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oeyij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愛下-第一百七十一章 隱匿的畫像看書-ypcn8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赵雅芝踉跄了一下,朝着那黑暗的角落跑去,一个闪身藏在了柱子后面。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姜音疑惑地看着花言。
花言立马就跑了出去,四处看了看都没有看到人,唯有一个花架倒在地上。
“没有看到人,或许是猫把架子撞到了。”
花言心中虽有疑虑,但没有见到人,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猫?”
姜音将画像放在桌子上,开门探出头去,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或许是我们多虑了。”
姜音将门关上,安静的空气中都飘荡着关门的回响声。
“呼……”
赵雅芝看到他们二人进去,在外面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刚才幸亏自己机灵藏起来,不然都没法解释。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姜音的房门前。
“这两人到底在里面干什么?莫不是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赵雅芝小声嘟囔了一句,她在门前轻轻挪动着,寻找合适的观察位置。
都市之秘籍養成 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花言,这画像留着始终是个祸害,到底该怎么办?”
花言看着姜音,她似乎舍不得这幅画,那画像也有一定的意义。
“若是不想毁掉,那便只能藏起来了。”
“藏,又该往哪里藏?在暗处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里,说不定就有眼线在咱们附近。”
姜音一狠心,将画像拿了起来,往蜡烛的方向迈了两步。
她将灯罩拿开,看到那摇曳的火苗不断跳动,心里却是万般滋味。
姜国早已不复存在,皇兄也不在身边,这幅画无意间却成了她在周国唯一的念想。
她拿着画像的一角,正准备放到那火苗上。
沒有白吃的校草:護草使者
突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吓得姜音将画像一卷,随手塞到袖子里。
“是谁?”
姜音看着那门口的影子,没有敢出去,画像还在袖子里面胡乱塞着。
门口那道人影晃了晃,露出了自己的身形。
“音姑娘,是我,赵雅芝!”
妖孽叢生 天色淺鳶
姜音看了花言一眼,她便往桌子旁挪了挪,在袖子里面悄悄的将画像放好。
花言走了过去,将门打开,“赵姑娘,请进。”
師父,跟定你了
他侧身在旁,给赵雅芝让出了位置,还往门外望了望,确认后面无人后,才将门关上。
“赵姑娘,不知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姜音知道赵雅芝整日围在谢澄身旁,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对谢澄的想法。
今日来到她来这里,想必是有事情。
“音姑娘,这个时间点来找你真是不好意思,我方才看到你房间灯亮着,而我也无事,就想着来找你坐会。”
最強相師
赵雅芝一脸笑容地看着姜音。
姜音将袖子中的画像往里面藏了藏,她将凳子往外挪了些。
“赵姑娘,快请坐。”
赵雅芝的眼神一直在姜音的身上瞟,她没有看清方才姜音将那手中的东西藏到何处。
“音姑娘,你也快坐啊。”
姜音慢慢坐下,将自己的手随意放着,另一只手扶着袖子,不让赵雅芝看出端倪。
“音姑娘,这是我新研究的药,它是由多种药材提炼而成,今日你们都在此,我拿来让你们看看。”
殘王嗜寵:紈絝小魔妃 貓小萌
赵雅芝从自己的袖子中掏出一个玉色的瓷瓶,她慢慢地将盖子打开,只见里面露出了一个棕黑色的药丸,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个药不仅可以止血化瘀,在还剩一口气的时候,可以吊着人命,总之就是养生的药丸。”
赵雅芝一脸得意,急于展现自己的成品。
姜音拿起来看了一眼,放在鼻子边闻了闻。
“赵姑娘,那这药你可得放好了,这么珍贵,一定要用在它该用的地方。”
“音姑娘,我这次拿过来就是想让你试吃一颗,这本就是大补的药物,对你上次的伤有极大的疗伤药效。”
赵雅芝将那小药瓶放到了姜音的手边,想让她吃一颗。
姜音看了一眼赵雅芝,她不知道来出什么幺蛾子,这药物既然才炼出来,难不成让自己当小白鼠呢?万一有副作用,那不得赔上自己。
青蓮劍仙
“赵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上次的伤已经好了,若是再吃这药的话,怕是会浪费这珍贵的药物。”
姜音的脸色变了变,心里的想法却是不一的,脑海中浮现出各种后宫争宠投毒的画面,她的身子颤了颤,起了许多鸡皮疙瘩。
“音姑娘,药物本来就是用于治病救人,若是不用,怎么能体现它的价值?”
赵雅芝跟姜音说了半天,就想让她试一试,奈何姜音谨慎,不肯吃。
都市系統來修仙
她转头看了看站在那边的花言,心生一计。
她从凳子上起来,站到花言的身边,环视了花言好几遍,也没找到刚才藏匿的东西。
突然,她从袖子里面悄悄地掏出一根极细的银针,犹豫了一会。
她一抬手,随手捋了头发,将那根银针扎入了花言的胳膊上,迅速收针,由于针尖太细,花言毫无察觉。
“我……”
重生之歌壇傳奇 渡木橋
花言突然感觉到头晕目眩,仅仅是那一瞬间,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没了知觉,直直地往后倒去。
“花言,花言,你怎么了?”
總裁的午夜情人 織淚
姜音目睹花言那一瞬间昏迷的场景,顿时就慌了神,她并不知道花言到底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就倒。
她手忙脚乱地将花言扶起来,让他躺在自己的怀里。
姜音不停摇晃着花言的肩膀,但是他毫无反应。
忽然,袖子里面的画像往外面掉了掉,卷轴散开来露出画像的一角。
上面有几缕黑色的发丝,还有那青色衣衫的一角,看样子那画像应是女人。
赵雅芝想看清那画像到底是什么,但是却被姜音的袖子遮挡,心中有许多疑惑,但只能放弃。
“赵姑娘,你快来看看,花言他怎么了,为何突然如此?”
姜音火急火燎,房间内只有他们三人,而赵雅芝刚好会医术,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赵雅芝身上。
“音姑娘,你别着急。”
赵雅芝给花言把脉探查了一番,随后便将刚才那玉色小瓶拿了出来,将那药丸放入花言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