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knnuc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上邪亂 txt-第五十五章 璃茉苑的女人看書-qyjjr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你再胡乱下命令,我就割了他们的舌头,抽了他们的手筋和脚筋,再打断他们的双腿。”
神醫王妃有點狂 焱火焰
论起折磨人这一方面,南歌远胜过岑乐瑾好几十万里。
在意的人?
植祖 我就是龍
囂張醫妃:暴烈王爺的私寵 醜小鴨2
湯律師,噓,晚上見
岑乐瑾柔软的心里微微一触,他是在说她么。
不可能,为了娶林娢音过府,不惜关着正妃不举行大婚,连流水席都没有便敷衍了事。
可这倒也称了武烈和齐国公的意。
“南歌,你那么喜欢林娢音来我这里做什么?”
岑乐瑾完全不稀罕他过来,哪怕是空气都是嫌弃的。
苦兒流浪記
“王府的一草一木都是我的,你也不例外。”
南歌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肯说出强烈的思念。
“……流氓!”岑乐瑾气鼓鼓地大步进了屋子,“嘭”地一声关上门。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可岑乐瑾怎么觉着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王爷,林——请您过去。”
端木管家出现的很不是时候,南歌当然是毫不留情地一通叱责不予理会。
晚膳时分。
璃茉苑死一样的寂静,连风吹过头发丝儿的声音都响彻云霄。
“你不吃,来我这里浪费粮食的?”
岑乐瑾十分不解他的行径:既然喜欢林娢音,也纳了侧妃,好好对人家就是。
去哪里吃饭不好,偏要来分她的一杯羹。
本来璃茉苑的下人们就不待见她,准备的食材就不多,南歌倒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那也是我家的,你心疼什么。”
男人看着嘴巴塞着鼓鼓的岑乐瑾,嘴角弧度略有上扬。
“明明是我的小厨房的,怎么就成你的了。”
岑乐瑾妥妥忘记了,现在她已经成了他的朔王妃。
“他在芍药居等你,明天早饭过后,阮巡会带你去的。”
“谁啊?”
“符半笙。”
“……”莫名其妙认了的哥哥,确实在知晓她身世后没再露过面了。
無敵從天賦加點開始
岑乐瑾咬了一半的土豆粉悬在半空中摇曳了许久。
“好歹顾及一下身份吧!”
南歌不满岑乐瑾居然在这么多下人面前,什么形象都没挽回。
更要紧的是,这群杀千刀的,墙头草的,一个个儿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议论她的无知蠢笨。
“丢脸,你就休了我啊,何必假惺惺来这里做样子。”
又是一筷子夹了大半碗青椒肉丝,然后还故意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他在心里使劲儿说服自己:我娶的,自己受哦,转身绝不能让下人们给她使绊子。
“端木,吩咐下去,从今往后,都得模仿王妃吃饭,谁模仿得不到位不及格,就罚谁的卖身契再加一年。”
在朔王府待了好多年的老人们,不禁为南歌这道命令颇感头疼。
模仿她的吃相?
的确不登大雅之堂。
可——明眼儿人都再清楚不过:王爷为了王妃的举止不被以讹传讹,不惜一切叫璃茉苑的人皆照搬照抄。
平民王妃的传说倒是消减了,可作为下人可就难上加难了。
“唉,你看看隔壁院里,那位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谁说不是呢?”
“快别念叨了,王妃的洗澡水准备好了吗?”
“这就去,这就去……”
每每凉夜,南歌都只是早早地陪岑乐瑾用膳,自己吃的却很少,然后早早地离去,第二天便一切照旧。
照顾岑乐瑾的女使们,起初还是很上心的,也曾盼望过朔王能多留在璃茉苑半宿也是极好的。
宠爱,与疼惜,对任何一个后院女子来说,都是那样地令人羡慕。
然而,岑乐瑾压根儿就不打算争宠。
他喜欢林娢音,让他俩呆着好了。
别来吵她溜去青楼吃花酒就行。
芍药居,柳青青闺房。
符半笙坐在琴旁,几番冲动想弹奏一曲琵琶行。
“想弹,为什么又犹豫了?”
柳青青眯着眼睛笑道,纵然他眼里的那束光还不是自己,可总是不自觉看见符半笙的眉眼便会漾起笑容。
“不会。”
符半笙怒甩衣袖,着一月牙白衫,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高贵优雅的王者之气。
若非是认得江湖中人,说他是齐府的公子也有人信。
“我看你——怎么那么像一个人呢?”
在岑乐瑾来之前,柳青青差不多盯着符半笙看了足足有三个时辰了。
“只怕是你记错了。”
符半笙没有温度的声音,柳青青依然觉得很迷人。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甚至连他的臭袜子都是甜蜜的味道。
“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总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柳青青很有把握,符半笙一定会喜欢上她。
并不是因为她的美若天仙,倒是冥冥中和岑乐瑾有很像的地方。
不过,这个念头在听完这对同母异父的兄妹对话后就化为泡影了。
“柳姑娘,人来了。”
门外的小厮在敲门。
“请。”
“主子吩咐了,说完话就走。”
阮巡亲自送到目的地,仍不忘对里头的人交代一遍。
“知道了。”
“快进来,小瑾我好久没见着你了。小鹿子,赶紧去叫厨房送些点心过来。”
“是。”

“……符公子,”岑乐瑾很长时间没见,不太敢再直言称呼长兄了。
“连哥哥都不叫了么?”
符半笙略有嗔怪。
这段时间,符半笙也细细想了很久。
不过是多了个妹妹,好歹是一个娘生的。
異世神農
契約成婚:總裁寵上癮 夜裏不點燈
骨头里的血脉,怎么可能说断就断。
定制愛妻
再说,符半笙第一次见她就有种亲切的感觉。
“真的……可以吗?”这可是她大半个月以来,最值得欢呼雀跃的事情了。
“当然。”
“你们,有什么瞒着我?”
声音虽然不大,可外头送客的柳青青听得见是一字不落。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憑依慰我
“有——方才,我纠正了一下大家的关系。”
符半笙此行,似乎是特意来做给柳青青看的。
或者只有把身份公开,身世述清,才能彻底摆脱这个神秘花魁的追逐。
“什么关系,不妨带我听听看。”
柳青青没有想那么多,对符半笙,是绝对的不带半个心眼儿。
“其实,她是我的父母,在外面的私生女。”
“符半笙,你!”
前头还说的人模人样,现在就扣了个“私生女”的头衔,这不是让岑乐瑾大丢脸面么。