地部落,擅长爬山涉水,加上雅安又给他派了三百携带了火枪、火炮的近卫军ꓹ 他很有信心在准噶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拔除他们在楚河上游设置的据点。
克兰让哈达迪继续在某地隐藏,自己带着包括雅安派来的三百人、总共一千人出发了。
邪王追愛:萌妃要爬墻
怛逻斯。
五十岁的加杭伊尔面色严峻地站在城头看着城下的攻城大军。
“这一次他们是要动真格的了”ꓹ 他默默想到ꓹ “以往在巴图尔还在的时候ꓹ 虽然也屡次攻到怛逻斯城附近ꓹ 却并没有攻城的意思,多半是在野外与汗国的骑兵进行决战”
開元4316年
“而这一次ꓹ 他们制造了投石车、攻城车ꓹ 还携带了至少十门火炮ꓹ 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啪!”,他一巴掌拍在怛逻斯城的城墙上ꓹ 这是一座以前蒙古人西征时跟随的汉人工匠完全按照中原制式建造起来的,全部由夯土垒成,虽然没有包砖,不过以中原工匠的手艺,全部夯土也很坚固,典型例子便是以前匈奴人赫连勃勃修建的白城。
实际上,以前中原王朝在干旱的西北地区,大量的城池也是没有包砖的,全部是由夯土垒成的,同样十分坚固。
不过估计是偷懒,或者是考虑到这里并没有厉害的攻城部族,怛逻斯城虽然规模颇大,却只有两丈高,半丈宽,也不知能不能抗住对方投石车和火炮的轰击。
作为东方军团的总督,按照正常的战法,当敌人以骑兵为主的大军抵达时,应该在对方立足未稳之时,以骑兵与之展开决战,就算不能胜利,也要给予对方大量杀伤才是,若是能破坏对方的攻城设施则最佳。
可惜加杭伊尔汗一来老了,浑没了以往勇往直前的锐气,加上最近又极有可能当上博格拉汗,若真能当上,那之后拥有的资源就不是当下可比的,届时,就可以以博格拉汗的名义命令附近的阿尔根部、南方的乌孙、阿勒班两部前来助战。
眼下若是冒然出击,不幸大败的话,别说博格拉汗了,能保住一条性命就不错了。
当然了,他也不会坐以待毙,城下的攻城大军至少有三万骑,若是他们先攻破城外三座骑兵大营,最后逼迫俘虏攻城,自己肯定守不住,于是,他在第一时间向突厥斯坦派出了求救使者。
機甲戰神
可怜的突厥斯坦只有区区一万人,骑兵只有五千,不过他们可以调集锡尔河中下游的各部,若是雅安能亲自带着那五千重甲骑兵前来助战自然最好,那才是唯一取胜之道。
可偌大的汗都就只有这五千骑兵护卫,不用说希望不大。
“若是雅安命令阿尔根部的哈马德出兵的话……”
加杭伊尔汗很快就摇摇头,“阿尔根部东边就是准噶尔大酋昆都伦乌巴什,其手下有两万帐,车臣如此兴师动众,多半是举国之战,昆都伦乌巴什没准也展开了攻势,这一路希望不大”
“而更远的中玉兹诸部,他们一方面要与大夏国对峙,还要对付东方的楚琥尔乌巴什,也抽不出更多的力量前来支援自己”
“也就是南方的加蓝托斯有余力前来助战了,可在眼下这种情况下,自己与他又是直接竞争对手,不用说也没什么希望”
“唉!”,加杭伊尔重重叹了一口气。
“大人!”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大喊。
声音是从上城墙的石阶传来了,正是哈菲兹!
看到哈菲兹,又想到他身后的三千塔哈干“加兹尼营”,加杭伊尔内心稍稍平歇了一些,“有哈菲兹这三千骑,自己就算不敌,也能跑掉吧”
哈菲兹很快就来到他面前,他先是弯腰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大人,雅安大人传书过来了”,说着双手捧着一小卷羊皮纸奉上。
加杭伊尔接过羊皮纸,一看之下不禁大喜过望。
一切從秦時明月開始崛起 天機佬夏天
羊皮纸上只有一句话,“坚守,本官会在十日内率五千精骑抵达!”
这么说来,他只需要守住十日就行了,眼下他城里还有万余人,更有五千步军,汗国为了守住此城,以断绝准噶人的念想,在城里也准备了大量的守城物资,守住十日还是没有问题——前提是敌人的投石车和火炮在这十日没将城堡毁掉。
“为什么是十日,他多半在中玉兹调兵遣将”
瞬间他就感受到了此人的厉害,若是放在以前,区区一个宫廷总管,虽然尊贵,不过想要调动各玉兹大部落比官不用说是做不到的,没想到他用一个博格拉汗的汗位引而不发,就将各部牢牢地吸引到他麾下。
“假若自己成功当上博格拉汗,一定不能让此人兼任大部的比官,否则必是心腹大患!”
就在加杭伊尔汗在城墙上踌躇彷徨之时,在塔城,准噶尔大汗僧格的驻地,一场鸡飞狗跳的争吵也在上演。
僧格继任汗位后,对外自然是兄友弟恭的景象,内里却做了一些安排。
他让一向对自己亲近的和硕特部落几个台吉的牧地靠近塔城,并担任了汗国的高官,他们是:
固始汗的第五弟,号称卫拉特智者的额脱欢,今年五十岁;
鄂齐尔图汗长子,自己的大舅子额尔德尼,今年三十五岁;
罗布赞格林沁,巴图尔弟弟楚琥尔乌巴什的第五子,也是嫡子。
穿越者公敵 路過的穿越者
对于车臣擅自出兵的事,僧格刚刚得知,他知晓后却并没有发火,而是赶紧召集上述诸人来自己大帐商议。
除了这些男人,大帐里还穿行着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女子,她就是十五岁那年就嫁给了僧格的鄂齐尔图汗的长女阿奴,后世有名的阿奴可敦,年过六十还亲自带着大军与康熙对峙的那位。
僧格他们商议了半天也没个结果,阿奴原本在侧室(大帐里隔出来的小间)伺候着,此时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二貨娘子 小珈
“你们这些男人,平日里看起来一个个人模狗样,大事临头却半天议而不决,再不做决定,恐怕车臣大败就在眼前”
估计是阿奴平时也是这般模样,众人倒是没有发怒,最后还是额脱欢说道:“那以你的意思,我等该当如何?”
阿奴正色道:“那还用问?赶紧派出援兵!车臣虽然令人憎恶,终究是咱卫拉特的人,他得人马若是全部折在怛逻斯,整个楚河、伊犁河流域恐怕就不是汗国的了”
“何况,我等只要发兵,就在怛逻斯附近坐看车臣与敌人大战,在关键时刻再出动,一来可以显示我等的能耐,二来也不会便宜了车臣那厮!”
其实,其中关窍诸人如何不知,不过是被以前车臣等人在僧格面前一直肆无忌惮惹恼了才蹉跎到眼下,旁观者清,听阿奴一说,僧格顿时豁然开朗。
紈絝女賬房 墨非煙
“好了,本汗决定了,额尔德尼,你带上一万五千精锐骑兵,加上罗布赞格林沁,赶紧出发去怛逻斯,记住了,以车臣的战力,江格尔又不在了,他不会骤然失败的,你按照正常速度行军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