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m0rr9好文筆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七十四章 達成共識(各種意義上的相伴-0y62y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
“……”
现场的气氛完全沉默了下来,空气都仿佛因为某种氛围而凝固了一般。
阿尔托莉雅将一直藏在自己心底的秘密说开了之后,似乎也是释然了很多的样子,她的表情相当淡定平静,就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她并没有认可莫德雷德,这个是事实。
但并非是因为憎恨或者偏见什么的,相反的是,她已经是最为公正的对待莫德雷德了。
而莫德雷德则是完全不敢置信,表情显得愕然而又狰狞,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么残酷的事实,潜意识就在拒绝相信这么可悲的命运。但是不敢置信的重点并非是不信,而是不敢。
也就是说,她其实已经意识到了这就是真实,只是她的理性无法接受这一切,那样子真的是太可悲了。
“所以说啊,要是你们两个当初都坦诚一些,没有那么别扭的话,这场悲剧明明是有机会可以避免的……”
最初的尋道者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之后,发现还是没人说话,夏冉终于慢悠悠的说道,主动打破了这令人难熬的沉默,同时在心里也是禁不住的为两人感到惋惜。
莫德雷德作为人造人的成长速度过快,在她短暂的生命之中,一切都来去如风。在她对自己非正常的出身感到羞耻的时候,摩根不但没有做好身为母亲的职责,反而是展露出赤裸裸的将她作为复仇的工具来使用的态度。
大约也正是因此,她才那么渴望得到自己憧憬与崇拜的父王的认可吧。但是同时,莫德雷德也并未能够设身处地的体会到父王的苦恼。
那是亚瑟王坐上卡美洛王座的第十年,最后的一年。
遵守道德、以身护民、无所畏惧,不为己欲,而是为守护国家与信念挥剑……阿尔托莉雅谨记着当初的誓言,笔直而毫无迷惘的贯彻自己的理念,因为一个王是无法在充满仁慈、优柔寡断的心情下治国的。
所以她坐在王位上时,从不流露出任何情感。没有人比王的治国能力更强,处理事务毫不偏差ꓹ 惩罚敌人毫无偏私。她仿佛一个精密到小数点后几位的天平,计算着得失平衡。
——「亚瑟王ꓹ 不懂人心」。
即使崔斯坦后来也为自己不过大脑说出这句毫无意义的混话,而悔恨终生,但是想必他当时的确是这么想的ꓹ 也是其他的很多骑士的想法。
由于惧怕王那冷酷无情的决策,开始质疑王公正和无私的行为ꓹ 骑士们逐渐升起异心,有了更多的想法。
以往震慑于王的威严的权贵领主们ꓹ 也在恶意关注着王的一言一行ꓹ 一旦王有任何被认为是错误的行为,就打算集体将她从王位上赶下来,这样他们才能够获得更多利益……
本来阿尔托莉雅在诸多压力之下,行事就必须更加的谨慎小心,但是就像是命运在恶意和她作对一样,接二连三的巨大麻烦却是不断的出现——就在那一年,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之间的不贞关系败露。
巨大的影响和后续的一连串发展ꓹ 直接使得圆桌骑士团濒临崩溃。
莫德雷德又在此期间摘下自己的头盔,露出了那张与阿尔托莉雅极其相似的脸颊ꓹ 告知了自己的身世ꓹ 并宣称自己的继承权。对此一无所知的阿尔托莉雅ꓹ 自然被这个事实冲击了心脏。
从兰斯洛特与桂妮薇儿的事件ꓹ 再到突然出现的莫德雷德这个私生子的事件,可以说每一件事都是致命的。
也许单独的某件事都还不至于将她置于死地ꓹ 但是两件事同时爆发出来ꓹ 那么就连骑士王都绝对无法挽回这一切ꓹ 不列颠必将毁于一旦。
她只能够以大局为重,谨慎的拒绝了莫德雷德的请求ꓹ 却又在自己出征期间将守护王国的重任委托给了莫德雷德,希望通过这种行为让她明白自己的真正态度。当然骑士王也并非真的完全不做保险,当时还有高文和凯的同时坐镇,足够放心了。
只是还是那句话,命运似乎在恶意针对她。
凯在那期间因为某些事情离开了卡美洛,只留下高文独自留守。而莫德雷德也辜负了她的信任,亚瑟王在完成远征罗马这个辉煌的伟业之后,返回不列颠时,包围她的是本国的军势。
“其实就像是师生矛盾一样,老师总觉得学生在顶撞自己,学生也总觉得老师在针对自己,都觉得是对方的态度问题,其实只要说清楚了就没那么多事了。”
魔术师打量着都不说话,不是在沉默着思索不语,就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紧紧握着拳头的两人。
“像是现在这样子就不错,至少你们都知道对方的真正想法了,知道对方是怎么看待关于自己的问题的……或许一开始会有些尴尬与不习惯吧,但总要比你们之前互相仇视,不共戴天的关系好吧。”
“什么叫做互相仇视?明明一直都是她在单方面的仇视我……”
特種部隊 漠北狼
阿尔托莉雅忍不住蹙眉抱怨道,不过又看了边上的莫德雷德一眼,最终还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御主:“算了,直接说你准备要干什么吧,Master。”
“不是说了吗?帮助小莫继承大统……”夏冉耐心的回答,“或者说得更加直接一些,就是得到你的认可。”
“我不认可。”尽管并不仇视莫德雷德,但是阿尔托莉雅也不会因为心生恻隐就轻易动摇自己的决定,所以淡淡的说道,“她不适合成为王者,我也实在无法将卡美洛交到她的手中。”
“关于之前的考核,小莫的确是搞砸了,不过别说当时她没反应过来,就算是反应过来了,她也的确是做不好的……”
夏冉眨了眨眼睛,“你前面才因为认为她缺乏身为王者最关键的教育,拒绝了她的请求,后面就直接将守护王国的重任交给她,要让她证明自己……不觉得这对她不公平吗。”
“但是当时还有高文卿他们一起帮忙治理国家,她只要虚心请教,认真学习,就不会出什么问题,那就是她的机会……”
“那现在不也是吗?高文他们同样还在啊。”夏冉点点头,似乎就是在等着这一句,“正好这一次可以开诚布公,而要是她还是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话,那就怨不得你了……小莫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
“……”
莫德雷德愣愣的看着他,下意识地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像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似的,她的眸子里猛地迸发出炽热的光芒,恐惧而又充满希冀的用力点头。
同时,她也本能的转头看向了自己的父王,但是视线刚刚对上,又无比慌张的移开,根本就不敢对视。或许愧疚与悔恨,各种复杂的心情交集,明悟的真相让她此刻恐惧不已,不过眼神之中还是充斥着哀求与绝望的神色。
叛逆的少女生怕被自己的父王直接否定,生怕这最后的一根稻草也会断裂,彻底破灭她的希望,这是她最后的曙光了。
阿尔托莉雅本想不留情面的直接拒绝,但是被莫德雷德那慌乱恐惧的目光一刺,却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那就按照Master你的意思来吧,你计划怎么做?”最终她还是无奈的轻叹一声,做出了让步。
正如御主所说的,事实不会改变,而她和摩根都是不合格的双亲,莫德雷德会养成这么扭曲而又畸形的观念,她也有很大的责任……之前还可以冷处理,但是事情说开之后,她却没有办法再无视这个「私生子」的问题,更加没办法弃之不顾。
最重要的就是,她也总算是想起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自己和御主一样,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这个世界之中。
“承认她的身份,让她跟随圆桌骑士还有你学习,学会如何治理国家……”
逍遙兵王:誰與爭鋒 丁公子
魔术师微微一笑。
“至于她能不能通过考验的评判标准,就按你当初所经历的那场选拔来看齐,这样子如何?”
自己当初经历的那场选拔?阿尔托莉雅微微一愣,马上便反应了过来:“石中剑?但是它很久之前就已经折断了,而且我现在也不知道断剑到底流落到了什么地方。”
“那再造一把选王之剑就可以了,反正材料什么的,不是现成的吗?”夏冉看向了莫德雷德腰间的佩剑。
……
……
时间来到翌日清晨。
“……综上所述,这次召集诸卿前来,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
在卡美洛王城的宫殿之中,宽敞明亮的会议大厅里,兰斯洛特等一众圆桌骑士围着圆桌而坐,阿尔托莉雅正在他们的注视之下,以一脸淡定平静的表情和语气,发表着自己的演说。
圆桌是仿照过去的制式,含意是“平等”和“团结”,因为在没有高下主次之分的同一张圆桌上,才没有地位差异和君臣之别,每个人都被允许自由发言,议论国内事务,即使骑士们可能也会因为政见相合或相左而出现分歧与矛盾。
惟一已逝 問情仙樂
但是至少在这张桌子上,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冷情少女:我不會愛你 淺癮
大唐綠帽王 少穿的內褲
只不过暂时没有能够重现过去的风采,在这里的圆桌骑士也是连曾经的一半都不到……当然,不管是阿尔托莉雅还是其他人,都觉得不能够奢望太多了,毕竟过去就是过去,现在才是重点。
“……大概就是如此,我必不能够长留在这个世界,所以有必要在那之前确定王位的继承者,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如果有什么意见或者看法的话,都可以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阿尔托莉雅环顾四周一圈,仔细观察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和眼神变化,她希望能够确认每个骑士的真实想法,不愿意再成为过去的那个不懂人心的王。
“……”
“……”
稍稍沉默了一下,高文率先开口:“王是要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吗?”
他感到非常难受,最先关注的也是这一点,明明自己这样的罪臣才得到救赎不久,但是这场美梦马上就要醒来了吗?没有办法再追随王者,没有办法再为王效忠,尽到臣子的忠义?
女明星的冒牌相師 還我
“的确是这样,不过……并非是永远离开,再也不回来了。”
阿尔托莉雅组织着语言说道。
大秦霸業 玉晚樓
“可以这么理解,那就是我不能够长留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会在其他世界继续注视着你们,也会和你们尽量保持联系,并且有机会的话,就会再次重新降临在大地之上……只是那样的话,统治必然不稳定,所以有必要先确立新王的人选。”
“难道是因为圣枪导致的原因吗,王?”
兰斯洛特感到有些愕然,“因为已经达到神灵领域,所以没有办法再长留大地之上,要转移到世界外侧去?”
“……可以这么说吧。”
阿尔托莉雅略微迟疑,但最终还是这么点点头。
实际原因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在御主体内展开,御主已经取代了世界外侧的这个宏大概念……不过很明显,这种事情过于天方夜谭,也实在没有必要解释个清楚明白。
对于兰斯洛特他们来说,用他们更容易理解的说法就可以了,那就是性质已经因为圣枪,而变生成为女神的亚瑟王,没有办法长留人间,只能够像是其他神灵一般前往更高的次元。
反正就本质来说,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恶!一定是那群迦勒底人破坏了夏冉大人的术式的缘故!”高文无比恼怒的捶了一下桌子,巨大的力量让整个大厅都震动了一下,与地基浑然一体的石质圆桌也是差点儿被他打翻。
他觉得一定是那群人的错,明明之前都是好好的,整个世界都处于神代的秩序之中,人与神可以共同存在。
但是在那群人在塔里闹了一场之后,明显破坏了某个巨型的仪式,导致不久之前整个世界都出现了可怕异象,虽然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但是想必一定还是出现了什么改变。
譬如说现在,王突然说她要离开了,绝对就是影响之一。
“这个不重要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阿尔托莉雅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能够将话题拽回到正规上,“你们对莫德雷德是怎么看的,有没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说出来,不用保留。”
龍族代理人 淩霄
莫德雷德现在不在这里。
主要是担心双方的矛盾还是太严重,都放不下来,影响表决结果不说,最终可能还要打起来。所以她没有让莫德雷德参加今天的圆桌会议,也不希望高文卿等人会因为后者在场之类的原因,而有所顾忌,不能够袒露他们的真实想法。
毕竟如果他们都反对的话,那么强求无益,反而是增加了风险,譬如说在她离开的期间,再度重演历史之类的。
只不过——
“我没意见。”崔斯坦闭着眼睛,一脸悲伤的第一个说道。
虽然说他一直都是这么一个样子的,但是阿尔托莉雅还是有些怀疑的看着他,有些拿捏不清楚他到底是真的这么想的,还是口不对心。
“我也没有意见。”
高文和兰斯洛特两人也紧接着点头同意,看上去是真的一点儿都不介怀曾经的事情。
“诸卿是真心的吗?我不希望你们有任何的勉强。”阿尔托莉雅微微皱眉,她不太相信会有这么顺利的结果,难道说他们都很认同莫德雷德,或者是自己真的怀有偏见,没有发现莫德雷德的王者资质?
“当然不勉强。”
“一点儿都不勉强。”
高文等人好似是毫无主见的连连点头,不过看上去的确是什么意见都没有的样子。
而看着高文和兰斯洛特的表现,阿尔托莉雅突然醒悟了过来。本来高文应该是最为痛恨兰斯洛特的,在生前的时候也是他发誓要追究后者的责任,没有原谅兰斯洛特的背叛,直到最后都和后者敌对。
但是现在,他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一回事……
但并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因为阿尔托莉雅,高文痛恨自己当初的愚蠢与冲动,招致了王的灭亡。所以他这一次要作为更完美的「骑士」服务于主人,把「协助君主到底」理解为绝对的使命。
花兒與少年 花兒美美走世界 花兒與少年
另外两人也是一样,他们只想成为阿尔托莉雅手中的剑,她脚下的基石。
只要是王的意志,那么就是他们的愿望,为此他们可以放下曾经坚持的一切,曾经骄傲的一切,包括过去的纠纷,自然更加是微不足道的。
诸卿,我到底何德何能……少女心中有些怅然,有些喜悦,也有些惶恐,觉得这其实是自己不配拥有的光辉。
“王,如果要承认莫德雷德的身份的话,那是不是说……你也要恢复亚瑟王的身份?”这个时候,骑士高文想到了什么,确认般的问道。
莫德雷德是过去的圆桌骑士,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要是她的身份披露出来,那么需要解释的事情就多了去了。
要知道,就连目前的他们,都是使用虚假的身份重新回到这个王国,辅佐“狮子王”在治理国家的,人民都不会知道他们是过去的亡灵。
“不会,我现在是狮子王……也只有这样的身份,我才能够对外宣称,承认她是我的女儿。”
阿尔托莉雅摇摇头,她的确可以让步,但这个就是极限了。她现在不是亚瑟王,而是狮子王,所以莫德雷德才可以是她的女儿。
她从来都不憎恨后者,这个是真的;可要说心里真的一点儿芥蒂都没有,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件事,那么这个就绝对是假的了。
“我明白了……”
高文点点头,接着他迟疑了好大一会儿,看着阿尔托莉雅没有说话,欲言又止。
“怎么了,高文卿?有什么问题直言即可。”
“……”
“……”
“是这样的,王,就算是以现在的狮子王的身份来对外公布这件事,承认莫德雷德的继承权是可行的……”高文斟酌着,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是,她的父亲又应该是谁呢?这个应该怎么向民众宣称?”
“……!!”
阿尔托莉雅一瞬间愣住了,她理所当然得想要逃避,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却浑然没有想过这一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